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和旱獭口☆口口☆口

  狐狸和旱獭 “狐君今去何方□☆☆,如此匆忙☆□☆□?” “我被口遣发出口境□□☆,实在冤枉☆□□☆。 你知道☆☆☆,我原担任鸡口舍法官□□□□☆, 力忙公事已把健康损口伤□☆☆。 废寝忘食操口劳反受诽谤□□□□☆, 落了个贪污罪犯的下场☆☆☆□□。口☆口口☆口 如果听信诽谤☆□☆,世上好人哪有□☆□? 我何口须贪污☆□□□,难道我存口心自找□☆☆? 请你说句话儿为我作证□☆☆☆, 你可曾见口我参与了罪恶勾当☆□□?” “我倒口来见你干过什口么别的☆□□☆, 只是鸡毛经常粘在你的嘴上□☆☆☆。” 有人常为口经济拮据叹息□□□, 说靠最后的一个卢布维持□□☆。 全城的人口们也都很清楚☆□☆□, 他和他的老婆都没口有家私☆☆☆☆□。 然而你再仔细瞧瞧□□□, 这人又造口房屋□□□☆,又买地皮☆□□☆。 到底他怎样平衡出入收支□□☆□? 由他口在法庭上百般辩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也口无法口使别人口服心服☆□☆☆□。 难怪大口家对他议论纷纷□□☆☆, 说他的狐狸嘴边有鸡毛口痕迹□□□□。 (何世英译)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狐狸和旱獭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