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酒楼之送佛难口☆口口☆口

  清华酒楼之送佛难

  据说我们10位校友聚餐的清华酒楼是老知青开的□□☆□☆,说是有那么几位当过老知青的兄弟姐妹因为文革耽误了他们的升学□☆□☆,他们下乡返程之后就先后并分别开办了以清华□☆□、同济☆□☆、南开等大学名号冠口名的酒楼☆☆☆。我们这些原江苏师院附中的口老三届□☆☆□,不也是因口为文革造化弄人才不得不无法正常考入名牌大学的吗□☆□□☆?否则□☆☆□,我们的际遇也不会坎坷多舛□□□。当然经历☆☆☆☆、阅历的丰富也是一种财富☆☆☆□,我们这些过来之人不就是聚集一堂在笑谈人生了吗□☆☆□。

  可能是因为盛永钊学长口席间展示出他的收藏品——玉雕佛像的诱因吧☆□☆□☆,宗凯琦突然就插话:“我家也有一口口尊佛像□☆☆,我眼下正为此事发愁呢□☆□□!”

  宗凯琦家的佛像是有来头的:话说那口年她跟团出游到了张家界□□□☆,游着游着就随大流进入到一个庙堂之中□□□☆☆。说来也是不同寻常啊□□☆,在那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人堆里□☆☆,口☆口口☆口偏偏只有宗凯琦等3人被相中留下□☆☆□☆,留下来接受据称是藏传佛教12世转世朱古(活佛)的摸顶□□☆☆。

  真正是受宠口若惊啊□□☆☆☆!包括宗凯琦在内的这3名游口客被摸顶之后☆☆□☆☆,各个精神矍铄□☆□、如同浑身上下口都在佛光佑护之中☆□□☆□。活佛说:“你们每人都得请一尊佛像回去□☆☆□☆!这样□☆□,佛的庇佑就能天天陪伴左右□☆☆□☆。”

  “请□☆□?就是花口钱口买吧□□□☆?”我明口知故问:“那得要不少口口钱吧☆□□?”

  “就是叫请☆□□□!”宗凯琦还是不直接说口口花钱购口口买□☆☆☆□。

  “这个情况我也碰到过的☆□□,”潘振涛学长接过话头:“记得有口一次☆□□,我带队带着口单位20多名同事☆□☆□☆,也是到了张家界□□☆□☆,也是被活佛鼓动着请佛像☆☆☆□,结果只有2人经不住现场气场的妥协□□□□,他俩就花钱口各自请了一尊佛像□☆□☆。其中花钱花得最多的□□□□,一次性付出1700元人民币□☆□□。不过□☆□,那两口人口回口到苏州不久就口后悔不跌☆☆☆☆,简直恨口不得要抽了自己耳光才解气☆□☆!宗凯琦你出了多少钱□□□☆☆?”

  “反正我钱包里的现金全部掏尽了☆□☆☆,”宗姐还是没说具体数目□□□□,她只口是接口着说:“现在我知道那金身佛像只是镀金的了□☆☆□□,因为外表的镀层已在剥落了☆□□☆。”

  “你究竟花了口多少钱☆□□?”我们在座的有的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是不是也有1700元哪□□☆□□?哦☆□☆☆,没有啊□☆□☆☆。那么口1000元总口有的吧☆□☆☆□?”

  “嗯☆□□□☆,差不多□☆☆☆。”宗姐软口软地附口和☆☆□☆。坐在宗姐口身旁的蒋一平学姐始终就没有插嘴☆☆☆□□,她从落口座时有人问“是不是就是酱油瓶啊☆□☆□□?”她答复“我就口口口是酱油瓶□☆□☆□!”而后☆☆☆☆,蒋姐就口一直保持着用眼神与大家互动的口状态□☆□。

  “佛像很灵口验口的□☆□☆☆!”宗姐说得虔诚:“在张家口界盘旋的山路上□□☆□□,由于路况颠簸☆□☆,许多许多人都呕吐不止□□☆☆☆,可体质不算好的我愣是没有反胃的感觉□☆☆,这是我感觉非同往常的□□☆!”

  “那么☆☆☆☆□,你家的口佛像你还有啥纠结的口呢□□☆☆□?”有在座的校友不解□□☆。

  “情况是这样的☆☆□,”宗姐解释:“我家最近要搬到新房子去住了□□□,新房子里没有摆放佛像的位置☆☆□□。于是我就琢磨着要把佛像送人☆□☆,可是总也找不到口投缘的可送之人□☆☆☆。”

  “联系口一下相关的寺庙☆☆□□□,办一个交接手续☆☆□。”有在座口的口校友支口招□☆□□☆。

  “这个手续怎么办哪□☆□☆□?”宗姐的表情显示她确属不明就里□☆☆。

  “哎哎□□☆☆,何不请教口一下在座的张恒善口啊☆☆□?”还是口校友口在支招:“张恒善可是信佛教的☆□☆□☆。信不信☆☆☆□□?一只蚊子叮到张口口恒善手臂上☆☆□□☆,他不但不会打死或驱赶之☆☆☆☆□,反而还会任那蚊子叮咬的□□□□。”

  大家伙儿于是齐齐地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张恒善学长□☆□☆,张兄鼻子里轻轻“嗯”了一声☆☆□□,算是认口同这个说法了□☆☆。我这才明白口过来□☆□,怪不口得张兄这么瘦呢□□☆☆☆,原来是他口除了不吃荤腥☆☆☆、就连吃素吃下去的那点养分也是大多被蚊子摄取了去☆□□□□。只不过☆☆□□,张兄对于宗凯琦家藏佛像的转送途径并没有给出建设性的意见☆□□□☆。

  “你这是准口备要改变口信仰啊□☆☆□?”我故意绕开主题向宗姐打趣□☆□。

  “我没有要口改变信仰啊□□☆□☆?”宗姐说得实诚☆□☆。

  “刚才你不是说☆□□☆,你们小区里有一位30来岁的小伙子口一直在企图劝导你跟他入教信了基督吗☆□□□?”我继续歪打歪闹☆□□☆。

  “是有一位小伙口子这么做来着□□□☆,可我没有要跟他去信奉上帝的意思啊□☆□☆☆!”宗姐的口吻不像是假的□☆☆。

  “要不☆□□☆☆,口☆口口☆口口你就把佛像送给了口张恒善吧☆□☆□□!”说这话的好像是马根元☆☆☆□、口☆口口☆口或者是潘振涛☆□□,我记太清楚了□□☆□☆。

  “宗凯琦是受惠过口那尊佛像的☆□☆☆!”张恒善只说到此就没了下文□□☆□,但是他不会接受那尊转送佛像的含义口似乎无争□☆□。

  “你如果信仰至诚☆□☆☆,那佛像就不该送人的☆□□□!”我是将调侃作为佐餐佳口品的□☆☆□,不弄个气氛热烈我就不会罢休□☆☆。

  “我的口意口思是☆□☆,”宗姐不假思索:“不可全信☆☆□☆,也不可口不口口信☆□☆□!”

  “那就麻烦□☆☆☆,那就麻烦☆□□☆☆!”我假口口装口正口口经:“半信半疑☆□☆□☆,佛会生气的☆☆□!”

  “可以在新房子里口弄个佛龛□□☆,把佛像供奉在佛龛内□□□☆□。”这是俞解民口学长的建议☆□□□。“这还不够☆□☆☆!应该在新房子里弄个单间☆□☆☆☆,专门供礼佛所用☆□☆!”我还在瞎起哄☆□□☆。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清华酒楼之送佛难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