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变成石头口☆口口☆口

  和尚变成石头

  广州鸡尾岛上有一片海滩叫“人岩”□☆☆。海滩上☆□☆,竖立着口口一口块口大口口石头□☆□,有两口米来稿□☆☆,远看近看口都像个和尚☆☆☆,和尚的脖颈上还挂口着一串拜口佛珠☆☆□。和尚怎么会变成石头立在海滩上□□☆,人们又为什么叫它人岩呢□☆☆?

  那口是口很久很久以前的口事了□☆□☆□。离大口陆很远的东海口上有一个小岛□□☆□□,小岛南面口是一片礁岩□☆☆□,礁岩口旁边口有一个洞□☆☆☆□。这个洞可深口啦☆□☆□☆!沿着这个洞走七天口七夜□☆☆,能走到东海口底下口的水晶宫宫殿□□☆☆。东海龙王进口进口出出□□☆,都要经过这个洞口☆☆□。因为口这个洞是水晶宫的大门□□☆☆,小岛就口取名为鸡尾岛☆□☆☆。

  鸡尾岛上住着二□☆☆□☆、三十口口户口人家□☆□☆☆,全靠捕鱼为生□□☆☆。东海风狂浪恶□☆□□,口☆口口口☆口口船只经常沉没☆□□。不幸的打鱼人葬口身鱼腹□☆☆□,剩下口孤儿口寡口妇☆□□☆,境遇极其悲惨□☆☆。岛上的渔家世世代代都过着这样辛酸的日子☆☆☆□□。

  岛东端住着一个姓鲍的船老口大□☆□☆,两口子口带着才三岁的儿子鲍彦☆□□□☆,艰难度日☆□☆□。那一年☆□☆☆□,鲍老口口大口出海口不口久☆□☆□☆,口☆口口☆口遭到了口大风暴☆□□☆□。风暴刚过☆□☆□□,鲍老大口的妻子抱口着鲍彦□□□□☆,和船上其他渔民的妻子□☆☆、父母□□☆☆☆、孩子一起☆□□,早早地在海滩上口等着☆☆□,眼睛盯着海口面□□□,盼望亲人能平口安回来□☆☆。

  一天☆□☆□□、二天□□□□☆、三天过去□□☆,海面口连个船影口口也没有☆□□□。鲍老大他们连船口带人都被风暴吞没了□☆□!恶耗传开□☆☆☆□,海滩上口顿时爆口发起一阵阵呼口天抢地☆□☆、撕碎人心口的哭喊声☆□☆☆□。

  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鲍老大的妻子带着鲍彦□☆□,坐着小船夕离岛四处口飘泊☆☆□□,以乞讨为口生☆□□。后来□☆□□☆,饥寒交迫□☆□☆☆,实在口无法可口口想了□□☆,鲍老大的妻子忍痛把鲍彦送去当小和尚☆□□☆,吃一口残羹剩饭☆☆☆。自己呢☆□☆,却活口活饿口死啦□☆☆□。

  几口十年过去了□☆☆□□,鲍彦成了圣僧☆□☆。他思乡心切□☆☆☆,从印度取经回国后不久☆□□☆□,便乘船口过东海☆☆☆□☆,回故乡口探口望☆☆□。船在离鸡尾岛不远的海面上遇到了大风暴□☆□。那风口暴真是大呀☆□☆!巨浪好象巨兽嘴里露出来的又长又利的门牙□☆☆□☆,咬啮着口船舷□□□☆。一阵狂风刮来□☆□☆☆,船象个小口口水瓢□☆☆,一下子被掀上几丈高的波口峰□☆□☆☆,一下口子又被抛下几丈深的浪谷☆☆□□。不多久☆□□☆□,雷电也口来助口威口了☆☆☆□。漆黑一口团的空中☆□□☆,忽地裂开几处缝隙☆☆□□☆,射出一道强烈的白光☆☆□,象弯弯曲曲的树枝☆□☆□☆,接着就是一个惊心口动魄的响雷□□☆□☆,雷声隆隆☆□□☆□,电光闪闪☆□☆☆☆。这一切□☆□□,就象要口把这口口天空呀□☆☆、海洋呀统统撕裂似的☆☆□□。

  鲍彦乘坐的船□☆□□□,艰难地在海面上颠口簸着☆☆☆、颤抖着□□□☆。但鲍彦却悠然口自得☆☆□,合掌静坐□☆□☆,根本没把狂风恶浪□□□☆☆、霹雳闪电口放在眼里□□□☆。过了一会□☆□,他看到了鸡尾岛——自己的故乡□□□,就口中念念有词□☆□☆□,用手口对口着海面一指□☆☆,只见一口个大浪打来□□□□,把船推上口了岛□☆□,船稳口稳地停在海滩口上□□☆。

  鲍彦冒雨登上岸☆☆□☆□,只见海滩上站满了人☆☆□☆。他们围着和尚☆□☆□,争先恐后地打听:“师父☆☆□☆,你看口见我家阿坤的渔口船没有☆□☆☆□?”“师父□☆□□,你知道我口阿口宝口他爹的下落吗☆□□☆□?”鲍彦一听☆□□☆,真是“丈二和口口口口尚摸不口着口头口脑”□☆☆☆□。

  一问☆☆☆,才知道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口待出海未归的亲人□□□☆□。鲍彦口口心口里一动□☆☆☆,惊叫了一声☆□□,无限悲伤涌上心头□□☆☆☆。小时候母亲告诉过的家乡苦难☆☆□□,父亲惨死的情景一下子浮现在眼前□□□。几十年了□☆□☆☆,乡亲们还过口着这样苦难的日口子☆☆□,不知有多少象自己父亲口那样的打鱼人死在风浪之中;不知有多少口象母亲□☆□、自己那样的寡口妇孤儿流离失所□☆□□☆。他想:我这次回乡☆☆□□,不就是为家乡父老兄弟而来的口吗□☆☆☆?一定要尽我的本领帮助他们脱离苦难☆☆☆□☆。但用什么办法解救乡亲□☆□☆,使家乡脱口离悲惨的境遇呢☆□☆□?

  他想了又想:海岛口口孤零零座口落在东海之中☆□☆,怕的是口口风暴☆□☆□□。如果岛子能连着大陆☆□☆,有个口安然的避风港□☆☆,出海能捕鱼虾☆☆☆□,回岛能口口种庄稼□☆☆☆□,打鱼人不就可以安居乐业了吗□☆□?对□☆□□!一定口要把鸡尾岛口拉往大口陆☆☆☆,让乡亲们早日脱离苦难☆☆□□。他把想法告诉了大家☆☆□□□,大家口高口兴极了☆□□,一齐感谢这个善心的师父□☆☆□。

  夜幕降临了☆□□,鲍彦马上行口动□☆☆□。他扛着口粗大的绳索□□□☆☆,一端扎在洞顶的山腰上☆☆□□☆,另一端套在自己的肩头□□☆☆。他毅口然地脱下袈口口裟☆□□,铺在海上☆☆□。这袈裟是他去印度取经时得来的法宝☆□□,放下海面后□☆□□□,海水便口分开一条口大道□☆□☆。鲍彦坚定地口踏上袈裟☆☆□☆,正准备拉☆□☆□,忽然跳出个杀口口气腾腾的蟹将☆☆☆□□,原来是龙口口王传口话来了:“此系口水宫大门□☆☆☆,庶民不口可口口口乱犯□□□☆!

  你既口为出家之人□☆□,理应口割断凡尘□□□□,回寺闭口门养性☆□□☆。如若违反天意☆☆☆☆,金鸡啼时口化口为顽口口石而死☆□□☆!”

  鲍彦口对着蟹将敞怀大笑☆□☆☆□,声如洪钟:“回去告诉你口那龙口王吧□☆☆□☆!

  为庶民做好口事☆□☆□□,虽死犹生□☆□☆,又有何恐☆☆☆☆!”

  乡口亲们知道这一消息☆☆☆,纷纷前来相劝☆☆☆□□,对鲍彦说:“师父爱民之心口口口实口在感口人□□☆□☆,可是口我们不能眼看师父口被处死☆□□,还是就此罢了吧☆☆☆□!”

  鲍彦口对口着乡亲连连拱口手□□□☆☆,摇摇头说:“乡亲们不要再口口口说了□□□□☆,吾意已定□☆□☆。死我一口人而救全岛☆□☆□,值得☆□□☆□!”说着☆□☆□,拉紧了套在肩口口头上口的绳索□☆□,使出口口了全身力气☆□☆☆□,拉呀☆☆□□□,拉呀☆□□,拚命地拉□☆☆。汗水湿口口透了口衣口衫□□☆□,他顾不得口擦一擦;肩膀上的皮磨破了☆☆□☆,他也没觉得痛□☆☆□☆。拉呀☆☆☆☆,拉呀☆□☆,不知拉口了口多口少时口辰☆□☆□□,鲍彦渐渐觉得两只脚象系着千斤重石□□☆□,迈不开了;肩上象托着口一座大口山□☆□□,口☆口口☆口拉不口动了□☆□☆☆。额上的汗水☆□□,肩上的血水□□□□☆,一滴一滴洒在海上□□☆。他想□☆□☆,难道就此罢口休了□☆☆☆☆?不行☆☆☆!要抢在金口鸡啼叫之前☆□□☆□,把鸡口尾岛拉到大口陆边上☆□☆。于是□☆□□□,他又鼓起劲继续口口拉☆□□□□。拉呀拉☆□☆☆,越拉越有劲;拉呀拉□☆□,越拉越快□□☆☆☆。不久☆□☆☆☆,前面口出现了一片灰蒙蒙口的山廓□□□☆☆,大陆快到口口口了☆□□☆☆。

  这时□☆☆☆,一条小船疾驶口口而来☆□☆□□,鲍彦高声问:“船老大☆□☆□☆,这是口口什口么地方口呀□☆□!”

  船老口大高声答道:“这是瓯江口□□□☆☆。”

  “瓯江口□☆☆?”鲍彦高口口兴口口极了☆☆□□,珠江岸边就是广州府☆☆☆□□,是鱼米口口之乡啊□☆☆!靠在这里☆□□☆□,鸡尾岛的口乡亲再也口不会受苦受难了☆□☆□☆!”

  就口口在口口口这时☆□□,陆地上隐隐约约传来了金鸡的啼声☆☆□□□,东方也渐渐发白了□☆□。鲍彦在水口宫门口开始僵硬□□□☆,慢慢地变成了石头□☆☆☆。鲍彦站的袈裟变成一片金色的沙滩□☆□□。从此□☆□☆☆,鸡尾岛就座落在口瓯江口外了□☆□□☆。岛上的人们为了纪念鲍彦□☆□□□,便把这片口海滩称作“人岩”☆□□□。直到现在☆☆☆□☆,外地口人到了口口口鸡尾岛☆□□☆□,还都口要特地跑去看看这个为民献身的石和尚哩□□☆☆☆!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尚变成石头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