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口☆口口☆口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从前有一个国家□☆□☆,地不大☆□□☆□,人不多☆□☆,但是人民口过着悠闲口口快乐口的生活□☆□☆,因为他们有一位不喜口欢做口事的国王和一口位不喜欢做官的宰相☆☆□。

  国王没有什么不良嗜好☆☆□,除了打猎以外□□☆,最喜欢与宰相口微服私访民隐☆☆☆□□。口☆口口☆口宰相除了口处理国务以外□□□☆,就是陪着国王下乡巡视□□☆☆,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他最喜欢研究宇宙口人生的真理☆□□□☆,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一切口都是最好的安排」□□□☆□。

  有一次□☆☆□,国王兴高采口口烈又到大草原打猎☆□□☆,随从口口们带口着数十条猎犬□☆☆□□,声势浩荡□□□。国王的身体保养得口非常好☆☆□□☆,筋骨结实☆□□☆□,而且口口口口口肌口口肤泛光□☆□☆□,看起来口就有一口国之君的气派□□☆□☆。随从看见国王骑在马上☆☆☆,威风口凛凛地追逐一头花豹☆□☆,都不禁赞叹国王勇武过人☆□□□☆!花豹奋力口口逃命□□☆☆,国王紧追不舍□☆□,一直追到花豹的速度减慢时☆☆□,国王才从容不迫弯弓搭箭□☆□,瞄准花豹☆□□☆,嗖的一声☆☆□,利箭像闪电似的□☆☆☆□,一眨眼就飞过草原□☆□□,不偏不倚钻入花口豹的颈口子☆□☆,花豹惨嘶一声□□☆☆,仆倒在地☆□☆。

  国王口很开口口心□☆☆☆,他眼看花豹躺在地上许口久都毫无动静☆☆☆,一时口失去戒心☆☆□☆,居然在随从尚未赶上时☆☆☆□□,就下马检视花豹□☆□☆□。

  谁想到□☆□□☆,花豹口就是口在等待口这一口瞬间□□☆,使出最后的力气突然跳起来向国王扑过口来□☆☆□。国王一愣☆☆□□□,看见花豹张口开血口盆大口口咬口来☆☆☆,他下意识地闪了一下☆☆□,心想:「完了□☆□□!」还好☆□☆□☆,随从口及口口时口赶上☆☆☆□□,立刻发箭口射入花豹的咽喉☆☆☆,国王口觉得小指一凉☆□□□☆,花豹就们不口吭声跌在地上□☆☆□□,这次真口的死了☆☆☆。

  随从忐忑不安走上口来询问口国王是否无恙☆☆□,国王看看口手□□☆,小指头被花豹咬掉小半截☆□□☆,血流不止□□☆☆,随行的御医立刻上前包扎□☆☆□。虽然伤势不口算严重□☆□☆☆,但国王的兴致破坏光了☆☆☆□□,本来国王还口口想找人来责骂一番☆☆□□☆,可是想口想这次只怪自己冒失☆□☆,还能怪谁□□□☆?所以闷不口吭声☆□□☆,大伙儿就黯然回口宫去了☆☆□☆☆。

  回宫口以后☆☆☆□,国王越想越不痛口快☆□□□,就找了宰口相来饮酒解愁□☆□□。宰相知道了口口这事后□□□,一边举口酒敬国王□□☆,一边微笑说:「大王啊□□☆□□!少了一小块肉总比口少了一条命来得好吧□□☆☆☆!想开一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口排☆☆□!」

  国王一听□□☆,闷了半天的不快终于找到口宣泄的机会☆□☆□□。他凝视宰相说:「嘿☆☆□☆!你真口是大口口胆□□☆☆!你真的认为一切都是最好的口安排吗□☆□?」

  宰相发觉国王十分愤怒☆☆□☆□,却也毫不在意说:「大王☆☆☆,真的☆□☆☆,如果口口我们能口放大眼界☆□□☆☆,确确实实□☆☆,一切都口是最好的安排□☆☆!」

  国王口说:「如果寡人把你关进监狱□☆□,这也是最好的安排☆□□☆□?」

  宰相口口微笑说:「如果是这口样□☆☆☆□,我也深信这是最好的安排□☆□。」

  口国口口王说:「如果寡人吩咐侍卫把你拖出去砍了□☆□☆,这也是最好的安排□□☆☆☆?」

  宰口相依然微笑□□□,仿佛国王在说一件口与他毫不相干的口事:「如果口口是这样□☆□☆,我也深信口这是口最好的安排□□☆☆☆。」

  国王勃然大怒☆□☆☆□,大手口用力一拍□☆☆☆,两名侍卫立刻近前□□□☆☆,他们口听口见国王说:「你们马上把宰相抓出去口斩了□□☆!」

  侍卫愣住□□☆,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国王说:「还不快点☆☆□□☆,等什么☆□□☆?」侍卫如梦初醒☆☆□,上前口架起宰相☆☆☆□☆,就往门外走去☆☆□□☆。

  国王忽口然有点后口悔☆☆□☆☆,他大口叫一口声说:「慢着☆☆☆,先抓去关起口来□☆□☆□!」

  宰口相回口头对他一笑□□□,说:「这也是最好口口的安排□☆□☆☆!」

  国王口大手一口挥☆☆□□☆,两名侍卫就架着宰相走出去了□☆☆□。

  过了口一口口口口个月□☆□□,国王养好伤□☆□☆,打算像以前口一样找宰相一块儿微服私巡□□☆□□,可是想到口是自己亲口把他关入监狱里□☆☆,一时也放不下身段口释放宰相□☆☆□□,叹了口气☆☆□,就自己独自出游口了□□☆□☆。

  走着走着□□□,来到一处偏远的山林☆□☆,忽然从山上冲下一口队脸上涂着红黄油彩的蛮人□☆☆☆,三两下就把他五花大绑☆□□,带回高山口上□☆☆。

  国口王这时联想到今天正是满月□☆☆☆□,这一带有一支原始部落明逢月圆之日就会下山寻找祭祀满月女口神的牺牲□□☆□□。

  他唉叹一声□□☆☆□,这下子真的是口没救口了□☆□。心里很想跟蛮人说:我乃这里的国王☆□□□☆,放了我□□□□,我就赏赐口你们金山银海☆☆☆□□!可是嘴巴被破布塞住□☆□☆,连话口都说不出口☆□☆□☆。

  当他看见自己被带到一口比人还高的大锅炉□□□,柴火正熊熊口燃烧□□□,更是脸口色惨白☆☆□。

  大祭司现身☆☆□□☆,当众脱光国王的衣服☆□□,露出他细皮嫩肉的龙体□□☆☆,大祭司口啧口啧称奇□☆☆□,想不到现在还能找到这么完美无暇的牺牲☆□□☆□!口☆口口☆口

  口原来□☆□☆,今天要祭口祀的满月女口神☆☆□☆☆,正是「完美」口的象征□□□☆,所以□□☆☆,祭祀的牲品丑口一点□☆□☆、黑一点☆□□☆□、矮一口点都口没有关系☆☆☆□,就是不口能残缺☆☆□□。

  就在这时☆□☆,大祭司终于发现国王的左手小指头少了小口半截☆☆□□,他忍不住咬牙切齿咒骂了半天☆□□☆☆,忍痛下令口说:「把这个废物赶走☆□□,另外口再找一个□□☆!」

  脱困的国王大喜若狂□□□☆,飞奔回宫☆☆□,立刻叫人口释口放宰相☆□□,在御花口园设宴☆□☆□,为自己保住口一命☆□□、也为宰相重获自由而庆祝☆□□□□。

  国王一边向宰相敬酒说:「爱卿啊□□□☆!你说的口真是一点也口不错□☆□□,果然☆□□☆□,一切都口是最好的安排☆☆□□☆!口☆口口☆口如果不是被花豹咬一口□☆☆,今天连命都没了☆□☆□□。」

  宰相回敬国王☆☆☆,微笑说:「贺喜大王对人生的体验又更上一层楼口了□☆□。」

  口过了口一会儿☆☆□,国王忽口然问宰相说:「寡人救回一命☆☆☆□,固然口是『一口口口切口都是最好的安排』☆□☆□,可是你无缘无故在监狱里蹲了一个月☆□□☆,这又怎么说呢☆□□☆?」

  口宰相慢条斯理喝下一口口酒□☆□,才说:「大王□□□☆□!您将口我口关在监狱里□□□☆☆,确实也口是最好的安排啊□☆□□☆!」

  他饶富深意看了国口王一眼☆□☆□,举杯说:「您口口口想想看☆☆□☆,如果我不是在监狱里☆☆□☆,那么不是陪伴您微服私巡的人□☆□□☆,不是我☆□□☆□,还会有谁口呢☆☆□□☆?等到蛮人发现国王不适合拿来祭祀满月女神时□☆□□,那么☆□□☆,谁会被丢口进大锅炉中烹煮呢☆□□?不是我□☆□,还会有谁口呢□□☆☆?所以☆□□,我要为大王将我关进监口狱而向您敬口口酒□□☆,您也救了我一命啊□□☆□!」

  国王忍不住哈哈大笑□□□☆,朗声说:「干杯吧☆□☆□□!果然没错□□☆☆□,一切都是最口口口好口的口安排☆□□!」

  许口多时候我们因为口一点小小的挫折便心灰意冷;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因为生活上一点小小的不如口意就指天骂地☆□□□☆,仿佛自己是全世界最不幸可怜的人--相信我:生命中每个挫折与羞辱都有它的意义□□☆□,振作起口来勇往直前□☆☆□□,你会惊见:「果然没口口错☆☆□☆,一切都是最好的口安口排☆□☆□!」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