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女人有毒口☆口口☆口

  漂亮的女人有毒女人" width="500" height="375" src="/d/file/r/s/201008/265f5cacbf942e362a9f94f00037dedf.jpg" />一

  那里是连绵不断的大山☆□☆,一座连着一座□□☆□☆,山上是一片口片口连绵不口断绿幽幽的竹林☆□☆□□,一阵口口风吹口过□□☆☆,竹叶丝溜溜地响□□☆☆。

  娘说□☆☆,山的那边☆☆☆□,是海□□□☆☆,这山□□☆,有水的灵口口气口口口口口口呢□□□☆。

  娘口是个美人坯子☆☆☆□☆,可惜☆☆□☆☆,漂亮的娘没能留口住花心口的爹☆□□□。在我9岁那年☆□☆☆,爹姘上了邻村的一口口口个女人☆□☆☆,叫桃嘉☆□□□☆。花腰凤眼☆□□☆☆,妖媚撩人☆□□☆,走起口路来一拧一口拧的□☆☆☆,爹的魂儿就跟她走了☆□□□。

  娘选择了口沉口默☆☆□□☆,我知道娘还是在等着爹回头☆□☆□。

  我口们家口的竹林☆☆□☆,是村里最大的☆☆☆□□,绵延整口个山头□☆☆☆。竹林里长着一种口小巧的野草莓□☆□☆□,红得诱人□☆☆□□,我忍不住伸手就去摘☆☆□☆,娘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那声音在口口空口旷的大山里回口荡:娃儿□☆☆□☆,这东口西有口口毒□☆☆□,吃了就会没口命☆□☆□□,你要记住□☆☆☆☆,越是漂口亮的东口西口越是有毒☆☆□,尤其是口漂口亮的口女人□☆□□。

  漂亮的女人是口有毒的☆□□□□,我似懂非懂地记了下来□☆☆。

  竹林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我的个头也像竹子一般地长□☆☆。爹有时候会口回来☆☆☆☆□,坐在炕头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娘的表情是口卑微口的□□☆□,给爹泡了一壶口大叶茶□□☆☆,听爹絮絮叨叨地说着竹林以口外的事情☆□□。

  爹的旱烟口口口杆里只剩下了烟灰□☆□☆,被他咂得吧口嗒吧嗒地响☆☆☆□☆。沉默了半天□☆☆□,爹拍口了拍我的肩膀:该给娃儿找个媳妇了☆□☆☆,我们家的口房子是村里最好口的瓦房□□☆□,我们家的媳妇也不能比别人家赖☆□☆□。娘的嘴张口了口张☆□□☆☆,又合上了□☆☆,算是默认□□☆。

  三村九口寨的媒婆挤口破了门槛☆☆□□,带来口的姑娘坐满了家里大大小口小的板凳石头☆☆□□☆,高的口矮的胖的瘦的瓜子脸的苹果脸的□☆☆□,甚至还有城里的□☆□☆☆。娘欢天喜地地在那给我张罗□☆☆,可我口都没相中☆☆□☆☆。她们口在我眼里都不是漂亮的口女人□☆□□☆,女人漂亮口不仅仅是脸蛋☆□☆,还要有口凹凸有致的身材□☆□☆。她们的脸蛋口都不赖☆☆☆☆□,可惜都没有我想要口的那样的身材和皮肤☆□☆,就像芒果和石榴☆☆☆,我更喜口欢吃熟透芳香口的口口芒口果□☆□☆☆,而不口喜欢酸涩的石榴☆☆□□。

  其实口我早有看上眼的人了☆□☆□□。村南头采药的谢伯家的幽兰☆☆□□☆,竹林里她粉扑扑的脸蛋像樱花那样的红润漂亮□□☆,似乎一捏都口能带着香☆□☆☆,花腰身段儿走起路来口都能口带着风☆□□☆□,我每天都坐在竹垛上看口她来来回回☆□☆。娘的脸黑了黑☆☆□☆,她认为幽兰太妖气□□□,尤其那俩眼特像爹的那个狐狸口精□□☆,娶那样的媳妇我会吃亏☆☆□☆。爹说☆□□□□,中☆☆□!好娃儿□☆☆☆,眼光不赖☆☆☆□□。

  娶口口口口口亲那天□☆☆□,整个大口山都轰动了□☆☆□。幽兰坐的是竹编的八抬大轿☆☆□□,翠绿的竹子口火红的顶棚□☆□,热闹的喇口叭声围着大山响☆□☆□☆。爹乐口呵呵地倚在门旁搓口着手□☆□☆☆,满屋口口的花生红枣□□☆,门口挂的口红灯笼映红了娘的脸☆□□☆□。

  竹林里好久口没有口这口么热闹了□☆☆☆。

  我在乡亲们的欢呼声中把一身喜服的幽兰抱了口口下来□□□□,我感口觉到口了她的心在怦怦地跳□☆☆□□,急促的呼吸荡口漾在胸脯一起一口伏☆□□。她是兴奋的□☆☆☆,也是紧口张口的☆□□。娘的脸口上有些不自在☆□□□□,我像我爹☆□☆,喜欢漂亮口口女人☆☆☆☆□,爹好色□☆☆☆,我也是☆□☆□☆。

  二

  红蜡烛红帐篷掀开了她的红盖头□☆□,红嫁衣红肚兜☆□□☆☆,水一样滑顺口的口皮肤☆□☆□□,幽兰的耳朵上戴着一枚月牙形状的耳钉☆□☆☆□,胳膊的口左上方有一颗赤红的朱口砂痣☆□☆,宛如天赐口的尤物☆☆□。她乖巧得像个猫一样依偎在我怀里□☆☆。她的手臂像蔓口口藤口一样攀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清楚地听见她趴在我耳边对我说:我会一辈子对口口你好☆□□□。

  醒来时☆□□,已经是口口晌午☆☆☆☆□,阳光穿过门缝直射口进来□☆□□☆,蜜桃一样的幽兰乖口巧地趴在我肩膀上☆☆□□☆。打开门□☆□☆,按捺不住的娘早已口站在门口□☆□☆□,手里拿个火红的喜帕☆☆☆□□,她的手接过了口幽口兰落在床上的那抹暗红☆□□,脸上的表情像渐渐蒸熟的馒口头舒展开来□□□,那是村里口每个家族的禁忌与骄傲□☆□☆□。娘眉开眼笑地把那枚传家玉镯套到了幽兰的手腕上□□☆。

  爹差不多有三个月没回家了□☆☆,娘说☆□□☆☆,爹又在外面播了一个种☆□□,来年我就会有一个弟弟口口或者是妹妹了□☆□。娘的眼睛里□□☆,浮着一层青纱帐;娘的头发☆□☆□☆,依稀可以看见几根银丝☆☆□□□,看得我有些心慌☆□□☆。我想□□☆□,口☆口口口☆口我应该为娘做一些事情了□□☆□☆。

  三

  爹和桃嘉看到我来□☆☆☆☆,吃了一惊□□☆☆□,急急地站起了身子:来来来☆☆□☆,好娃儿□☆□□☆,快挨着爹的口口身边口坐口下□□☆☆,这炕热和着可舒坦口了□□□☆☆。桃嘉忙不迭地给我沏了一杯茶□☆□☆,伸手口接过口时☆□□☆,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地看桃嘉□☆□,不知口为什么□☆□□☆,我全然没有印象中的那个娘口中的狐狸精□☆□,这个桃嘉□□☆□☆,却像口口我朦胧中清纯可人的小女人□□☆□。她给我泡上口最新的炒茶叶□□□,爹给我装口上口旱烟□☆☆。

  从桃嘉家里离开☆☆□,走到山脚的岔路口☆□☆☆□,我狠狠地把手口里攥着的茶叶扔了出去□☆□。我他妈的怎么这么窝囊□□☆☆,一包茶叶一袋旱烟就把娘的尊严给卖了☆☆☆□□。从怀里掏出那把斧子☆□☆□☆,它被我口磨得异常口锋利☆□□,闪着煞白的光芒□☆☆□,斧尖上还沾着口竹子绿油油的汁液□☆□□□。只是□□☆□,如果再沾口上桃嘉和爹鲜红的血液□☆□□□,那就更加完美了☆☆☆□。竹叶一阵猛烈地晃动☆☆☆☆,幽兰从竹林里闪了出来扑到了我的怀里:我们回家好好过日子好吗□☆☆☆?你把娘吓坏了□☆□。她不再有奢口求了□□□,我们口好好过日口子口吧☆☆□,行吗?远远地□□☆☆□,我把口斧头口扔口口口口口进了悬崖□☆□☆☆,再也不会有人看得见☆☆☆□。

  那天口晚口上☆☆☆□,幽兰光滑如脂的胳口膊圈到了我的脖子上☆☆□□,激情像潮水一样口瞬间口把她淹没☆☆□☆,我的口口手刚刚环上她的小蛮腰□□□☆,脑海口里却回想起下午☆☆□□,桃嘉为我沏茶☆□☆☆□,轻烟样的雾气环住了她的脸颊□☆☆☆☆,一缕青丝落在口了她汉口白玉一样美好的脖颈上☆☆□☆,她看我的眼神☆□☆☆□,荡漾着层层的雾气□□☆☆□。蓦地□☆□☆□,我发现口口我连个男口人口也做不了了☆□□,翻身爬起点口了一袋烟☆☆□,幽兰还在不依不饶地抱着我的口腰☆□□,长长的头发贴在口我的后背上□☆□。漂亮的女人是口有毒的□□☆,这回我是真口的相信了☆□□。

  幽兰口口口怀孕了□☆□☆☆,缩在门槛边吐得天昏地口暗☆□□。我在屋里木然地坐在口灶台旁添着柴火烧水□□□□□。娘欢天喜地地给口幽兰做红糖水加鸡蛋☆□□□,责怪我说口怎么这么大了还不知道疼媳口妇口呢☆□□□□,你都要当爹了☆□□。

  我口要当爹了☆□□☆☆?笑话□☆□□□!幽兰口肚子里种的很有可能不是我的孩子!那天口我从林子里回来□□☆☆,路过岔口路口的树林旁☆□☆,看见林子里的树叶荡秋千般地晃动着☆☆□,我透口过树叶的缝隙☆□□☆,看见是口一对男女□☆□□☆,男的明显是隔壁的蒙浩□□☆。我无意偷窥他人的隐私☆☆□。正当我笑笑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不经意地看见口了那个女人的胳膊☆□□□□,是那枚每天晚上我都口可以看见的朱砂痣☆□□,夜夜闪耀在我怀里的那个尤物□□☆!走了好远□☆□☆□,林子里面的嬉笑调情声还在冲击着我的耳朵☆☆☆,转身离开☆□☆,彻骨的痛蔓口延开口来☆☆☆□□。漂亮口口的女人真的有毒☆☆□☆□,你说我口怎么活得这么窝囊□□☆□☆!

  八个月的时候□□□,娘给幽兰还没出生的孩子口做了好多的小棉袄□□☆、马夹□☆☆□□、棉裤还有口毡口口靴□□☆,娘在盼孙子☆□☆,我们家传宗接代的口命根子☆□☆。我常常不由自主地借着砍柴的名义经过爹那里□□☆☆,桃嘉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我突然间开始羡慕起爹来□□□☆□,我经常会在那里抽完一袋烟□□□☆□,悄悄地看着桃嘉吃力地伸长胳膊纳着那副鸳鸯戏水的鞋垫☆☆☆□□。在缭绕的口口烟雾里☆□☆☆□,我们爷儿俩就那样地发着呆□□☆。

  幽兰很奇口怪我对她口的冷淡和疏远☆□☆☆☆,她的手还是经常口环口口在我的腰上☆☆□□,只是☆□☆□,我再也没有一丁点儿口的兴致☆□☆。你怎么了□□☆,林子里的活儿累是口怎口么着?要不□□☆□☆,明儿个我给你炖碗羊肉口粥?我冷冷地把口那口双手拿开:别碰我!做了婊子口还想立牌坊□☆☆☆□,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口羞耻?你怎么了?我做什么口了?你装什么口傻?你和蒙浩在林子里面干的什么勾当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肚子里面装着他的口种口你找他去☆□□☆□,你喜欢他就找他去!不想和我过你就直说!咣的一声☆☆☆,我丢下她的所有解释与辩白跑进了黑暗中□☆☆□。

  四

  醒来时□□☆☆□,早已浑身湿透☆□□☆。原来林口子里的晨露是如此厉害□□☆。还没踏进家口门槛□□□☆☆,就听见幽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还夹杂着接生婆絮絮叨叨的嘀咕声☆□☆□□。娘慌慌张张地跑进跑出端水口拿药□□□☆,幽兰要早产了□□□□,你这个混小子还发什么口呆呀☆□☆☆☆,还不赶紧口烧水去□☆☆☆□?要生了☆□□?我无端地从心里冒出了强烈的责任感和激动□□☆□□,从柴房里抱了大堆口大堆的口柴火☆□☆□☆,就那么烧了起来☆□☆,一壶水还没开□□☆□,就听见屋里传出口了婴儿的啼哭口声□☆☆□。

  是个男娃儿☆□□。

  娘眉口开口眼笑地把娃口儿抱了口出来□□☆□,我本能地口伸手接了过来□☆☆☆,一种为父的成就感口油然而生☆□□□☆。娘说:你看这娃胖鼓鼓口的脸口蛋多结实□□☆□,小胳膊小腿的还乱蹬☆☆☆□□。我怜口爱地亲了亲他的脸颊□□□,一瞥眼□□☆□☆,我看到了口他口的左胸口上有一颗痣☆☆□☆□!朱砂痣☆☆□!我仿佛吃口下口了烂蘑菇□☆□☆☆,厌恶地口口把娃儿塞给了娘□□☆□,娘问:咋的了☆□□☆?口干☆☆□□□,想去喝点儿水☆□☆☆□。我转口身口离开□□☆,耳边还萦绕着娘的声音:你别忘给你媳妇捎点儿红糖和口鸡蛋回来☆☆☆☆,她刚生完孩口子☆□□☆□,身子虚□☆□,得多口吃点儿红口口糖鸡蛋□☆☆。哎呀☆□□☆☆,你瞧瞧这娃☆□□☆□,多俊哪□☆☆□,还有俩口酒口窝☆□□,随他娘☆☆☆☆□,随他娘☆☆□□□。

  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去口了爹那里☆☆□,爹不在□□□☆。桃嘉口口告口口诉我□☆☆□,爹去口口山外送口口竹子了□☆☆,好长时口间才能口回来☆□☆□☆。答应着□□□☆☆,我就要转身口口口离开☆□☆□,她忽口然问我:你见过海吗□☆☆□□?山的那边就口是海☆☆□□,你去过吗□☆☆?我摇摇口头口说:没有☆☆□。她的眼神有口些涣散:应该很漂亮吧□☆□□,没有口边的自由☆□□,多好啊☆☆☆☆。那一个阳光慵懒的口下午☆☆□□□,桃嘉坐在我口口旁边□☆☆☆,背靠着背☆□□,她的头发散口口落在我耳边□☆☆☆□,就那样安静地坐口着☆☆□□□,直到日落☆□□。

  回到家☆☆□☆,口☆口口☆口娘让我给娃儿起口个口名字□☆☆,我懒懒地说:就叫留合吧□☆☆。娘问:怎么起了这么个怪名字□☆☆☆□?我说口再口口适合不过了□☆□□。在外面偷情留下的种☆□□□,叫留合再口适合不过了□☆□☆。幽兰明显地听出了这个名字对她的讽刺□☆☆☆,微微地别过了头□☆☆。我的心里掠过一丝释放的快感☆☆□□。

  爹托口人捎话回来□☆☆□,要我替桃嘉砍口些柴火☆☆☆☆。

  你给我送这些☆□☆□☆,你娘肯口定会很生气☆□☆,你快回去吧☆□□□。桃嘉赶忙伸口手接口过□□□☆☆,宽松的麦色裙子被她卷起搭到胳膊弯上☆☆□☆,我贪婪地看着她玉色的手臂剥葱一样露了出来☆□□☆,闪耀着淡柔口色的光泽☆□□。蓦地□☆☆☆,我发现她口的胳口膊弯上☆□☆,有一枚和幽兰一模一样口的朱砂痣!我像被石化了般口呆愣在那里☆☆□☆☆,她就那么口让我握着她的胳膊□☆☆,木柴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却浑然不知☆☆☆。顺着她口慌张的余光☆☆☆,我看到☆☆☆,正屋的门口歪斜地摆了一双口口男口人的鞋□☆□☆☆,那不是口爹的☆□□□□,爹只穿娘给纳的方口口布鞋☆□□。

  呼呼的风声灌进我的耳朵□□□□,一闪而过的树叶划破了我早已麻木的脸□□☆☆□。桃嘉跟了我爹那么多年☆□☆□,爹却连一个承诺口一个结局都没有给她☆☆□□,她这口样报复爹☆□☆☆,我不怪她□☆☆。可幽兰呢☆□☆□?一想到她□☆□,我的心里就有一股颤抖口的疼痛□☆□。我只想要在第一时口间见口到她☆☆☆□☆,抱着她□□☆☆,告诉她□☆□,我错了□□☆□,我爱她□□☆□☆。可家口里迎口接口我的□□□☆,不再是娃儿动听的哭闹声☆□□☆,而是娘悲哀凄凉的口痛哭口口声□☆□□。我腿一软跌坐口在了地上□□☆,幽兰死了□☆□☆☆,娇小的身子躺在口院子的栅栏口边☆□□☆☆,蜷握着的手心里还散口落着几枚鲜红诱人的毒草莓☆□☆□。她恨我□☆☆,她的怨气我口可以嗅得口到□☆□,我是个彻头彻尾口的混蛋□☆☆□☆。每呼一口气□☆□,我就会有排山倒海般颤抖的痛□☆☆□。漂亮的女人口真的有毒☆☆☆□□,请相信我☆□□☆,我就中口了这样的毒☆☆☆□□,却让最无口口口辜的女人为我承受☆□☆☆。

  口出殡那天☆□☆□☆,葬礼的隆重又一次轰动了这个封闭的小山村,幽兰再一次被乡亲们口口羡慕着☆□□□、议论着☆☆□☆。桃嘉一身素装地出现在葬礼上☆□□。桃嘉一个看似无意的回头☆□□☆□,我却听见一句风似的声音在我耳口边拂过:一个口是我爱过的人☆☆□,一个是为他而死的女人□☆☆,因为无法抗拒□☆□☆□,所以我一定要来□☆□□。

  桃嘉挺着大大的肚子吃力地为幽兰梳妆打扮□□☆☆☆,当毛巾擦口过幽兰的口胳膊时□□☆☆☆,我看见她的表情由惊讶到迷惑口到渐渐地失控☆□□☆、痛哭☆□☆,最后口晕倒在幽兰口的身边☆☆□□□。

  幽口兰和桃嘉是口亲生姐妹☆☆□□,桃嘉大她一岁□☆☆,那枚朱砂痣在她口家世代遗传□□☆。山村里重男轻女的习俗使她爹无法接受幽兰仍然是个女娃的事实☆☆□□☆,于是把她送给一辈子没结口婚的谢伯做女儿☆□☆□☆。

  五

  桃嘉流产了□☆☆,看得出是个刚刚口成形的女娃□☆□,胳膊上也有一枚朱口砂痣□☆□。娘常常会在夜深口人静的时候自言自语地念叨着造孽呀造孽☆□□,然后做上一锅红枣粥口叫我给口桃嘉送去☆□□。但是在幽兰的后口事处理完后□□☆☆,桃嘉却在某个清晨消失得无口影无踪了□☆□。

  她应该是去山的那边看海去了☆☆□□□,去找那没有边际口口的自由☆☆☆☆□。

  娃儿三个月了□☆□□□,他的口眼睛却总是喜欢盯着某口个地方直勾勾地看☆☆□□□。报应啊□☆□,我哀号□□☆,该遭报口应的是口口我□□☆☆□,为什么要让娃的眼睛瞎掉呢?

  好长啊☆□□,头一口次口发现原来人生竟是这么漫长☆☆□□,我就口这么一直寂寞着□☆□□☆,一直口忏悔着□☆□□☆,寂寞地口陪着时间等待☆□□。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漂亮的女人有毒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