表里篇0的争论口☆口口☆口

  表里篇0的争论意想不到□□□,一个小小的“0”☆□□☆,掀起一场轩然口大波……

  风波是一位口化学家引起的□□□。他写了一本口关于氧气的书□□□☆☆,封面上印着一口个巨大的“O”□□☆□,化学家在口口书中口口写道:“O是氧的化学元素符号□□□☆。没有氧就没有生命☆☆□,O是一切生物的口命根子☆□☆□!”

  数学家见了这本书☆□☆,摇头晃口脑道:“非也□☆☆☆,非也☆☆☆□。0怎口么会是氧☆□□□?它明明是什么都没口有的0□☆☆!一切从0开始☆□☆☆□,没有口0就没有一切☆□□☆。”

  英语教师听了□☆□☆,连连说:“NO□☆☆□□,NO□□☆。它明明是O□☆☆□、P□☆□、Q的O☆☆□□。没有O□☆□☆,就没口口有O口K☆☆☆□☆。没有OK☆□□□,世界就口失去了诗意☆☆□□☆。”

  长跑运动员口对0发表一番新颖的见解:“它是我的跑道呀☆☆□☆。我天天踏着它前进□□☆。任何一个运动场里☆☆□□,都躺口着一个口巨大的‘0’□☆□☆!”

  长跑运动口员口的话□□☆□□,引出天文学家的一席高论:“不□☆☆,不☆☆□□。在我看来□☆□,‘0’象征口着地口口球的‘跑道’□☆□☆!春往秋来☆☆☆□□,一寒一暑□☆☆☆□,地球口绕太阳公转☆☆☆□,在浩瀚的太空中画了一个‘0’□☆☆☆。”

  他们的口争论声□☆□,惊动了口鸡口和口鸭☆□□☆□。他们不懂什么“公转”□□□、“太空”☆□☆,但是口口他们口口认得“0”☆☆□。

  鸡说:“它是我口刚刚口生下的蛋呀☆☆□☆!”

  鸭说:“它是我刚口口口刚生下的口蛋呀□□☆□!”

  鸡的咯咯声口和鸭的呷呷声□☆☆☆,使那位沉默多年的15世纪的意大利著名画家达·芬奇忍不住了☆☆□☆。他捋着长髯□□☆☆,朗声笑道:“想当初□□☆□,鄙人口口刚口刚学画口时☆☆□□,每天要画上千个‘0’☆☆☆。鄙人后来口能口够画出《口最后的晚餐》□□□☆☆、《蒙娜丽莎》□☆☆,应当感谢‘0’☆☆□。不过☆□□,遗憾的是□☆☆☆□,我说不口清楚我当初画的‘0’☆□☆,究竟是鸡口蛋还是口鸭蛋□☆□□!”

  争论声口惊动了鲁迅笔下的那个阿Q☆□☆□□。他抓口了抓癞疤发亮的头皮□☆□☆□,说道:“妈妈的☆☆☆,它是我斩口首之前画的圆圈嘛☆□□☆□!鲁迅先生在写到我口画圈的时候☆□☆,口☆口口☆口不是说过‘阿Q伏下去□☆☆☆,使尽了平生的力气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口☆口口☆口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

  这时几何学家口发言了:“阿Q□□☆,你没有念过几何口口学□□☆□,不懂圆圈口的几何原理□☆☆☆□。其实□□□,即使你的圆圈画口得很圆□□□□☆,别人看上去还是不圆☆□□□,是个‘0’☆☆□☆□。在几口何学口口上□☆□☆,‘0’叫椭圆□□☆□□。任何圆☆□☆□□,除了从正上方口口观看之外☆☆☆□,从其他角度看过去都成了口一个椭圆☆☆□!正像原子核外的电子轨口道是圆形的☆□☆,可是画家们总是把口它画成椭圆形☆□☆☆。”

  争论无休无口口口止□☆□、旷日持久地进行着□□☆。各有各的一番宏口论☆☆□☆,谁都以为唯我正确□☆☆□□。争吵口声不断传人作曲家的耳朵□☆□☆☆。他正在构口思一首小夜曲☆□□☆☆,而嘈杂的声音使他无法进入那安谧的月夜境界☆□□。正当口UFO专家准备发表高见□☆□□,论证“0”即飞碟的口时候☆□☆,作曲家不得不发话了:

  “在我看来□☆□,‘0’是休止符☆□☆□!”

  不口知怎么口搞口的☆□□,作曲家的话竟有那么大的威力——给这场“马拉松”争论画上了休止符☆☆□□。从此雅雀无口口声□□□☆□,使他的脑海中终于迸发了创作小夜曲的灵感火口花……

  对于《0的争论》这则寓言的寓意□□☆□☆,也许在众多的读者中也会引发一场口无休无止的争论□☆□。好在当《0的争论》发表口的时候□□☆☆,作曲家早已写出他的小夜曲☆☆☆□。每一位读者读罢《0的争论》☆☆☆,都可以尽情地依据自己的理解发表宏论☆☆□□□,用不着担心作曲家会给争论画上休止符……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表里篇0的争论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