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入旧梦口☆口口☆口

  恍入旧梦

  最近老罗心里很是矛盾儿子儿媳让他老两口去偏远的小县城带孙女□☆□□。

  高兴的是罗氏一脉延续了下来孙女乖巧可爱☆□☆☆。

  烦心的是原来设定的告老还乡计划无限延期更烦心的是他觉得这个县事事处处比家乡落后☆□□☆。

  老家号称省城的后花园早在二十年前市政府就提出消灭瓦片现在街道楼厦林立整洁宽阔而这县城是抛下旧城建新城旧城风化严重的古城墙边还有许多青瓦木铺板的旧民居数条小巷街窄路口烂□□☆□。再说行道树吧老家已换了几茬先是速生树白杨然后是法国梧桐文口革反帝挖去法国梧桐种上焦裕禄治沙用的泡桐改革后改种小叶榕现在又换上银杏白玉兰香樟桂树这里呢还是法国梧桐老气横秋☆☆☆。

  中秋的文艺口演出这里的主持人口没用幽默风趣撩口人煽情的串词报幕还是“下一个节目”请人口吃饭夸张地说成“坐席”问好仍是“你吃了没口口有”童年记忆中的很多场景在这里重现进城的乡民身背竹背篼头上还裹着白帕子□□☆。小街边的木铺板上摆放几十个灰头土脸的小篾盒盛满竹口叶草梗桑皮树根号称百草堂更有甚者自命中草药研究所赫然挂着包治诸癌的广告□□☆□□。一些在其他地方绝迹的行业却在口这里存活信息部打卦化水制口作吊牌锦旗钉杆秤雕章修表篾口货铺棺材铺……走在街上恍入旧梦□☆□☆☆。

  更叫人眼熟的是几个小馆子专卖稀饭红苕玉米糊暗黄色桌面上油渍反光摆几口个土碗盛满了切得细碎的咸菜萝卜生姜豇豆迎来一批又一批食客的挑挑捡口捡大概是便宜量多的原因店里常坐满穿着校服的学生☆☆□。老罗似乎在那里看到自己的身影三十多年前在自己就读的学院外也是这般光景☆□☆□。

  最叫老罗揪心的是交通这旧城路面很窄人车不分流还经常开肠破肚埋放管道电缆街头巷尾时时有排排载人摩的占据路面□☆□□。他得每天小心翼翼地用电动车载着孙女跑五里地上下学在这街上来回跑四趟☆☆☆。躲老小防摩的让汽车钻缝趁隙紧张极了□☆□□☆。汽车喇叭嘀嘀嚷得人心神不宁□☆☆☆□。卷一阵冷风飚车党从侧身呼啸掠过爆几声粗口口拼命族对车头迎面撞来真是刺激惨了□☆☆。

  这几天街上人车口特别多听说是前面断道拆迁分流过来的□☆☆。口☆口口☆口午后老罗好容易将孙女送到学校缓口气调车头返回刚开始加速斜地里飚出来一辆自行车可能是那骑车的骚年忙昏了头直端端撞将来老罗本能地猛带刹车车身霎时失去平衡随即倒下将老罗压倒在路面□☆□。自行车一拐弯口儿溜口口口了☆☆□☆。

  老罗在车下一时挣挫口不起来周围急忙过来三四个人有的帮着扶正电动车有人问老罗有啥事没有有人直接弯腰扶他起来□☆□☆□。其中一人头戴黄色安全帽衣着迷彩服弯腰动作太猛致使上衣左胸口袋里的手机啪的掉在地上老罗在大家搀扶下站起身来自觉没事深深谢过众人☆☆□。

  正推车欲行时一眼瞥见那扶他的穿迷彩服的人正在摆弄手机仔细瞧瞧原来刚才摔坏了□□□。老罗心里很不安我虽没口毁他的手机可口他手机因我摔倒而坏☆☆□□。心想口那山寨智能机修修也不贵就说“老弟连累口你了手机去修修吧☆□☆。”

  “哦去看看也要口口得□☆☆。”

  于是两人来到修理店外师傅口口几经检查得出结论“主板坏了要换口一百五十□☆☆□☆。”

  老罗掏出口口钱夹口子掏口出一百五口十来“换吧要包用哟☆□☆□。”

  师傅正要伸手来接迷彩服压住老罗的手说“不修了修了也保口口不准没问题我想还是买部新口机子好些☆☆□□☆。我昨口晚逛街还看了口口一口部口新金立才七百块□☆☆□。”

  听他这口话老罗心里打起小九口九来☆☆☆。刚被大家扶起来时他想起多年前自己几次跌倒都及时被人们搀扶起来近十来年老家已很少有人做这事顾虑被碰瓷人与人的关系疏远了□☆□☆☆。这儿的人们还保留了这种口良好风气实在叫人感激☆☆□☆☆。但迷彩服提出要口买新机这就得研究研究了首先他把手机放在左胸口袋很可疑人们习惯是放在裤兜里的□□☆。其次口要求口买口新手机有借烂手机换口好机之嫌□□□☆☆。再说呢换了新机要是他不满意咋办打烂旧缸赔新缸新缸没有旧缸光口他会说里面信息丢失损失若干恐怕后患不少最后也是最伤脑筋的一点自己退休金才两千出头七百这眼下还真拿出不来达不到迷彩服的要求后面的麻烦……想到这些他不觉仔细打量了迷彩服一下黑红脸膛圆脸扁鼻五十岁出头上装还看得过去下口装溅满污泥点子脚上半胶解放鞋更糊满了黄泥巴□□☆。不妙没准这人会讹上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

  于是老罗又添五十口元钱成两百递给迷彩服“老弟为我你摔坏机子抱歉得很我带的只有这么多粗糠不肥田也可松松脚☆□☆□□。你收下吧☆☆☆□☆。”

  迷彩服脸色更红了连连后口口退仿佛递过来的是一团烫手的煤球“你老师口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人吗机子摔坏只怪我没收拾□□☆□□。我在园林局打工浇树灌花机子怕水放上衣兜了要加根绳子就没事□□☆。哪能怪你呢”

  “老弟你口先同意修理机口子咋变卦了呢”

  “我先以为几十块修得好哪晓得要一百五□□□。我想买金立给七百要返六百话费实际才用一百那机子好得多所口以口干脆换了☆☆□☆□。不管钱多钱少我都不会要老师你口的钱☆☆☆☆。要了一分钱我会被人家口水淹死☆□□□☆。少陪了□☆□。”

  他话一说完仿佛自己做了不光彩的事急勿勿转身走了□☆□☆。

  这样结局太口出意外老罗一时怔住了☆□☆。好一阵子他才确认这场自认口天大的麻烦烟消云散了自己的一切心计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老罗觉得这老城不仅市容市貌和二十年前家乡一样市风民俗也和那时的家乡一样淳朴温馨☆□□☆□。口☆口口☆口他又想这城市拆口迁已逼近老城但愿拆掉的仅是脏乱差而保留下这里的淳美民风☆□☆。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恍入旧梦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