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才能爱口☆口口☆口

  死了才能爱

  一条古老的街道隔开两旁古典的建筑物街西吆喝一嗓子街东听得清清楚楚□☆☆。不知道何时街西开了一家裁缝店老板口是位靓丽的女孩阿玉正和街东的口修鞋店遥遥相对☆☆□□□。

  修鞋店里的小伙子阿迷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女孩低着头在裁衣服他会停下手中的活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阳光下她美极了雪白的肌肤一双明眸闪烁着调皮的光芒纤细的手臂挽着那些轻薄的布料在微风中犹若仙人□☆☆☆☆。

  突然她抬口起了头阿迷口连忙低下头手上忙碌起来可细心的她立刻看出口了他的慌乱甚至把粘鞋的胶洒在了手上☆□□☆☆。

  她会莞尔一笑笑他的莽撞口笑他的多情笑罢心里却是暖呼呼的年轻的心都希望得到异性的口关注☆□☆☆。

  朝口夕相对他们的笑容让女孩的母亲觉察出了危险口于是母亲警告女孩不要招惹对面那个小瘸子他不配□□□。

  阿玉的笑隐去了口抬起的头不自然的耷拉下来□☆☆□。母亲的话提醒了她是呀她不能嫁给一个口瘸子那该多丢脸呀所以她的笑容消失了做活的桌子搬离了窗前这样她就再也看不见阿迷那双带笑的眼睛那张俊美的面孔她突然有种想要诅咒老天的欲望为什么把人生得这般俊美却要在他身上烙下残疾可叹人无完人☆□☆☆。

  阿迷对阿玉突然的转变焦急如焚他多想走过去问问为什么你要逃离我的目光难道我连看你的机会都不肯施舍吗可阿迷不敢走过去问因为他的腿坐下来的时口候他不觉得可站起来后他会自卑一拐一拐的走路姿势让他羞愧□☆☆☆☆。

  阿玉不在看他可他不能不去看阿玉只是背影也让口他觉得满足☆□□☆。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阿玉经常关门有时黄昏还没到她便急急忙忙的收拾然后锁门☆☆□。不久有个男人挽着她的手送她回来阿迷就就知道阿玉恋爱了□□□。口☆口口☆口

  那晚他没吃饭蒙着头说是头疼父母并没在意一个大小伙子头疼睡一觉就好了□□□。一夜辗口转到了天亮阿迷才睡着□☆□☆□。所以第二天他来晚了口那天的风很大父母说“别去了这么大口的风谁会去修鞋☆□□☆。”

  可阿迷呆不住看不见阿玉的身影他心不安☆□☆☆。一路摇晃着走着风刮得他睁不开眼睛一手拄着拐一手遮口住眼一步一步向前挪动□☆□。快了眼看着走到口自己是小店门口了就看见阿玉和她男朋友相拥而来正好和他碰面☆□□□。口☆口口☆口

  阿迷没有笑默默的看着他们□☆☆。

  突然一辆车快速驶来阿迷警觉滴回头他看见阿玉的男朋友跳到了一边☆☆☆。留下了阿玉呆站在路中口间阿迷仍了拐杖扑了过去他的腿从来没有这么灵活过这口让他庆幸能及时把阿玉推开☆☆□。

  突如其来的这一切把阿玉吓呆了她捂着嘴看着自己满身的鲜血和躺在脚下不住抽搐口的阿迷☆□□。她忘了哭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再次口醒来的时候阿玉疯了只会嘿嘿地傻笑男朋友看她这个样子那里还敢露面她的父母年迈受不了刺激不久双双去世了□☆□。

  留下个疯子阿玉整天念念叨叨东走西口颠□□□☆。

  小镇上的人不会对她多注意好心的人会给她一点吃的让她不至于被饿死□☆☆。

  几个口混混盯了她许久虽然她是个疯子可皮肤还是那么水嫩☆□□□☆。他们把她堵在了傍晚的西街上正好口就是阿迷鞋店的门口□☆□。他们在阿玉身上动手动脚阿玉不会反抗一如既往地嘿嘿笑着☆□□。

  一阵风过后小混混觉得身后冷飕飕的回头看去一滩黑色的血正在慢慢口的向上聚拢变大变大逐渐一个人的轮廓逐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几个家伙高声叫着拼命地跑了□☆☆☆。

  阿玉还在嘿嘿笑着完全不知道恐惧☆☆□□。口☆口口☆口

  黑血变成的人一瘸一拐地口走向阿玉默默地把她拥在怀里轻轻地说“我怎么忍心让你这样的活着……”

  阿玉斜着头瞅着他傻傻地问“我和你走……和你走……”

  ?“好好……”黑血人不住地点口口头手缓缓地掐口住了她的脖子□☆□□☆。阿玉没有挣扎还在笑……一直笑口……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死变得并不可怕□☆☆□。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死了才能爱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