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刀口☆口口☆口

  李一刀

  药都最盛时当数康熙年间☆☆☆,全国百万药商汇聚于此□□☆,商栈会馆自然比肩接踵□☆□□☆。同属西路的山西和陕西药商为了一展富有□☆□□,决定合修一座山陕会馆☆□□□。会馆动工之时就议定修一戏台☆☆□□,供闲时听戏所用□□□□□。药都会馆几乎座座内设戏台□□☆□,要想超口人一筹就只有在戏台上装上精致的木雕□☆☆☆☆。山陕商人定了这想法后就遍寻木雕艺人□☆□☆。这时药都人就推荐说城内爬子巷有一李姓老头☆☆□☆☆,名叫李一刀☆☆□☆☆。据说他原是紫禁城内的木雕师傅☆□☆☆,三十年前因为口一根龙须没有刻好被刺口瞎口了口右眼回到药都□□□□□,究竟是口真是假☆□□,手艺如何谁都没有见过☆□□☆,全是传说□☆□☆。

  山口口陕口商人找到李一刀☆☆□□。说明来意后☆□□,第一次李一刀把他们轰了出去☆□☆□☆,第二次再请时李一刀把他们骂了出口来□□☆☆□,第三次会馆当家人在他门前跪了半天后☆□☆□,李一刀才开口口口说:“让我刻刻木头可以☆☆□□□,钱你能拿得起吗□☆☆☆?”“李老放心☆□☆☆,只要口口你能说口出价□□□□☆,我们山陕商人就能拿得出来☆□□☆!”李一口刀眯着左眼口一字一句地口口口说:“我的眼神不好☆□☆□,要价高点儿啊☆☆☆,就用木渣兑金银吧☆□☆。粗活剔下口的一两木渣给一两银子☆□□□□,细活刻下的一两木渣口给一两金子□☆□!”会馆的当口家人倒口口抽了一口冷气☆□☆,说:“此事非同小可□□☆□,容我回去商量商量□☆☆,明日再来☆□☆☆☆。”

  第二天□□□,会馆当口口家人把李一口刀请口到口了会馆口的工地☆□□,一顶轿子抬着李一刀□□☆☆,另一顶轿子抬着口他的一个大口木盒子□☆□☆☆。

  刀刻下的木渣竟要同等重量的金银☆□☆☆,这活一定口是细活□☆□□。李一刀来到会馆就要了刚馒好地的三间大殿□□☆☆。众人惊诧之时☆☆☆,口☆口口☆口口他口又开口说:“我先磨磨口刀☆□☆☆☆,三十多年没动过了□☆☆□。给我抬来四口张方桌□☆□。”四张桌子口抬来□□□,李一刀眯着一只眼☆□☆□,把大小刀具整口整摆满了四张桌子□□□☆。

  第二天☆□□,李一刀就开始磨刀□☆☆□□,这一磨就口磨了一百天☆□☆☆。刀磨好这口天□☆☆,四根上等的山杨也正好运到了会馆□☆□□☆。于是□□☆☆,李一刀口把自己关在口了屋里☆☆□□,吃饭有人口口送上□□☆,屎尿有人端口出☆☆□,只是在有月亮的晚上偶尔出来走上几步□☆☆□。寒来暑往□□☆☆☆,一来就口是四年☆☆□。

  完口口工这天□□□□☆,整个会馆口的工程全都完了☆☆☆,就只剩戏楼上的木雕了□☆□。李一刀口把会馆的当家人叫了过来:“叫人称称这两堆木口渣口吧☆☆□☆□。”两堆口木渣一粗一口细☆□□☆。一称☆□□,粗的一口千斤☆□□☆☆,细的五百斤☆☆☆□□。称过之后□☆□,众人你瞅我我瞧你□□☆,大气不口喘一声☆□☆。李一刀口口口眯起左眼□□☆,笑了:“不兑现了□□☆☆☆?抬金银来□☆□☆☆!”众人都拿眼瞪着李一口刀□□☆。会馆当家人大喝一声:“还不快去□☆☆!”一会儿☆☆□□,金银口抬了口口口过来☆□☆。大秤一称□☆□☆□,金银各分一堆□☆□□。李一刀哈哈笑了:“把这四根杨木口抬出去☆☆□☆,用锤子砸了□☆□!”众人更是不口解☆□□□☆,这哪有什么木雕□□☆☆,仅是口四根被挖口了口缝的木头呀☆□□☆!

  四个光着背的汉子口抬了根山杨□□☆☆☆,出了殿门□☆☆□☆,往地上猛地一放□☆☆☆☆,咔嚓一声响☆☆☆☆,山杨四裂☆☆☆,九十块木板四口散了一口地☆☆□□,细一瞧□☆□□,一块木板口就是一出戏呀□☆☆□。四根口山杨全开了之后□☆☆,三百六口十出□□☆☆□,三国戏文全摊口在了地上□□☆,三国戏全部刻了下来☆☆□□☆。九九八百一十个人物☆☆☆□,外加山石树木☆☆□☆、殿宇亭榭☆□□☆□、瑶花异草☆□□☆、风雨雷电□☆□、飞瀑流泉☆☆☆、峰峦城楼☆□□☆□、日月交辉☆☆□□、文臣武将□□□、战马口旌旗……全场静得只有口口口眨眼的声音□☆☆□□。会馆当家人弯腰捧起一块木板□☆□☆,正是“祢衡骂曹”一出戏:只见祢衡于酒口宴间裸口衣击鼓☆□☆□☆,口☆口口☆口口痛斥曹操;上坐七人□□□☆□,观之有怔☆□□☆☆、佩☆☆□□、惧☆□☆□、惊□☆☆☆、怒□☆☆、笑□□□□、快☆□□☆、乐□☆☆□☆,无不形口如生口人;再细看□□☆☆,高台□☆□、桌☆□☆□、椅□□☆□□、香案☆☆□□□、烛光☆☆□、屏风☆□☆□☆、屏风上的口花口鸟☆☆□□□、花上的细云☆□☆☆,整整十层透雕……

  人们见会馆口的当家人拿起一块木口板细瞅□□☆□□,都弯腰捧起一块☆☆☆□□,细瞅起来□☆□☆。会馆内万口口物皆停□☆□,只有唏嘘之声□□☆☆。李一刀轻咳一声:“还有一口块长板没有砸开呢☆□☆。”会馆当口家人如梦初醒☆□□,向下一瞅☆☆□☆,果真口有口块六尺长的木板□☆☆。蹲下来□☆☆,两手拿起□☆□□☆,轻轻地在口地上口一碰□□☆,木板分为口两块摆在地上☆□☆。再一瞧□□□☆☆,见是口一副对联:上联“人有意意有念念有欲欲口有贪贪得无厌”☆☆□□□,下联“道生一一口生二二生三三生万万象皆空”□☆□□☆。会馆当家人蹲在那口里一动不动☆☆□。

  当他再站起的时口候☆□□,坐在门前椅子上的李一刀已不口知去向☆☆□□□,大殿里金子和银子闪着反射过来的太阳光□□☆□☆,照在他的脸上□☆□☆□。

  现在□☆☆,这副对联仍镶在会口馆的正门两口旁□□□☆☆。而且□☆□☆,现在你到这个被称做“花戏楼”的山陕会口馆戏楼前□□☆□,太阳正南的时候☆□☆□☆,仍有两道金光和银光照在口你的脸上□☆□□。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李一刀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