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命牛口☆口口☆口

  索命牛

   明朝万历年间☆☆☆☆,青州府有个袁各口庄□☆☆,庄主袁天浩家口早年靠杀牛卖肉为生☆□☆,挣下了万贯家财☆☆□□。后来放下屠刀☆□☆☆□,不再杀牛□☆☆☆,回到袁各庄过起了舒心日子☆□☆。可家里依然口是口骡马成群☆☆☆□,特别爱牛□□□□☆,仅身强体壮的健牛就达七七四十九头之多□☆□☆。用他的话说:弄了一辈子的牛☆☆□☆,一天看不着牛心里都不踏实☆□☆☆。谁知一天晚上□☆☆,浩月当空□☆□☆,月光如水☆□□☆,袁家的四十九头健牛口竟突然全部发起疯来□□□□□,冲出牛圈☆□☆,直奔袁天浩家的祠堂☆☆☆。冲碎大门□☆☆□□,挑翻供桌☆☆□☆□,踏烂祖口宗牌位□☆☆,把整个袁氏祠堂几乎移为平地□☆□。然后四十九头健牛竟然对口着浩月齐刷刷跪倒☆□☆□☆,齐声惨唤☆☆☆,最后牛眼喷血☆□□□□,倒地而亡□□☆□。 袁天浩闻报大惊□□□☆□,一面急忙命人整修祠堂□☆☆,一面亲自把百里外的阴阳先生陶百成请到了家中□☆□□☆。陶百成详细询问了狂牛毁祠拜月的经过☆☆□,又仔口细查看了死牛的尸体□□☆,看了看袁天浩:袁员外□□☆□□,恕陶某口无遮拦☆☆□☆,牛毁宗祠□☆☆,拜月毙命☆☆☆□□,此乃凶兆□☆☆,员外可否记得何事与口牛结口此恶怨□☆☆? 袁天浩愣了愣:不瞒先生□☆☆,老夫中年来到此口庄□☆□,此前乃是杀牛屠夫☆☆□。只是老夫平生有一嗜好☆□□☆☆,最爱吃牛口舌☆□☆□□,而且是鲜活的口牛舌☆□□☆☆。所以老夫每次杀牛☆□□☆,必先将牛舌活活割下用来下酒☆□☆,待老夫享受完鲜牛舌的美味□□☆,酒足饭饱□□□☆,然后再将无口舌之牛杀死□☆☆□☆,老夫此生已食牛舌近千根☆□□☆。 陶百成眉头紧皱:杀牛已损阴功□☆☆☆□,活牛割舌☆□□□,更是残忍至极☆☆□。千头怨牛恶气不散☆☆☆□,经年累月□☆☆□,集结成力□□☆☆□,必来讨债□□□☆。先祖死于员口外之手☆☆☆,而后代健牛依然为口员外耕种□☆☆□,故健牛毁祠拜月而亡□☆□☆。健牛虽亡☆□☆□,怨牛气却未口复仇□□☆,员外口口必有大难☆☆□。人意可改□□☆☆,可天意难口违呀□☆☆☆□,此劫是难是灾□□☆,员外能否逃过☆☆□□□,只有按天口数定夺了□□☆□。我只能给员外卜口上一卦☆☆□,看员外的命理如何吧☆☆□☆! 陶百成说完设置香案□☆□☆□,敬上三炷神香☆□□□,祭好卦牌☆☆□,让袁浩天净口手七遍□☆☆□,亲自抽出了一张卦贴□□□☆。 陶百成打开卦贴□□☆☆,只见上面写着四句偈语:此去经月☆□☆□,子夜时分□☆□,自行不义□☆☆□,于牛亡身□☆□□。 啊☆☆☆,于牛亡身□☆□□?袁天浩顿时惊慌口失色□☆□☆,一把拉住陶百成☆□☆□☆,先生☆☆☆,你可要救我口呀□□☆! 陶百成摆口了摆口手:员外□☆□□☆,此乃天意☆☆☆,有道口是口天意难口违口呀□□☆☆☆!陶某实在是爱口莫能助☆☆□,无能口为力呀☆□□□! 扑通□☆☆□☆!袁天浩十六岁的儿口子袁博一下跪在了陶百成的面前☆□□□☆,泪流满面:先生☆□□,求求你救救我父亲吧□□☆☆□,你要什么口要求我们都答应□☆☆☆□,如果口真是我父阳寿已尽☆□☆,那我宁愿用的命换口我父之命□☆□□☆。说着☆□☆□,磕头山响□☆☆□。口☆口口☆口口 陶百成长叹一声☆□☆,扶起袁博:看在少爷一片孝口心的份上□□☆☆□,我就拼命搏上一搏□□□。从今后一个月内需听我安排□☆□,熬过下月十五夜半子时☆☆☆☆□,劫难自消☆☆□☆☆。能否逃过此口难□□□☆,就看员外你的造化了☆☆□□。 袁天浩点头应允□□☆□☆,整个袁府在陶百成的指挥下迅速行动了起来□☆☆□。袁天浩每天口的口活动范围仅限于书房之中☆☆☆☆,吃住全在书房□☆□□☆,一个月内概不会客☆□□□☆,陶百成带着管家袁顺寸步不离地守在他的左右□□☆□☆,袁博也不顾大家的劝阻时口时跟父亲呆在一块儿☆□☆☆。袁府口家丁分成三队□☆☆,一队在府里口口巡逻☆□□,一队在口府外巡逻□□□☆,一队在口庄内口巡逻☆□☆□☆,一但发口现有牛出现☆☆☆,一率击毙☆□☆。又派出精明强干之人守候在庄外各口个道路口□□□☆,发现有牛出现就远远驱走☆□☆☆□,否则就立即毙杀☆□☆□,再赔以相当的银两☆□□。最后甚至连牛肉都不允许在袁各庄出现☆□□,就这样铺开了人海细网☆□☆□,再加上陶百成驱术作法□□□,大家都盼望着口能逃过此难□□□。 在众人提心吊胆的苦挨苦熬中☆☆□,转眼又到了月圆之夜☆☆☆□。袁天浩一大早就在陶百成等人的陪同下静坐于书房之中□☆☆□,整整一天足不出户□☆□。 夕阳西下□□☆☆□,皓月东升☆☆□□□,转眼已口是定更时分□☆□□☆,袁府内一片安静☆□□☆。突然□☆☆□,远远传来一阵凄口厉的牛吼声☆☆□,紧接着平地起了大雾□☆☆。众人立口时紧张起来☆☆☆☆,各持刀枪加紧防备☆□☆□☆。不到一柱香口的功夫☆☆□□□,一记快马冲到了袁府门前□☆□☆☆,一个派口出的家丁甩镫下马☆□□,兴冲冲一路高喊着奔了进来:老爷☆☆□,那个口索命牛已经完了□☆☆□☆! 站住□□□!守在口口书房门口的管家袁顺喝斥住家丁□☆☆,怎么回事儿□☆□☆☆? 家丁停住了脚步□☆☆□☆,抬起了依口然兴奋的脸:袁管家□□☆□□,那头索命牛已经让我们口制住了☆□□。急忙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白天他们几个家丁在庄外岔路按照陶先生的吩咐挖口下了陷坑☆□□☆□,坑的前后左右都用陶先生的神符镇口好☆☆☆□。他们刚准备好□□☆□□,天却下起了大雾☆☆☆□□,对面不见人□□☆☆□。就在他们提心吊胆地防备的时候□☆□□□,突然传来口了一阵牛吼□☆☆□,数十头健牛在一头公牛的带领下□□□☆☆,疯了一样向着上袁各庄冲来□☆☆☆□。他们全都吓傻了□□☆,要是没有那些陷坑□□☆,他们全都会毙命牛角之下□☆□☆□。等他们口反过神来时☆☆□,那些牛早已口经掉进陷坑被里面的竹签戳成了血葫芦☆☆□☆□。正在他们口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的时候☆☆□□□,那头领头的公牛竟然怪叫一声从口陷坑里跃了出来□☆☆☆□,身上口带着十几根竹签□☆□☆□,浑身是血☆□□☆☆、两眼血红地口向他们冲了过去☆□□。两三口个庄丁惨死在了牛角之下□☆□☆,最后那头公牛口喷鲜血☆□□□□,扑倒在地☆☆□□,大瞪口双眼而亡☆□☆□。过了许久□□☆☆□,众人围口上口前去☆☆□☆,这才发现公牛的脖颈下戴着一枚银色牛铃☆□□,上面有两个金字:索命□☆□☆。众人大喜☆□☆,一面清理死牛☆☆□□☆,一面让这位家丁带着索命牛额下的银色牛铃赶回来向员外报喜□☆☆。 管口家请看☆□□☆。家丁说着恭恭敬敬献上了手中的那枚银色的牛铃□☆☆。 索命牛口死了☆☆☆□□!索命牛真的死了吗□□□?袁天浩闻迅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几步跨出口书房☆□□☆,伸手去接袁顺手里的牛口铃□☆□☆。 员口外且慢☆□□☆!管家袁顺一步抢到袁天浩的前面☆□□☆☆,时辰未过☆□□,一切以小心为高□☆☆□,我去接牛铃□□☆□☆。 袁顺说口完转身来到门前□☆☆□☆,仔仔细细询问了家丁府里的事情□☆☆☆☆,确认家丁确口口无假冒后□□□,这才上前一口步☆□☆,伸手去口接牛口铃☆□☆□☆。 突然□☆□□□,家丁惨叫一声□☆□☆,双手颤抖☆☆□□☆,牛铃当的一下口掉在地上□☆□。随后家丁一头栽倒在地□☆□,双手口冒出黑血□□□☆☆,眼睛外呶☆□☆,脸色发青☆□□☆☆,转眼间气绝身亡□□☆□。 牛铃☆□□☆☆?袁顺盯着牛口铃眉头皱成了一字☆☆☆□☆。他叫过一口名家丁□☆□☆☆,拿来一块生肉在牛铃上抹了几下☆☆□□☆,然后扔给一条护家狗☆□☆。护家狗几口吞下口生肉□☆☆□,不到一柱香口的功夫便惨叫几声□□☆□☆,抽搐几下气绝身亡☆□☆□。 该死的家丁竟然想以牛铃暗害员外□□□,明天给我查清□☆□!袁顺狠狠踢了家丁的死尸一脚□☆☆,转身回了书房□☆☆□☆。 目睹了这一切□□□☆,袁天浩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一把拉住袁顺口的手:我此生绝不会亏待于口你☆□☆□。 员外言重了□☆□□□。袁顺摇了摇头□□☆,效忠主人□□☆☆,是为仆之口本□☆☆□□。也是员外洪福齐天☆☆☆,所以才能逢凶化口吉☆□☆。 好☆□□,我要与你共饮一杯□□☆☆☆。袁天浩说着拉着袁顺走到桌前☆□☆☆□,抓起口桌上的酒壶就要倒酒□☆□□☆。 怎能让员外亲自动手□☆□,我来我来☆□□。袁顺急口忙接过酒壶☆☆□☆,看员外在太师椅上坐定□□□,这才轻轻斟起了酒☆□□☆□。 小心□☆□□!袁顺猛一抬口头☆□☆□☆,脸色顿时惨白起来□□☆☆,主位后墙上的巨幅画竟然掉了下来☆☆□,画轴狠狠地向着坐在太师椅上的袁天浩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袁顺一下子蹿了起来☆□☆☆,口☆口口口☆口猛地一推袁天浩□☆☆。画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顿时脑浆迸口裂☆☆□□,气绝身亡☆☆□☆。 画轴上☆☆□,竟然是著名的五牛图□☆☆☆。 袁天口浩吓得呆木了老半天才返过神儿来□☆□☆,急忙叫人把袁顺的尸体抬出去☆☆□。 陶百成抬手制止了袁天浩:袁员外□□☆,恕陶某口嘴下无德□□☆。你究竟还有什么对牛的大过没有说出☆□□☆☆?你现在还是口说出来☆☆□,这样□☆☆,袁顺死得才能闭口眼☆□□。因为这绝不是口牛舌之恨☆□☆□。 顺着陶百成的手口指☆□☆☆,房内的铜壶滴漏显示时辰早已过了子时☆□□。 袁天浩长叹了一声:那还是十几年前☆☆□□,我带着袁顺同作屠夫☆☆□。那年□□□☆,薛县令妻偶得怪口病□☆□☆☆,必须要口新鲜牛黄做药方可治愈□☆☆□。我和袁顺连夜活剖牛腹取牛黄□□□□☆,可谁知连剖了七头牛都没找到一丝牛黄□☆□☆。后来我们又剖了五头怀孕母牛□□☆☆□,将牛胎活活取出献给薛县令做了药引□☆☆□□。当时袁顺剖牛剖的多□☆☆□☆,所以要死也只能是他□□☆☆□。 陶百成的眉头舒展开来:活剖母牛取胎作口药□□□,这等丧尽天良的事口就是做一件也会死无葬身之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陶百口成说着☆□□☆,猛地操起七星短剑□☆☆□,前蹿一步□□☆☆☆,匕首狠狠口地向着袁口浩天的胸口刺来☆□□☆。 我命休矣☆□□□!看着闪电般刺来七星短剑☆□☆☆□,袁天浩闭上了口眼睛□□☆☆。 咔嚓—&mda口sh;随着一声脆响☆☆☆□,陶百成惨叫一声☆☆☆,栽倒在地□☆☆☆。 原来☆☆□□,一直跟在父亲口身旁的公子袁博抡口起画轴打断了陶百成的右臂□□☆☆☆,救了袁天浩一命☆□☆。 说☆□☆□,你是人是鬼□☆☆□?袁博捡起七星短剑□☆☆☆□,抢步上前逼住了陶百口成☆□□。 恶狼之父□□☆☆,岂有善子□☆□□☆?落到你们之手□□☆□,杀剐随便□□□。陶百成两眼喷火看着屋里的父子俩□□☆☆。 惊魂未口定的袁天浩站起来☆□□,走到陶百成的跟前:陶先生☆□□,我并不记得什么地方得罪过口你☆□☆□□,你要加害本员外☆□□,这是为何☆☆□? 陶口口百成哼了一口声:你做的坏事太多了□☆□,所以根本就记不清都害过谁了☆☆☆□□。你还记得悬都观吗□☆□?十五年前☆☆☆,我本是悬都观一口个小道童□☆☆☆,你看好了悬都观☆☆□☆□,就想纳为己有☆□□□,我师傅宁死不允□□☆☆。你欺口悬都观小□☆☆☆,便想强夺☆☆□□,于是心生恶计☆□☆☆。那一夜☆☆☆☆,你弄来百头蛮牛☆☆□□☆,尾上栓好鞭炮☆□□☆,围着悬都口观点燃☆□☆□□。蛮牛受惊冲入悬都观☆□□,可怜我师傅师兄四人□☆☆□☆,全死于牛口角之下□□□。恰好那夜我肚泻出恭才管逃得一命□□☆□□。十五年来我隐姓瞒名☆□□☆,始终不忘此仇☆□□。一月前恰逢你庄健牛得病☆☆□□☆,你以为有鬼☆☆□□,所以我以牛来报仇☆☆☆□,谁知口老天竟不长眼□□☆,又让你这恶魔逃了一劫□□□☆。我就是死后化为厉鬼☆□☆☆□,也要抓你抵命□□□! 袁天浩脸色惨白□□☆□☆,汗水下淌:你&口hel口lip;你…唉□□☆□☆,你已成废口人☆☆□□,我就饶你…… 你口个骗子□☆□☆,装神弄鬼欺骗我父☆☆☆,今又花言巧污辱我家☆☆□,我先杀口了口你☆☆□!袁天浩的话音未落□□☆□,袁博手里的七星短剑已经向着陶百成刺了过去☆□☆□☆。 孩子☆□□☆☆,不可—&md口ash;袁天浩惊叫一声☆☆☆□,扑过来猛地一推陶百成□□☆☆,七星断剑狠狠地刺进了他的胸膛□☆☆□。袁天浩大瞪着眼睛☆□☆□☆,嘴张了几张☆☆□,倒地气绝身亡☆☆□□☆。 爹——袁博悲叫口一声□☆☆□☆,扑倒在父亲的尸体上□□☆☆☆。 你……我杀了你□☆□!袁博猛地口口口扭头□□☆□,血红着眼睛盯着陶百成□□☆☆□,猛地举起了七星短剑☆☆□。 博儿□☆☆,住手□☆□☆□!随着口一声悲口口喝□□□☆☆,袁母走了进来□☆□,一把口夺下袁博手里的七星短剑扔在地上□☆□,傻孩子□□□□,袁天浩那口恶贼他不是你爹☆☆☆,恰恰是你的杀父仇口人呀□□□! 袁博和陶百成全愣在了那☆□□。 陶百成看口着袁母:夫人□□☆□☆,尊夫虽非我杀□□☆☆☆,却因口我而死☆☆□☆。他虽死在余辜☆☆☆☆,可我杀人也愿偿命□☆□,夫人不必救我□☆☆□。 袁母轻轻摇头□☆☆,含泪说道:先生想错了☆☆□。我原本不是袁天浩之妻□☆□□☆,而是他的好朋友林兴友之妻□□☆☆□。谁知袁天口浩看我起意☆□☆□□,十六年前口暗中害死了我夫□☆☆□,霸占我来到此处□☆☆☆□。当时我刚怀我儿□☆☆□,为保口林家血脉□☆□☆□,我忍辱屈从了袁贼☆☆☆□。袁贼不知☆☆☆□,十六年来一直以博儿为亲生☆□□☆☆。我夫林兴友生前曾对我说:‘生儿可取乳名为小牛’☆☆□□,袁贼被口博儿所杀□□□☆□,还是‘于牛而亡&口rsquo;□□□。 陶百成看着口口哭成一团的母子俩□☆☆□,仰天半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欺心逆行☆☆□,在劫难逃☆☆□□□。 第二天□□□□☆,袁各庄对外口宣口称索命牛子时口现身☆□□☆☆,连伤数命□□□□☆,击败陶先生☆□☆☆,最终索去袁天浩之命☆☆☆。一切皆因袁天浩为富不仁□☆☆,不行善举□☆☆,从此后袁各庄要大行善道□☆☆。举行口了隆重的葬口礼☆□☆□,厚葬了袁天浩□☆□☆。 打那后☆☆□□□,袁博积德行善☆□□☆□,广开善路□☆□☆,被人称为口袁口大善人☆□□,袁各庄后来也被人称为善庄□☆□。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索命牛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