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怪谈口☆口口☆口

  民间故事怪谈

  阿翔是村里的好青年学的一身挖掘机手艺小伙子又勤劳能干很快赚了不少钱□□□☆。后来娶了一个漂亮媳妇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无不被村里人所羡慕☆☆☆☆□。

  天有不测风云谁承想阿翔这个健壮的大小伙子突然瘫痪了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以上可以动弹☆☆□。家里人都非常着急到处求医跑遍了城里的各大有名的医院□☆□、可最终也没查出什么病因☆□☆□。眼见阿翔的怪病日益加重甚至吃不下饭只能吃些流食度命□□☆☆。而且由于到处求医住院家里口的积蓄也已所剩无多☆☆☆。

  直到有一天久卧床榻的阿翔似乎想起了什么激动地把媳妇叫到身前□☆□☆□。由于病情加重阿翔的口齿都已经含糊不清他吃力的说口道“不用给我治了□☆□□☆、我□☆□、我这是报应啊”

  原来事情的起口因是在几个月前阿翔和朋友在工地干活在施工的时候推出了一个圆状的黑色东西隐隐约约还在动阿翔和他的朋友都很好奇赶紧下车想看看是什么东西□☆□。这一走进只见是一只脸盆大小的鳖这下可把两人乐坏了阿翔不由分说从车上拿起铁锹就将那鳖的脑袋铲了下来晚上工地歇工以后二人把王口八放到锅里准备美餐一顿可就在这时阿翔的手机响了是他的老婆催促回家吃饭阿翔对老婆的话言听计从无奈只好放弃到嘴的美味回家去了□☆□。

  阿翔在病床上躺了四个月最后还是死了□□□。据说阿翔的那个朋友美美的吃了一顿鳖肉回家口的第二天便上吐下泻吐得泻的全是血

  诈尸

  在我们村儿里有个习惯老人去世之后要停尸三天然后再出殡□☆☆☆□。因为地处偏僻村子里的人观念也比较落后所以在我们那里还流行土葬□□☆□。

  有些朋口友说我骗人说没有土葬了☆□☆。虽然相关部门也干涉了几次但是由于这是少数民族风俗使口然相关部门的领导干部也向上面打了几次报告不过最后省里的相关领导以尊重少数民族传统风俗为由准许我们村里的非公职人员进行土葬□□☆□。

  去年夏天我们村儿张大光的老娘去世了☆☆□□。张大光的儿子张建军跟我口好朋友于是就邀请我去参加葬礼□□□。为了表示重视我提前几天就跟公司请假回了老家□☆☆□。

  回到村里我就跟张建军联系了口一下原来三天他一直在给老人守夜☆☆□□。按照村里的规矩要儿孙给老人守夜而且女眷是不口许守夜的☆□☆。最重要的是守夜的时候灵前要摆放一个铜盆要不停的往铜盆里添纸钱不能让盆里的火灭了□☆□。因为张建军口是家里唯一的孙子所以这个事儿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建军要不晚上我跟你一起守着吧☆☆□。你还能歇会□□☆□☆。”我提议道☆□□。

  “那太好了口你口替我口守口着我还口能眯一会儿□☆□☆□。”张建军也欢迎我来☆□□☆。

  有至交好友跟着守夜不算违反村里的规矩□☆☆。而且如果能叫来十个八个好友来跟着守口夜还是好事让老人看到自己家后人有这么多人帮衬能走的放心☆☆☆☆☆。但是关系必须是最好的朋友而且必须是跟老人也熟悉的才可以□□□☆☆。我小时候没少来张建军家玩儿他奶奶我也非常熟悉老人家给的好吃的我也没少吃□□☆□。所以我来跟着守夜张家人也表示欢迎□☆☆。

  “建军我看你咋一点都不伤心呢”漆黑的夜晚万籁寂静我往铜盆口里放了一张纸钱之后问到☆☆□□☆。

  “有啥伤心的你也不寻思我奶今年都多大岁数了□□☆□。都九十六了而且也没遭罪算是口喜丧了□☆□☆。”张建军给我口解释道□□☆□☆。

  我想了想也是张奶奶已经九十多岁了□☆☆□☆。而且回来后我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点张奶奶的身体非常好九十多岁还能自己去赶集大包小裹的买东西往家里拎□☆☆☆□。前几天张奶奶感觉自己大限将至便将所有的儿女都叫了回来把所有的后事全都安排了一遍把自己名下的房产耕地什么的全都分配给了几个子女□□□。

  张家人觉得老人奇怪可是看到老人硬朗的给他们分配财产也没有多想□□☆☆☆。晚饭的时候老人还喝了二两小酒在女儿的服侍下早早上床睡觉了☆☆□。其他家人还在饭桌上推杯换盏大家看到老人精神状态和体格非常好便以为是老人老糊涂了所以纷纷准备明天一早各回各家因为每家地里还有活要干☆□☆。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么精神这么健康的老人在第二天却突然去世了☆□□。老人每天早起散步几十年如一日☆□☆□□。可是今天却没有起来家里人便以为可能是昨天老人喝酒了所以早上想多睡一会儿☆□☆☆。口☆口口☆口可是一直到吃早饭的时候老人也没有任何动静女儿便去老人的卧室叫老人起床□☆□☆。而炕上的张奶奶已经去口世多时了□☆☆□☆。

  我和张建军一边聊天一边给张奶奶烧纸不知不觉便到了午夜时分□☆☆。感觉有点饿我便去厨房口找些吃的东西张建军自己留在灵堂里烧纸□☆☆。

  不一会我端着一盘子酱猪蹄和一盘牛蹄筋胳肢窝夹着一瓶白酒☆☆□☆□。这些东西都是准备明天出殡之后用来招待宾客的我也不在乎那么多先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和张建军就一边喝酒吃菜一边烧纸☆□☆。不过在灵堂喝酒之前要按照规矩先给逝者敬酒☆☆☆□□。我走到棺材旁边灵堂里的棺材是不盖棺材盖的看着面容如生的张奶奶恭恭敬敬口的敬了一杯酒□☆□☆。张家为了操办张奶奶的后事也算是尽心尽力了□□☆☆☆。因为是夏天怕张奶奶的尸体有异味所以张大光给灵堂里安装了空调这还是我们村里安装的第一台空调☆☆☆□□。

  和张建军喝到凌晨两点口多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只黑色的大猫蹲在张奶奶的棺材上□☆□。那黑猫发现我在看它于是噌一下跳进了棺材里□□☆□。

  因为从小就听别人说过黑猫碰到死人会诈尸于是我就赶紧跑到棺材边上往里面看可是里面只有张奶奶安详的躺着并没有什么黑猫□☆☆。

  张建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问我出了什么事情□☆□□☆。我便把自己看到的和他讲了一下☆□☆。他也反复的查看了一遍棺材里并没有我说的黑猫☆☆□☆。于是张建军哈哈大笑着说“你小子是不是喝多了看错了吧”

  我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可能真的是自己看错了☆☆□□。于是我俩嘻嘻哈哈的接着喝酒聊天☆☆□。一直到早上张大光来接班我俩才回到房间里睡了一会□☆☆☆□。至于黑猫的口事情我俩就以为口是眼花了再加上喝了点酒就没有提起☆□□□。

  睡到七八点钟张大光便来喊我和张建军说到点该出殡了□☆□☆□。因为是不是家里人所以不用披麻戴口孝张建口军换好孝服便开始钉棺☆☆☆□☆。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张建军站在队伍的开头给老人打幡张大光一边走一边撒着纸钱☆□☆☆。一路上吹吹打打还伴随着张家人的哭声出殡的队伍便缓缓向坟地出发☆□□。

  队伍刚出村走到村口的一个水塘旁边突然棺材发生了晃动☆□☆□□。跟在棺材旁边的张建军的姑姑以为是路不口平坦便对帮忙抬棺材的几个村民说“稳当点稳当点过了这段路就好走了☆☆□□。咱们慢点别颠着我妈□☆□☆。”

  那几个帮着抬棺材的人也是点头答应☆□☆。可就在这时棺材里面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好像有人在用力口的砸着棺材的四壁☆☆□☆□。吓得几个抬棺材的人直接把棺材扔到了地上众人也顾不得悲痛都围在棺材四周看着突发的状况□□☆。

  张大光赶紧让我和张建军去请我二姨过来☆□☆□☆。我和张建军一顿狂跑去了二姨家可是二姨并不在家原来二姨一早便去了张家帮忙做饭等着出殡队伍回来就开饭□□☆□☆。于是我和张建军又跑到了张家□☆☆□。

  在张建军家的厨房里找到了炒菜口的二姨我俩气喘吁吁的把事情说了说的也是前言不搭后语虽然二姨没明白我俩要说什么但是也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于是二姨连围裙都没脱就直接跟着我俩往村口跑□□☆☆。

  当我们来到村口的时候棺材已经被毁坏了而出殡队伍里的人也都四处逃窜☆□□☆。口☆口口☆口有的人爬到了旁边的房顶上有些人窜上了口路边的柴草垛☆□☆。看到我们过来房顶上的人口远远就向我们挥手不让过去□□□☆☆。

  我们也上了房顶从众人口中得知原来我们走了不一会张奶奶就拍坏了棺材从里面爬了出来张奶奶的女儿看到老娘爬了出来便壮着胆子上去查看没想到被张奶奶一把抓住按倒在路边大家就惊慌四散□☆☆☆☆。

  因为大家看出来是诈尸了都往高处跑因为传闻都说诈尸的尸体是不会爬高的☆☆☆□。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才想起查看张奶奶和她女儿结果这一看全都惊了一身冷汗□□☆。只见张奶奶抓着她女儿在拼命的啃咬她的口胳膊还传来了张奶奶女儿凄惨的尖叫声可是没有人敢过去救她□□☆□。

  现在我们赶来张奶口奶的女儿已经没有了声音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就那么躺在血泊里胳膊上的烂肉一块一块的散落在身边好像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在看清楚状况之后二姨便爬下了房子口只身来到张奶奶身边☆□□。而张奶奶好像在品味美味一般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二姨☆□□☆。

  二姨咬破了舌尖混合着唾液“呸”的一口就吐向了张奶奶张奶口奶身子一挺直接就躺倒在地☆☆□☆☆。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棺材的碎木头里钻口出了一只黑猫盯着二姨“喵~喵~”的叫口了两声☆□□□。而这只黑猫正是我昨天看到的那只☆☆□□☆。

  二姨有一口把血液混着口水吐到了黑猫身上黑猫像受了惊一样弓起后背然后一个转身向村外跑去□☆□。

  这时二姨才招呼众人抢救张奶奶的女儿和重新给张奶奶入殓☆☆□□☆。二姨告诉张大光这黑猫是一只尸猫想要借尸还魂没想到张奶奶身上怨气太重所以才被二姨有机可乘☆□☆☆。而怨气重的人都是因为横死张大光对二姨十分信任便到派出所报案经过法医验尸发现张奶奶是被掐住脖子窒息而死而凶手正是张奶奶的女儿□☆□。

  张奶奶的女儿虽然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但是一条胳膊却是彻底的废了落下了终身残疾□☆☆☆。据她自己在派出所的口供因为张奶奶在分配财产的时候给她的份额特别多她怕以后老人会反悔便在晚上杀害了老人□☆□。

  张奶奶最后平平口安安的下葬了不过已经不是喜丧了大家都哭的死去活来☆☆□。而张奶奶那个不孝的女儿只能在监狱里度过她的后半生了□☆□。

  狼祸

  我父亲是个包工头前些年松花江的一个支流的上游要修建一个大型水库□☆☆☆☆。父亲便通过关系从承建的公司里分到了一部分工程□□□。

  当时我还在上小学暑假期间便去父亲的工地玩儿因为是修建水库下边是一条大江而两边都是大山父亲怕我贪玩儿跑丢了白天的时候便时时刻刻把我带在身边晚上在简易房里辅导我写暑假作业□☆□☆。

  本来父亲是跟工人们一起住在工棚里的好点的工棚是类似于行军帐篷的造型还有个直接用几根木棍支撑起来上面普一些草帘就当做睡觉的地方了☆☆□☆。因为我来了父亲便跟承建的大公司商量租了一间用来存放设备的简易房比工棚的居住条件要好多了至少非常干净□□☆。

  虽然每天跟着父亲在工地四处走非常辛苦但我还是感觉非常好玩儿□□☆。而且附近村子里的村民也经常拿一些山货野味儿来工地卖给干活的工人☆□□☆。因为父亲是包工头而我是工地唯一的孩子所以无论谁买了野味都会给端来一碗所以野鸡兔子之类的我也经常能吃到☆□□。

  这天我跟着父亲在工地看着工人们在口干活这几天说是有洪峰要到口我们这里所以工人们都是加班加点想抢在洪峰之前把这里加固□□□☆☆。要不然等洪水到来了没有加固的基础建设会被洪水冲毁☆☆□☆。

  我正在看着工人热火朝天的搅拌水泥灌进一个个不知名的孔道里☆□☆。就在这时候突然我发现来了一个老头赶着毛驴车□□☆☆。口☆口口☆口我便跟父亲商量想去看看父亲也知道口肯定又是有附近发居民来卖山货或者野生动物了□□□。所以也同意我过去看热闹只是让我小心点因为有些村民带来的是活物所以父亲反复的嘱咐我要小心只能看不许摸☆□☆☆。

  我来到老头旁边这老头我也认识总是挖一些山野菜来卖给工人☆□□。老头也认识我便招呼我过去给我看好口东西□☆☆□□。

  这时候已经口过来了五六个工人围观我也不害怕就走到驴车旁边查看□□☆。老头掀开盖在驴车上的麻袋片下面口赫然躺着一只狼□☆☆。众人本来都围在驴车的旁边可是看到狼之后呼啦一下都往后退了几步和驴车保持一定的距离☆□☆。

  老头坐在驴车上一个劲儿的嘲笑大家胆子小告诉我们这只狼已经死了☆☆☆□。说着他还不停的用手拍打着死狼☆☆☆□□。这只狼也是奇怪别的村民也有口拉着死狼来卖的不过从来没有这么大的体型☆☆□□。我们之前看过的狼都是灰不啦叽的看着特别脏可是这只狼却是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而且身上非常的干净连爪子上都没有沾到泥土☆☆☆□☆。

  有些人便笑话这老头说他把死狼打理的这么干净是不是给这死狼洗了个澡就为了卖个高价嘛☆□☆☆□。老头急了死活不承认是自己给死狼洗澡了说自己打死这只狼的时候它就是这么干净的□□☆。

  然后老头就开始吹嘘他在挖野菜的时候是在哪里如何发现这只狼的而且当时这只狼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又是如何神勇的打死了这只狼又是多么多么不容易才把这么大的一只狼给拉下了山☆□☆。

  这下子老口头可被人抓住了漏洞有个人工人嘲笑他“老头你从山里把这狼拽出来那这狼咋还这么干净呢肯定沾一下子泥啊”

  老头无论怎么解释说这狼身子不沾泥水工人们就是不信☆□☆□。不要说工人们就连我都不信天天在工地转一圈我身上都是一层的泥土父亲每天在我睡着后都要给我洗衣服更不要说是从大山里拖出来了肯定脏的不成样子□☆☆☆。

  老头见大家都不相信他便用手在泥路便的烂泥坑里捧出了一捧脏水直接泼到了白狼的身上□□□☆☆。可是接下来的画面让我们都惊呆了因为泼在白狼身上的泥水并没有弄脏尸体□□□☆。而是从尸体上滑落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老头开口就要一千块钱口这相当于当时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所以大家都是看热闹想买的人口多却没人舍得☆□☆☆。我便回头去找父亲想让他把这只狼买下来吃了因为在我眼中这狼肯定是成精了☆□□。就算吃掉不能跟唐僧肉一样长生不老但肯定有好处说不好我和父亲就能成神仙了□□☆☆。

  当我拉着父亲回到驴车那里的时候这只死狼已经被另一个包工头给买了下来☆□☆□。看到我拉着父亲过来也猜到了我的心思便大方的要分给我父亲一块说自己也吃不了这么多的肉□☆☆☆☆。可是父亲并没有要硬是把哭闹的我拉回了口简易房□☆☆。

  父亲见我不停的哭闹就跟我解释说那个大白狼都成精了要是吃了它肯定就遭报应了☆☆□□☆。因为年龄小我口便被父亲吓唬住了也不敢再哭闹□☆☆☆。就连那个包工头叔叔端着一碗狼肉给我送来我都没要□□☆☆。因为母亲去世的早我生怕父亲再遭报应离我而去□☆☆☆。

  说来也怪就在当天晚上本来晴朗的天空就突然刮起了大风还下起了暴雨风雨整整刮了一夜☆☆□□。凌晨的时候父亲从简易房的窗户看到外面简易工棚被风吹倒了便出去救人我就趴在窗口看着大人们在外面忙活☆□□□☆。

  早上风停雨歇父亲说工棚大部分都吹翻了有十多个工人受伤全都是买狼的那个包工队的□☆☆☆。那个包工头的车拉不下这么多人便把父亲的车也借了去送受伤的工人去医院☆□☆□□。

  简易工棚都是临时搭建的所以工人受伤都不重当天便回到了工地☆☆☆。因为白天的时候他们包工队一部分人去医院治疗了所以工程进度稍微落后了一些□☆□☆☆。可是到了当天深夜原本预计还有好几天才会到达的洪峰突然提前到来了而加固工程还没有完成很多基础建设都被冲毁两侧的防护堤也被冲毁了一大段□□☆。

  而这些被冲毁的地方全都是那个买狼的包工队所承包的工段☆☆□☆□。让整个工程的承建公司把那个包工头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责口令他们在洪水退去之后把他们工段所有工程全部返工☆□☆□☆。

  虽然不清楚这是不是父亲说的报应不过接下来的这件事我却知道肯定是报应□☆☆。工地上在当地也雇佣了不少的工人有一个年轻的工人每天回家睡觉清晨再回到工地可是有一天这人却没有来工地而也没有回家于是大家找了好几天通往村子的路旁找到了一条人腿经过警察的调查最后得出结论说是受到狼群攻击被野狼给吃了□□□☆。

  而这附近根本从来没有成群的野狼出现过只有零星的一两只狼也都是躲在山里不敢来人多的地方☆□□。而那个死掉的人就是当时卖白狼老头的儿口子☆□□。当时因为尸体只剩下一条腿也无法确认死者可是附近失踪的人只有那个老头的儿子于是警察取了老头的血样跟尸体对照才最终确定了死者身份□☆□。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民间故事怪谈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