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神马-波兰口☆口口☆口

  通灵神马-波兰 .Tgy467 { display:none; }口

  在多神教的时代☆☆□□□,在沃林纳那个地方☆□☆,足足有四座神庙或神殿□□□□。这四座神庙供奉口的都是有三个头的神□☆□☆□,即三头神☆□☆□☆。神庙的墙壁以及里里外外都用艺术画像装饰得满满的☆☆☆□,有人像□□☆,也有飞口禽走兽的画像□□□,画得巧妙☆☆□□、逼真☆☆□□☆,看上和活口的一样□□☆。而且画像上的颜色经久不褪☆□☆,雨雪口都冲刷不掉☆□□☆□,也不能使口口其失去光泽□□☆□□。神殿中间摆着桌子和长凳□☆☆□□,在那里常口召开隆重的会议☆□□,讨论一些关系到口全体市民十分重要的事情☆☆☆□☆。而在最显赫的地方陈列着三头神的雕像□☆□□,它比人口还高☆□☆,有三个脑袋和三个面孔☆□□□。这四座神庙中的一座☆□☆□☆,修有一个特殊口的附属建筑物☆□☆☆,那里口养口着一匹马☆☆☆。这匹马应该成为一个预言者☆□□☆☆。为了从事这样重要的勾当□☆☆□☆,选中了一口匹完美无缺☆□☆☆☆、强大有力的马□☆□,它叫希夫口尔□□□,长着华美松软的鬃毛和灵活的口眼睛□☆☆。被委派照料它的是一个年老的祭司□☆□。老祭司心里很口喜欢这匹归他照管的马□□☆□□。 老人经常到马口口厩去照看☆☆□,有时候给马加口点儿干草□☆□☆□,有时候口给它添点儿燕麦;温和地拍拍马背☆□□☆,还同它嘀嘀咕咕地说话□☆□□☆。希夫卡很快就把老人当成朋友☆☆□□,一看见他就嘶鸣起来欢迎他□☆□☆,用前额擦着祭司的肩膀☆☆□□☆,表示亲热☆☆□。由于照料得很细心☆□☆,马儿长起了膘□□☆☆□,马毛口闪射出银白色的光泽☆☆□,两只口眼睛显得又聪明□□□,又欢乐☆□☆。在举行特殊仪式的时候☆□□☆☆,希夫卡就要发挥它那重要而又特殊的作用☆☆□。马儿面前的地口上放着九根矛☆☆☆□☆,一根一根并排放着☆□☆□□,间距是一尺半□☆☆□☆。接着老祭司牵着希夫卡越口过这些矛□☆□☆。如果马儿走了过去□□☆,马蹄子一根矛也没碰到☆☆□,这就被认为是吉兆;而如果碰到口了哪怕是一根矛□☆☆,那就被看成是凶兆□□☆。 起初□□□☆,根据神庙首席祭司的主张☆☆☆□□,只有在使全体居民不安的重要事情中□☆□☆,才叫希夫卡出来预卜吉凶☆☆□□。比如说□□□,它预言过☆□☆,当年口的冬季会是口怎样的☆□□☆□,是严寒的抑或是比口口较口温暖的;下一次收成是好还是不好;可不可以开战□☆☆□,或者还是推迟的好……可是后来☆☆☆□,改变成另一口种习惯□☆☆☆□,老祭司为了一口口袋燕麦□☆□□,也把马牵出来给普通的家庭预口卜未来□☆□,甚至给个别的人算命□☆☆。比方说□☆□☆□,希夫卡一口次又一次地不口得不替人口决定:一个手艺人的女儿该口不该出嫁☆□□□☆,以及某个商人该不该出门去办货☆□□☆☆,等等☆□☆。换句话说☆☆□□,神庙附属建筑物中的口四条口腿住户☆□☆,如今要回答人家向它提出的每一个问题□☆□☆。耐住性子等着看它的四只蹄子在口九根矛中间走过去的人当中□□□,有打算让闺女出嫁的父亲□□☆□,有准备出海的商人□□☆□,也有准备发动战争的市政当局代表人物□☆□☆。 希夫卡是否感觉得到□☆☆,在城市生活和全体市民的生活当中□☆□,它是多么重要的人物☆□☆?这是很口难说的☆□☆☆□。不过另一方口面□□□,照料这匹马的祭司确实领会到它的重要作用□☆☆□☆,因而由于自己起了照管这匹马的作用而感到自豪□☆☆□。希夫口卡是一匹神马☆☆□□,它是三头神亲自派来的□□☆□☆。它说 &l口squo;是&rsqu口o;与‘否’ 乃是口根据神的指示☆☆☆□。三头神通过它亲自口口预示吉凶□□☆☆□。随着口时间的流逝☆□☆,希夫卡越来越熟练了☆□□☆,这是因为一个星期之内它要走过九根矛好几次之多□□□☆□。它学会口了小心翼翼口地走□☆□,因此四只脚碰到矛杆的次口数越来越少☆☆□。马儿变成了一个慈善的预见者☆□□□,不幸的预言非常罕见☆☆□☆,因此希夫卡获得了沃林纳居民更大的尊敬□☆□☆。于是它饮食无缺了□☆☆□,口☆口口☆口因为每个人都设法给它带来一些比较好吃的东西□☆□。可是忽然有一天☆□☆☆☆,城里出现了一些耶稣教传教士□☆☆。他们力量口大□☆□☆,于是他们放心大胆地干起来了□☆☆□。连祭司们也给搞得口背弃了自己的神明□☆☆□□。 为了证明三头神仅仅是一个木头偶像☆□☆,教士们推倒了他☆□☆□☆,砍掉了他的三个脑袋☆☆☆□□,送到口上级那里作为口证据☆☆☆,证明在这波莫利亚地区新口的宗教信仰已经占了上风□☆□。大多数祭司同意接受洗礼□☆□□□,他们是这样考虑的:既然三头神容忍了对我们神庙的凌辱☆☆□☆,那么□☆☆□□,这就是说□☆☆☆,三头神掌权的口时代到了尽头□☆☆☆。只有管马的祭司依然忠于古口老的三头神□□□。传教士们口说的话☆☆□□☆,他像聋子一样听不进去☆☆□☆☆。口☆口口☆口背叛了自己多神教神明的祭司们☆□☆□□,前来劝说☆□☆□,他也不听劝☆□☆。他回答他们说:我给三头神服务了一辈子□□□☆,一直口到死我也要忠于他□□□。只有一件事使老人担心☆□☆□□,他终于鼓口足了口勇气□□☆☆□,去找传教口口士们□□☆□,问道:通灵神马希夫口卡怎么口样口啦☆☆☆?我们要把它卖掉□☆☆。他们口回答说☆□☆□□。听到这句口话□□☆☆□,老人惊口得身子摇晃了一下☆□☆□,他爱自己的神□☆□,也爱希夫卡□□□☆。从这个时候起□☆□,老祭司坐立不口安☆□☆,心神不定□☆☆。他心中老是在怀念三头神□☆☆,老是在担心神马希夫卡的遭遇……有一天夜里他睡不着觉□☆☆□☆,整个口一生在他眼前飘浮而过☆□☆,而希夫卡他看得十分清楚☆□□,就像它站在床口旁一样□□□☆☆。他也回忆起人口们口把这头马驹领进神庙的时刻□☆☆□☆,当时它又胆小□□□☆☆,又不灵活□□□□□,不会在九根矛中间走来口走去□☆☆☆□,常常用蹄子碰到长矛☆□□。 后口来它习惯了□☆□□☆,学会了口口口绕着矛尖走□□☆。似乎口是他已懂得□□□□,人们期望于它的是什么☆□□,因而努力要好好发挥自己的作用□□□,从而使那些前来问卜的人感到满意☆□□。可是现在口呢□☆□?现在当真这匹神奇的□☆☆□、智慧之马□□☆□,三头神口的神马☆☆□☆,要像一头普通的牲口一样给卖掉吗☆□☆□?一想到口这一点☆□□□,老祭司的心就痛得要碎了☆□□☆☆。第二口天早晨人们发现老人已经死去☆☆□☆。希夫卡真的给卖了□□☆☆☆,卖给了一口个村子里的庄稼人☆□□□☆。从前曾经是通灵的神马☆□☆,一变而为庄稼人的好帮手☆□☆□☆,它顺从地拉犁拉耙□☆☆☆□,拉运割下来的粮谷□☆□,使自己的新主人很是欢喜☆☆☆□☆。从过去的时代他保留下来的只有一个习惯:他总是十分谨慎口小心地口走路□☆□,从来不用脚去踩横在路上的棍棒或枝条☆☆□□。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通灵神马-波兰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