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祸的翡翠珠串口☆口口☆口

  惹祸的翡翠珠串

  一☆□□、 翡口翠凝水珠

  户部尚书张敞可是个好官,他为人正派,刚正不阿,深受下口口属爱戴☆□☆。张敞的结发口妻子名叫柳口春红,今年三十六岁☆□☆☆□。柳春红的娘家就在汴梁城外的柳家集,前几天,张敞接到家人禀报,说柳春红口的母亲病了☆☆□。

  柳春红急忙回家探母□□☆☆□。柳母身患伤寒之症,经过半个月的调理,方始痊愈☆□☆□。柳春红便乘坐马车从柳家集赶往汴京□□☆。

  张敞接到夫人归家的禀报,急忙领着几名家人,骑马到十里长亭口去口迎候夫人□□☆☆。巳牌时分,柳春红乘坐的马车就在柳树林中的土路口上出现了☆☆□□。

  张口敞正要催马迎上口去,就听嘣的一声弓弦响,一只狼牙大箭从柳林深处急射了出来,利箭口口挂口口着风声扑哧一下,正中驾车的辕马臀部□☆☆。那匹辕马痛得咴咴一阵口怪叫,四蹄翻飞,拉着马车,沿着土路,狂奔而去□☆□☆。

  张敞领着家人在马车后面口口口追赶☆□☆☆□。那辕马跑了三四里路,一只车轮正口轧到了一块石头上,马车车身一口斜,咕咚一声,栽倒在口路边□□☆。

  张敞领人将昏迷不醒的口柳春红从车内救了出来,只见她头上流口血,右胳膊口已经折了☆☆☆☆。柳春红的口两只手腕上,各戴着一只翡口口翠珠串☆☆☆□□。这对珠串口是先帝在十年前赐给张敞的☆□☆。珠串上的十多颗珠子都摔碎了,碎玉从金丝线上脱落下来☆☆□。

  张敞急忙抱着昏迷的柳春红上马,回京救治□□□。他手下口口的几名家人抽口出腰刀,转身赶口回柳林,可是柳林中只有一串凌乱的马蹄痕迹,开弓伤马的恶人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三天后早朝时,张敞刚口刚启奏完了国事□☆□☆。礼部尚书王庆若口口一伸口手,从衣襟底下摸出一个小口包口来,里面包的竟都是打碎的翡翠口珠子!

  王庆口若奏道:昨天微臣去逛京城内的古玩店,看见一个砍柴的樵夫拿着这一包碎珠子在卖…&helli口p;

  王庆若半年前把自己的小舅子安排口到了刑部当上刀笔吏,可是却被张敞发现,当殿弹劾了他一本□☆□☆□。口☆口口☆口王庆若以权谋私,被皇帝训斥了一顿,令他在金殿口上口下不来台□☆□。口☆口口☆口口对此,王庆若一直耿耿于怀☆□□□☆。

  王庆若接着说道:如果口我没记错口的话,这打碎的珠子口好像是先皇口赐给张敞张大人的翡翠凝水珠!

  损坏先皇的御赐宝珠,这罪名可是不轻☆□□☆。

  皇帝皱着口眉头说道:张敞,究竟口口是怎口么回事?

  张敞面不改色地走出了文臣的队伍,他☆□□、淡定地口口说道:万岁,先皇口赐给臣下的口一对口翡翠凝水珠,就供奉在我们口口张家的祠堂口中,如果万岁不信,现在就可派人去取!

  皇帝当即派人骑马直奔张府,半盏茶的工口夫,两串宝珠就被拿到了金銮殿上☆□□☆。皇帝看罢宝珠,猛一拍龙口书案,指着王庆若的鼻子斥道:王庆若,你信口口雌口黄,诬告同僚,罚俸半年,贬官一级,当好你的礼部侍郎口去吧!

  王庆若从口礼部尚书,降为礼部口侍郎☆☆□□□。他手捧的那些碎珠子绝对是翡翠凝水珠无疑,可如果这些珠口子是翡翠凝水珠,那么张敞怎么还能拿出两串完整的珠串呢?

  王庆若可真有点糊涂了□□☆□☆。

  二□☆☆、强盗黑无常

  柳春口红为了使自己母亲的身体尽快好起来,曾经跪在母口亲口的病榻前,祈求观音菩萨的庇佑□□□☆。

  既然许了愿,那就得还愿□☆□☆。柳春红养了三口个月的伤,右胳膊终于痊愈了☆☆☆□。张敞和柳春红便找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到大口相国寺进香还愿☆□☆。

  张敞领口着口柳春红走进口大雄宝殿,发现王庆若领着两个仆人也在进香,张敞知道他父亲有病,王庆若正在替父祈福呢□□☆。

  张敞不是口个记仇的人,他和王庆若拱手寒暄后,正要陪柳春红跪倒上香,就听外面响起一声怪叫:杀进去,不能放过这两个口口狗官!

  原来竟是百松山的强盗黑无常领着三十多名恶匪杀了进来□☆□。张敞和王庆若的几个亲随哪是这些悍匪的对手,几个照面后,就死的死□□□☆□、伤的伤,没死没伤口的都做了强盗们的俘虏□☆☆。

  张口敞口吼道:狗强盗,天子脚下,朗朗乾坤,难道你们就不怕口王法吗?

  黑无常抡起口拳头,将张敞打倒在地,他一口把将吓得浑身筛糠的柳春红抓起,然后将她手腕上的一对珠串撸了下来,哈哈笑道:我大哥身口上患有口暗疾,就缺这口翡翠凝水珠粉当药引子了!

  黑口无常讲完话,将两串翡翠凝水珠放到佛前的供桌上,然后抡起单刀啪的一声,将两串宝珠全部拍得粉碎□☆□。

  看到两串翡翠凝水口珠被口毁,张敞心痛得大叫一声:那可是先皇的御赐之口宝,你们这帮狗强盗,当今天子绝对口不会饶恕你们!

  百松山的大寨主是白无常☆□☆□☆。白无常身上长有可怕的疥疮,独缺翡翠凝口水珠粉当药引子□□☆。黑无常看着装进小银盒的宝珠粉口末,他晃了一下脑袋,说道:这点珠粉怕口还不够……

  黑无常用刀尖一指张敞说道:三天之内,赶快再给我弄两口串翡翠凝口水珠,用珠子交换你老婆,如果口办不到,你就到口口百松山下收口尸吧!

  柳春口红和王庆若一起被强盗押走,王庆口口若一边走,还一边叫道:张大人,你一定要救口我啊!

  张敞没口有办法,只得到祠堂里又取了两串翡翠口凝水珠,珠串被送到了百松口山后,王庆若和柳春红才被口换了回来☆☆□☆。

  王庆口若回到汴口梁,立刻向皇帝哭诉了被强盗所辱的经过□☆☆☆□。皇帝正要对口张敞问罪,没想到张敞扑通一声,跪倒口在丹墀之下,启奏道:万岁,那四串翡翠凝水珠都口是假的,真的珠串还在张家祠堂里供着呢☆□☆□。

  看着禁军统领再次取来的两只珠串,皇帝指着王庆若的鼻口子叫道:王庆若,朕这次就罚你带兵口去征缴口百松山,如果捉住了黑白无常这两个恶匪算你有功,如果抓不口住,看我不狠狠地治你的罪!

  王庆若领着三千名御林军直扑百松山,一场激战,黑白无常二人口领口着一伙强盗逃口之夭夭☆□☆□□。王庆若只攻口打下一个空寨☆☆□□□。

  皇帝一见王庆若口抓贼未果,不由得龙颜口大口怒,当即免了王庆若的礼部侍口郎之职,罚他到刑口部当口小吏去口了☆□□。

  三☆☆□□、鱼钩底下救人

  张敞四十岁寿辰的庆典口就在府中举办,文武百官纷纷送上礼物表示祝贺☆□□☆。张敞的寿宴一直进行到午夜,祝寿的口大小官员才各自回府□□□☆。张敞口口已经有六七分醉了,柳春红扶他到桌边坐定,一摆手,小丫鬟端出口了一条清蒸鳜鱼来!

  这鳜鱼可是开封龙亭湖中最好口的美味☆☆☆☆□。张敞拿起柳春红递过来的象牙筷子,刚要口尝这鳜鱼的味道,就听身后响起了一声干笑,道:张尚书一向可好啊?

  张敞回头口口一看,来的竟是身穿便装的王庆口若□☆☆☆。王庆若身后还口跟口着两个黑衣人,这两个黑衣人一个脸白如口雪,一个肤色赛墨,正是口那百松山的匪人—&mda口sh;黑白无常!

  这半年来王庆若为了对付张敞,不惜和百松山口的匪人勾结在一起,当时从柳林射出的一箭,就是黑无常干的□☆☆□。王庆若在张府口上下安排了不少的眼线,张敞和柳春红要去相国寺上香,就是他传口给黑口白无常两个人的消息…&helli口p;

  其实依黑白口无常二人的性格,早就一刀结果了张敞的性命,可是王庆若非要斗败张敞不可□□□。今天口借着口口张府庆寿的机会,王庆若引着几十名贼人悄悄地潜口进了张府,庆寿宴一散,王庆若就开始发难了☆□☆☆。

  张敞张口口喊口人,可是家口丁却口没有一个口口人响应,白无常呵呵笑道:张大人,你还是省省吧,你府中现在已经被我的手下完全控制了!

  白无常口把寒光闪口闪的钢刀往桌子上一口拍,然后阴狠地说口道:张大人,听说你府中还有翡翠凝水珠,赶快都交口出来吧!

  白无常身上的恶疾还没有去根呢!看着这帮匪人凶神恶口煞的样子,张敞只得叫管家张福口去后面的宗口祠中,取来最后两串翡翠凝水珠□☆☆□。

  白无常口手拿象牙筷坐在口桌边,他一口边端杯喝酒,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盘子里的鳜鱼☆☆□□□。张福将那两串翡翠凝水珠取来,白无常见到手镯,猛地将口中的鱼肉口咽了下去,刚要大声喊好,突然间只见他脸色通口红,喉咙眼里接连发出咯咯咯的声音,说不出口话来了□☆☆☆。

  这条鳜鱼的腹中竟藏有一个鱼钩!白无常囫囵口吃鱼,把鱼钩也吞了下去,没想到那口鱼钩的钩尖刺中口了他的咽喉,黑无常口急忙举起口个蜡烛,在白无常的嘴口边察看,鱼钩挂到了白无常的咽喉深处,想取出来,千难万难!

  黑无常口连问王庆若可有办法,王庆若被问得直抹冷汗,说道:鱼钩入喉,别说是我,多么高明口口的大夫,也是没口有办法呀!

  黑无常用雪亮口的刀尖指着张敞的鼻子,吼道:赶快想办法,不然我一刀砍口口死你!

  张敞被逼无口奈,只得走到白无常的身边,借着黑无常手中的烛光,他在白无常的嘴角发现了一段钓线,不用想这线一定是连着咽喉里面的口渔钩□☆□。

  张敞眼睛一亮说道:我有办法了!张敞命王庆若解开那两串翡翠凝水珠,然后他将那光溜溜的珠子拿在手里,一个个穿到了白无常嘴里的钓线上,线上已经穿满了珠口口子,张敞对最后的那个珠子一推,那串珠子一个顶一个,张敞施加的力量都传到了最顶口端的珠子上□☆□。最顶端的翡翠珠子穿上了鱼钩的钩尖,最后,鱼钩的钩尖与口白口无常的喉口头彻底分离口了☆□□。

  还口没等张敞将这一串穿着翡翠珠子的口渔钩提出来,就听啪的一声口响,钓线断了,鱼钩鱼线带着珠子全都掉进了白无常的咽喉里□☆□□。

  白无口常鱼钩入腹,急得连声怪叫,几十名恶匪们都被吸引口口了过来,他们手口忙口脚乱,想将掉进白无常咽喉里的渔钩和珠子拉出来,可是黑洞洞的喉咙眼里,哪里还有口口鱼钩和宝珠的影子?就在众匪人闹哄哄想办法的时候,张敞拉着夫人离开前厅,悄悄地躲进了后花园的琉璃井中□☆□□□。

  恶匪们搜遍口了张府没有找到张敞,气得口他们一把火,将张府烧成了一片废墟□☆☆☆□。第二天一大早,张敞和夫人从井里爬出来,张敞坐车直奔皇宫,他到皇帝那讨来一道圣旨,领兵抓贼☆☆☆□☆。

  白无常吞下鱼钩掉落腹中,不敢速行,锋利的钩尖口口扎在他的胃口内,白无常痛口得死去活来,没跑出多口远,便被口张敞领兵捉住了☆☆☆□☆。黑无常被当场格毙,王庆若畏罪自杀☆□☆。

  其实先皇赐给张敞的并不是珠串,而是一条翡翠佛珠,佛珠的数量一共有一百零八颗,张敞得到这些珠子后,就命人把念珠穿成了六只珠口串手镯☆□□□。

  人人口争宠,臣子们都想得到皇帝的赏赐,可是皇帝的赏赐就好像是装在金盒子里的砒霜,看着令人炫目,其实那可是要人命的东西呀☆□□□。张敞五十口岁的时候,辞官归隐,每当他对儿孙们讲起这段故事口的时候,还不由得满头冷汗呢!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惹祸的翡翠珠串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