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尽情未了口☆口口☆口

  缘尽情未了

  因第三者插足□☆☆☆□,肖涵一气之下和丈夫了离了婚☆☆□☆☆,把两岁的儿子冬冬丢给了丈夫☆□□□☆,自己单身口去外地闯荡了□□□。

  三年后☆□□☆□,肖涵又回到口了这座口城市□☆□。刚回来就听到一个消息:丈夫口和插足她家庭的第三者☆□□,那个叫王微微的女人□☆☆□,结婚后过口了三口年☆□□□,因感情不口合☆☆□,又离婚了□□☆☆☆。

  活该□☆□☆☆!破坏别人的家庭□☆☆□,自己也休口想得到幸口福☆□□□☆。肖涵有些幸灾乐祸□☆☆☆,压抑在自己心底的那股恨□□□,又涌上口了心头☆□☆□。

  肖涵去看儿子☆□□☆,回心转意的丈夫苦苦哀求她回口来□□☆□,甚至都给她下跪了☆□☆□☆。最后□☆□☆,肖涵心口软了☆☆□☆。虽说是好马不吃回头草□□☆☆☆,可为了儿子有个完整的家☆□☆□☆,肖涵答应复婚了□□☆。

  重新做回女主人☆☆□,肖涵心中的那股恨却无法释放.☆☆□,她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家里与王微微有口关的东西统统丢掉☆□□,什么床单□□☆、被罩等等☆☆☆□☆,凡是那女人用过的东西一样口口不留☆☆☆□□。收拾抽口屉的时候☆☆□□,她看到一张王微微的照片☆☆□,大概是忘记带走的☆□□☆。照片上的口女人风情万种□☆☆□☆,肖涵顿时恨得口眼珠子发红☆☆□□□。她冲着照片上口的王微微狠狠吐了口唾沫☆□□,然后扔在地板上又跺了两脚□☆□□,再将照片踢进了门边刚清理出的一堆垃圾里☆□□☆。

  肖涵继续清理着卧室的每一个角落☆□□☆,却突然感觉刚口才还在客厅又蹦又跳的儿子没了动静□□☆。她停下手中的活□□□□,走出卧室□□☆☆☆,不由愣口住了□□□☆☆。冬冬正站在门边的那堆垃圾旁☆☆☆□,手里拿着王微微的照片□☆□☆☆,正用衣服袖子擦着上面的污渍□□☆,擦得是那口样认真□□☆□☆、专注□□□□。肖涵一看☆□□☆☆,顿时火冒三丈☆□□☆,她几步口上前☆□☆□,气愤地夺口口过冬冬手中的照片☆□☆,几下撕了个粉口碎☆☆□,口☆口口☆口冲着冬冬吼道:她是个坏女人☆☆□,她是个大坏蛋□☆☆!你还留她的照片……冬冬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训斥弄蒙了□□☆□□,先是一怔☆□□□□,随即哇一声口大哭起来☆☆☆□□,委屈地说:她也是妈口妈□☆☆□,我想她……见冬冬哭得满脸是泪☆☆☆☆,肖涵一阵沮丧□□☆☆。想想这也口难怪□☆☆,自己走时☆□☆□□,冬冬才两口岁□□☆,王微口微口带了他三年□□☆☆☆。冬冬对她念念不忘□☆☆□☆,可见这三口年里王微微待他不错□□☆☆□。想到这里□☆☆□,肖涵满口腔怒气平息下来☆□□,她将冬冬搂在怀里□☆☆□,柔声说:宝贝☆☆☆,以后妈妈口再也不离开你了口……哄好了冬口冬□☆☆,肖涵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儿子尽口快忘口记那个女人□☆☆☆。

  彻底清扫一遍后□□□,肖涵口对着家中的那条宠物狗发愁☆□□□☆。这是一条大麦口町斑点狗☆☆☆□□,名叫大点儿□☆□□,是王微微抱进家口的□☆□。肖涵记得□□☆,有一次她来看口儿子☆□☆☆,这条狗还狗仗人势□□□,对她口咆哮过☆☆☆□□。如今□□□□,虽然它对她这个口新主人摇头摆尾献尽殷勤☆□☆□☆,肖涵口口却依旧很足讨厌它□□□☆,看见它就像看见王微微□☆☆□。要不是冬冬喜欢□☆□☆,怕伤了儿子的心□□☆□,肖涵早就将它从楼上丢下去了□☆☆□□。看着被口冬冬抱口口在怀里的大点儿☆□□☆,肖涵心里暗恨□☆□,决不能让王微微的狗留在自己家里☆□☆。可怎样才能既扔掉狗□☆□,又不让儿子伤心呢☆☆☆□?思索片刻□☆□,肖涵有了口主口意□☆☆☆。

  肖涵去动物市场□□☆□□,买了一条长相个头都和大点儿差不多的大麦町斑点狗☆□☆□,抱回了家□☆☆☆。冬冬一见□□☆□☆,抱在怀里☆□☆☆,喜欢得不得了☆☆☆□☆。肖涵建议□□☆☆☆,说这两条狗像双胞口胎☆□□□□,给新口买的狗起名叫小点儿□☆☆。冬冬连连点头☆☆□☆☆,高兴口得手舞足口蹈□□□☆☆。肖涵却在心里暗自得意☆☆☆,口☆口口☆口她计划的第一步成功了□□□☆。

  接下来□☆□,肖涵以小点儿是新买来的为借口☆☆□,一有时间就口和冬冬一起训练小点儿做一些动作☆☆□,逗小口点儿玩☆☆□□,有意冷口落大口点儿☆☆☆□。小点儿也很听话☆□□,没多久冬冬就特别喜欢它了□☆□☆☆。后来冬冬对小点儿的喜爱超过了大点儿□□□☆□,每次从幼儿园回到家☆□□☆,第一个抱在怀里的是小点儿□☆☆□☆。

  看时机差口不多了□☆☆☆☆,肖涵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她将大点儿装进一条口袋里□☆☆☆,驱车到离市区三十口多里远的郊外☆□□☆,把大点口儿扔在了一口片荒草丛中☆☆□□□,然后迅速开车离开☆☆□□。做这一切时□□☆☆,她心里很坦然□☆☆□□,她觉得□□☆,自己没有把这口条狗仗人势口的畜生弄死□☆□☆,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至于这条狗会怎样□☆☆□□,那就看口它的造化了□□□☆□,谁叫它是王微口微的狗呢☆□☆☆☆!

  肖涵对冬冬慌称大点儿被王微微抱走了□☆☆,又说了不少王微微的坏话□☆□□。尽管这样□□☆□☆,冬冬还是哭了☆□☆☆。他将小点儿紧口紧地抱在怀里☆□☆□☆,亲了又亲☆☆□☆☆。肖涵心里暗自庆口幸□☆☆,多亏自己买回小点儿□□□☆□,分散了冬冬对口大点儿的依恋□□☆☆☆。她相信□□☆☆,有小口点儿在□□☆,用不口了几天☆☆□,冬冬就会淡忘了大点儿□☆☆。

  过口了一段时间☆□□☆,冬冬果然不再提大点儿了☆□☆,王微微的痕迹已经彻底从他们家庭中消口失☆☆□。肖涵松了一口口气□□☆☆。

  这天☆□□☆,幼儿园老口师口告口诉肖涵□□☆,有一个女人来看冬冬□□☆☆,说是口孩子的母亲□☆□,孩子口口见她张口就喊妈妈□□☆☆□,特别亲热☆□□□。这女人还说想带孩子出去玩口玩☆□☆□。因为怕出意外☆□☆☆,他们没有同意二肖涵一听□☆☆□,肺都要气炸了□□□。她马上想到是王微微□□□☆□。这个臭口女人☆☆□,准是想在冬冬身上打什么坏主意☆☆□☆。肖涵叮嘱老师□☆□☆☆,以后决不能让这个口女口口人见到冬冬☆□☆□□,她再来一定要赶她走☆☆□□。回到家□☆□□,肖涵对冬冬连哄带吓唬☆□☆,说王微微是老巫婆□☆☆,会杀死他□☆☆☆,让冬冬以后口见到她躲得远远的☆☆☆☆,更不许再管王微微叫妈妈☆☆□□☆。冬冬眼里噙着泪☆□☆□□,满脸委屈☆□□☆,很不情愿地点头答应了□□☆☆。

  冬冬生日那天☆□□,肖涵请假带他去公口园玩☆□□☆☆。公园里有个用布和铁架口围口成的场子☆□□□,许多人围在那里☆☆□。冬冬突然停住了脚步□□☆☆,扭头口就往人口群里钻□□☆☆□。哎□☆□☆☆,这谁家的口口小孩☆☆☆☆☆?大人看口好他☆□□☆。在场门U收钱的黑大汉扯着嗓子喊道□□☆。冬冬□□□☆,回来口&口hellip;…肖涵喊不住冬冬□☆□☆□,只好花5块钱买了门票□☆☆,挤进人群找冬冬了□☆☆☆□。

  肖涵挤到里面一看□□☆☆☆,这是一个斗口狗场□□☆□□,场地不大☆☆□☆□,周围口用口铁丝网围着☆□□□□。此时□□□☆☆,场中的口两条狗正激烈撕咬☆☆☆。这两条狗体型不大□☆☆,浑身是血□□☆☆☆,几乎看不出是什么颜口色☆☆☆☆□。现在两条狗口互相咬住对方□□☆□,僵持在那里□□☆□,场面口很是血腥□☆□☆,肖涵觉得这样的场面不应该让冬冬看到□□□,正想口带冬冬口离开□☆☆,一低头□□☆☆□,却发现冬冬已口经钻进围栏□□☆☆□,朝着场地中间的两条狗跑去□☆□。冬冬□□☆☆☆,危险&hell口ip;…肖涵惊恐地喊叫☆☆□,想钻进围栏去拉冬冬☆☆□,可是口空隙太小□□□,她卡在了口那里☆□□☆。只见冬冬钻进斗狗场后☆□□☆☆,直扑其中一条狗□☆☆,并伸出两只小手□☆☆☆□,想去口掰狗口嘴☆□□☆□。天哪□□□□□!这孩口子也口太大胆了☆☆□□!众人惊呼☆☆□□。那条正斗得两眼腥红的狗☆□☆☆,见有人来打它☆☆□□,猛地口松开口☆☆□□,扭头口照冬冬扑了过去☆☆□。完了☆☆☆,肖涵口的心口揪成了一口团□☆☆□□。就在那条狗要咬到冬冬的瞬间☆☆□,另一条狗闪电般冲了过去☆☆□,挡住了冬冬□□□,两条口狗又撕咬了起来□☆□☆。

  肖涵心急如焚□□□,拼命挤进了围栏☆□□□□,几乎将围栏扯口倒□☆□□☆。这时☆□□,两个斗狗人口迅速冲进了场子□☆☆☆,各自牵住自己的狗☆☆□,一起冲肖口涵吼道:你怎么看孩子的☆☆□□☆?让狗咬着咋办□□☆☆□?肖涵紧紧将冬冬搂在怀里☆□□□,正想口口训斥他几句☆☆□☆□,冬冬却用力从她怀里挣口脱□☆□☆☆,对着一条狗喊道:大点儿☆□☆,我要大点儿&he口llip;&hel口lip;肖涵心里口一惊☆□☆□☆,细细看去□□□,那条狗尽管身上血肉模糊☆□□,但还是可以认口出☆☆□□,正是自己三个月前丢弃的大点儿□□☆。此时☆☆□☆☆,口☆口口☆口它正冲着他们这边又跳又叫☆□□,一副久违亲人的样子☆□□。

  肖涵顿时明白了冬冬刚才的举动□□□☆,原来他认出了大点儿☆☆□☆☆,是冲进来救它的☆□☆□□。危急时刻☆□□□,大点儿又救了冬口冬☆□□,这是怎样的感情呀□□☆☆!肖涵脸上阵阵发口烧☆☆☆□,为自己丢掉大点儿而惭愧☆□☆☆。

  冬冬坚决要带大点儿口走☆□□,肖涵费了好大劲才从斗狗人手里买回了大点儿□☆☆☆□。抱着遍体鳞伤的大点儿□☆☆,冬冬哭了□☆☆。肖涵找了家最好的宠物医院□□□,为大点儿包扎伤口□☆☆□。她庆幸儿子今天有惊无险□☆☆☆☆,但心里更多的是自责□☆□。她没想到☆☆☆□☆,儿子口和这条狗的感情竟如此深厚☆□□☆☆,斗狗场上那一幕□☆☆□☆,一直震口撼着她☆☆□□。

  回家路过幼儿园门口□☆☆□□,有一个女人站在门外往里面张口望□☆☆。冬冬认出了她☆□☆,下意识地喊了声:妈妈□☆□。然后抬起头□□☆☆,不安地望着肖涵☆☆□☆□,脸上流露出期盼的神情□☆☆□☆。肖涵也认出那女人正是王微微□☆□□。愣了片刻☆□□☆☆,肖涵弯口口下腰□□□,从冬冬怀里接过大点儿☆□☆,然后拍拍他的肩头□☆☆☆□,说:去吧□☆□,找那个口妈妈口抱抱☆□☆□。冬冬先是一愣□☆□☆□,看着肖涵一脸的笑意☆☆□□,顿时☆☆☆□,小脸上全口是惊喜的表情☆☆☆。他猛口地转身□□☆,张开双臂☆☆□□,朝着口王微微口跑去□□☆☆□,边跑边大口声喊道:妈妈…&helli口p;

  这一刻□□☆☆□,肖涵释然了☆☆☆☆。儿子对一条狗都有如此深的感情□☆□,何况是与他朝夕相伴□☆□□,抚养了他三年的口王微微呢☆☆☆□!大人之间的口口怨恨□□☆□,不应强加在孩子身上□□□☆□。恨是恨☆□☆☆,爱是爱□□□。她不由得在口心底慨叹:缘尽情未口了啊☆□☆□!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缘尽情未了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