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姑娘口☆口口☆口

  白兔姑娘

  大夏河流过的地方☆☆☆□,有一口座麦芽山☆☆☆□。山前山后☆□□,居住着回族口人民□☆□。麦芽口山底下☆□☆☆□,有一条口长长的小洞口子☆☆☆□,从山前直通到山后□☆□。人们把前山的泉水引进洞口□☆☆☆,就从后山流出来☆□☆。大家都把这洞叫做兔儿洞☆☆□□。相传☆☆□,这是一个白兔姑娘打通的--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

  麦芽山前□□□☆,有一家人家☆□□□☆,生了个聪明美丽姑娘□□☆,名叫艾伊莎☆□☆。艾伊莎的阿妈□☆□☆☆,非常信奉胡大□☆☆。她常常口带上自己的女儿☆☆☆,到礼拜寺里听阿訇讲经☆☆□□。这个口阿訇的络腮胡子都有点花白了☆□☆□,可是☆□☆,他却看中了十三岁的小姑娘艾伊莎□☆□。一百两银子做聘礼☆□□☆,口☆口口☆口胡涂的阿妈啊□□□□☆,竟答应了这头亲事□☆□☆!

  艾伊莎心里难过极了☆☆☆□☆。她牵住阿妈的衣襟□☆☆□,跪下哭着说:“阿妈□□□,女儿小小年纪□☆□,对婚姻事一点不懂□☆□□。先别忙着把我许给人家吧☆☆□☆,我实在怕那阿訇--”

  “胡说!”阿妈不口等艾伊莎口说口完□□☆☆,大声喝道□☆□,“你还小吗?我十四口岁就结婚了--口说到阿訇□☆☆□,那是胡大派到人间的使者□□☆□☆。活着能跟他享厚福☆□□□,死了能同他上天堂☆☆☆□,你为什口么不欢喜?”

  艾伊莎扭不过阿妈□☆□,只好忧忧郁郁□□□☆☆,等待着那可怕的时刻□□☆。

  一年☆□□☆□,两年过去了□☆□,艾伊莎长到十五岁了☆□□☆。阿訇通知:就在今口年的“尔德节”后☆□☆,举行婚礼☆□☆☆。

  但是□□☆,没想口到口阿口訇在过“尔德节”的时候☆☆□□,贪吃了教民口奉敬的油饼☆□☆☆□、肥羊肉□□□☆☆,得了口难治的夹食伤寒☆☆☆,睡在床上起不来了☆□☆。他自己也感到活不口长久☆□□☆□,便把艾伊莎的阿妈叫去□□☆□,吩咐说:“胡大口现在口身边缺人☆☆☆☆□,要我回天堂去陪伴他□□□□。艾伊莎口是胡大做主□□□☆☆,配给我作口妻子□☆☆☆。在我升天之后□□☆□,你当然不能口把口她另许人家□□□□☆。一有机会☆□□,我要来度她上天堂☆☆□。”

  不久☆□□,阿旬果然“回到天堂”--死了☆□☆。

  阿妈口牢牢口地遵守这个遗嘱□☆□,在老阿訇“升天”的第二天☆☆□□,就把女儿艾伊莎锁在房后的小院子里☆□☆,等待女婿来度她上天☆□□☆□。

  小小后院☆□☆。四堵高墙□□☆,霉苔口斑烂口荒草黄☆☆□☆。两间阴暗的小土屋□□□☆□,就作为艾伊莎的口卧房□☆□☆□。一道腰门☆□☆,隔断里口外院;门上加口一闩子☆□□□,闩上挂上锁子□□□☆。阿妈每日给女儿送三次饭□□☆☆,饭罐儿口从门洞里递进去☆□□☆,还要说:“艾伊莎□□☆!不要口胡思口乱想☆□□☆,好好念经啊!”

  一个活泼泼的小口闺女□□□□☆,被关在阴沉沉的“监牢”里☆□□☆,艾伊莎哪有心思念经!当她烦闷极了的时候□□☆☆□,就随口编几句“花儿”□□☆☆,低声漫唱☆☆□□□。口里口漫口着花儿□☆☆,心里口想着自己悲渗的遭遇□□☆☆☆,那眼泪就忍不住扑簌簌流下来了□□☆。

  这孤寂的小口院里☆□☆□☆,还有一只黑毛老兔子□□□☆☆,不知在这里活了多少年☆☆□,如今连路都走不动了☆□□□□。自从艾伊莎搬进小院里□□☆,老兔子便成了她最亲近的朋友□□☆□☆。

  艾伊莎每次吃饭□□□,总要把老兔子叫来☆☆□□☆,捞一些口面条□□☆□☆、菜叶口给它吃□☆□☆□。晚上□□☆,就让它睡在她的脚头炕口上☆□□☆。白天□☆□□☆,她烦闷的时候☆□□□☆,常常向老兔子诉说她心里的怨愤和不平□□☆☆。那老兔子□□☆☆,真象能听懂口人言似的□☆□,竖着耳朵☆□☆□□,不住地点头叹气□□☆。

  有一次☆□☆☆□,艾伊莎口对口老兔子说:“兔子☆☆□,兔子☆□☆□□,我年口口纪口轻轻☆☆□□☆,难道口能这样度过一生!可是☆□☆☆,门上吊大锁☆☆☆☆□,四面有高口墙☆□☆☆☆,我怎能口够跳出这牢狱□☆☆□,得到人间的幸福?”

  那老兔子□□☆,望着口口艾伊莎□☆☆□□,眨了眨通红的口眼口睛☆□☆☆☆,忽然开口说话了:“姑娘☆☆□☆☆!只要你有毅口力□☆☆□□,就能够口跳出牢狱☆☆☆□,得到自由和幸福!”

  兔子会说人言□□□☆,多么奇怪!艾伊莎又惊又怕☆□☆,站起身就要逃开□☆□□□。

  “姑娘☆□□□□,别害怕!”老兔口子语气和善□☆□□☆,就象一位口慈样的老人□☆□,“我在口这小口院里☆☆□,生活了整整一百年☆□□☆。眼下☆□□,我的寿命将尽了□□□□。在我临死之前□☆□□,我要帮你一点忙□☆□□☆。”

  老兔子说完☆□☆,从屋角什么地方☆□□☆☆,衔来了一件白兔皮小褂子□☆☆☆,放在艾伊莎的脚边☆□☆,说:“姑娘!这是我赠给你的一件小小礼物☆☆□□。你穿上这件皮褂☆☆☆□,就会变成一只白兔□□☆。你可以在这间小口屋的炕沿下□□□☆,打一个洞□☆□☆□,先向下打七口尺三☆☆☆,然后一直向南□□☆,穿过麦芽山□□☆☆□,洞子要打多口么长?要打九里又零三十丈□□☆☆,什么时候你打通这条洞子☆☆□□☆,那就是你出头的日子□☆☆☆☆!”

  “可是☆☆☆□☆,我变成了小兔口儿☆□☆□□,妈送饭叫我的时候□□☆,该怎么办?”

  “只要你脱下口兔口皮褂儿☆☆☆,仍然是一个口姑娘□□☆□。”

  “可是☆☆□,我怎口么知道☆□□□,洞子打了多深多长呢?”

  “皮褂兜儿里有一个绒口线球☆□□☆□,你把口绒线的一头□□□,拴在这面洞口上☆□□,以后你就带着球儿向里打□□☆,什么时候绒线球完口了□☆☆☆□,那就是你该出头的地方了☆☆☆□□。”

  “可是□☆□□□,打洞挖出的泥土□☆☆,又在口哪里堆放呢?”

  “聪明的姑娘!这小院里□☆☆,不是有一条小溪穿过院墙□☆☆☆□,长年口流着吗?只要你把泥土倒进溪沟里☆☆□☆□,流水口就会帮你带向远方☆☆□。”

  “好心的兔子☆□□□,谢谢你☆☆☆☆□!如果我照你口说的办法☆☆□☆,获得自由幸福☆☆☆,我将永远感激你!”

  老兔子又说:“记住☆☆□□□,姑娘□☆□,打通一条口通口向幸福的道路☆□☆☆,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必须用很大的耐心□☆□□,艰苦地劳动☆□☆,熬过很长的岁月□☆☆☆,才有希望得到成功……”

  就在这黑夜里□□□☆□,老兔子死了☆☆□。唯一的同伙永别了☆☆□,艾伊莎很悲痛☆□□!第二天☆☆☆□☆,她在院子中央☆☆□☆,太阳的口光辉能照到的地方□☆□☆☆,挖了一个小坑口儿☆□□,流着眼泪□☆☆□□,把老兔子埋葬了☆☆□。

  艾伊莎试着穿那件兔皮褂儿□☆☆□。刚披到身上□□□□,觉得身子忽口地一缩☆☆☆□□,转眼之间☆☆☆□□,已经变成了一只白兔儿☆☆□□。摇摇头□☆☆□,头顶上有口两只长耳朵□☆☆□,看看身上☆☆☆□,一片雪白的绒毛□☆□□,身体口轻轻口的☆□☆☆,跑得很快□□☆☆,跳的很高;脚爪利口口利的□☆☆☆,地上抓几抓☆□□☆,就是一个坑口儿□□□。白兔姑娘☆□□,心里十分高兴□□□。就在口老兔子指点的地方□☆☆☆□,开始打洞☆☆☆□。

  该吃口饭的时候□□☆,阿妈在门外口喊:“艾伊莎☆☆□☆□,取饭来□☆□□!”

  白兔儿慌忙从洞洞里跳出口来☆☆□□☆,应道:“阿妈□□☆□,来了☆□☆!”

  一口口面口答应□☆☆□□,一面脱下兔皮褂儿□□□☆□,仍然是艾伊莎姑娘……

  洞子口里象冰一般冷☆□☆□,洞子里口如漆一般黑☆□□□☆,掘土挖砂☆□□□☆,两只脚爪磨出了血!每次爬出洞口□□□,眼睛发花□☆☆□☆,身体发软☆□□□□,就象害了一场病□☆□☆。可是☆□□,白兔姑娘艾伊莎□☆□。一点也不灰心☆□☆□□。她想着洞子一打开□☆□☆☆,就能重见天日□☆☆□,得到自由幸福☆☆□□,便忘记了痛苦□☆□,浑身平添无穷口口精力□☆☆□。

  树上的叶口子□☆□,绿了又口变口黄□□☆。院里的荒草□□☆□,枯了口又生长□□☆□。南归的大雁从天空飞过☆☆□□,布谷鸟忽然又口唱起春天的歌--日月象小溪里的水☆□☆□,缓缓流去了□☆☆☆。白兔姑口娘艾伊莎□□□☆☆,日夜钻在口山洞里□□☆☆,辛劳艰苦地工作着☆☆☆□。绒线球儿越绽越小了☆☆□,洞子越打越深了☆☆☆,她的希望也就越来越大了☆☆☆□☆。

  有一天□☆☆□□,她在洞子里面□☆□□□,挖出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摸着口圆碌碌的☆□□□,敲着响当当的--是一只磁坛子☆□☆☆。揭开坛口儿☆□□,光华闪闪☆☆□☆,里面满满装着一坛雪花白银子☆□□☆□。白兔姑娘在洞子旁边挖了个小偏窑☆☆□□,把那坛银子好好收口藏起来☆☆□□□。

  一年口又一年□□□☆,白兔口姑娘艾伊莎☆☆☆☆,打洞子打了整三年□☆☆。打通一座麦芽山☆☆□□,从前山直通到后山-绒线球儿绽完了☆□☆□□,受难的口姑口娘啊☆□☆☆□,该是她出头的口日子了!

  可是□□☆☆□,地洞里仍是一片黑☆☆□,她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白兔姑娘向上挖□☆☆□,地面挖穿了☆□□□☆,洞口口打开了☆☆☆☆☆,亮光一闪☆□☆,照得口她眼睛都花了☆☆☆。房间里的口空气暖暖的□□□□☆,灶火里的火焰红红的☆□☆□。“叮叮!当当”切刀☆☆□☆、擀杖响☆□□□,一个白口口发口苍苍的老阿奶☆□□□☆,正在和面做饭--哦☆☆☆,原来是人家的厨房□□□☆。

  洞口正开在墙角里☆□☆□,墙角里堆放着干劈柴☆□☆。白兔姑娘☆□□☆,藏在柴堆口后面☆☆□☆,对这新的环口境☆☆□☆□,仔细观看□☆□。

  那位和善的老阿口奶□☆☆☆,一面手忙脚乱地做饭□□☆,一面自言口自语地说:“……太阳口都偏西了□☆□☆,该是我阿布多回家的时候了☆☆☆□!我的锅还没有烧开☆□□□,面还没有和好☆□□,孩子进门☆☆□□□,吃不到一口现成饭……唉☆☆☆□,老了☆☆□☆,不中用了☆□☆□!有个能干的媳妇口就好了…口…”

  正说着□□☆☆☆,从远口处传来“叮呤☆☆□□!叮呤□☆☆!”的铃声☆☆☆。接着□☆☆□,牲口口蹄儿踏口着地口面☆☆□,“格登”☆☆□☆、“格登”走近☆□□☆☆。老阿奶丢下手里的口擀面杖☆□☆□,说:“听啊□☆☆☆,他已经口口回来了!”便慌忙迎出去了☆☆□。

  一会儿☆☆□□,老阿奶和一个身材高大□□□☆,样子潇洒的年轻人□☆☆☆□,走进屋里来☆□☆☆。老阿奶一面不住地给他拍着身上的尘土□☆□,一面说:“饿了吧□☆□☆?渴了吧□☆☆☆?看阿妈还没有把饭做好--来□☆□☆□,先泡个盖碗茶你喝--”

  “阿妈☆☆☆,别忙!”年轻人笑咪咪地掏出一个口纸包□☆□,说:“在河州城里□□☆,给您买了个头口巾□☆☆,您看好不好?”

  老阿奶☆□□,接过纸口口包打开☆□□☆,包儿里抖出一口领纱头巾□☆☆,象雪一般白☆☆□☆□,象烟一口般轻□□☆☆□。

  “啧啧☆□☆□,上等料子□☆□□☆!”她仔细看口口口口着□☆□☆□,满脸是笑□□□☆□,“我的娃真孝敬阿妈☆☆□,又给我买来这么好的东西□☆□□。唉☆☆□☆□,就是太费钱了!”

  年轻人说:“阿妈□□□□□,这一趟赶口口脚口生意好□□□□☆,得了一口两银子三串钱☆□□□☆。”

  “胡大保佑吧□☆☆□☆,”老阿奶说☆□☆☆☆,“你能多跑几趟好生意□□□☆,存几个钱☆□□☆□,也该攀口个媳妇了!”

  “阿妈□☆☆,您又说这个了☆□□☆。”年轻人笑着☆□□☆,蹲到灶口火跟前□□☆□,帮着烧火☆□☆□☆。一面把河州口城里见到的新鲜事☆□☆□□,说给阿妈听☆☆□□☆。

  白兔姑娘躲在柴堆后☆□□,看得清清楚楚☆□☆☆,听得真真切切□☆□☆。看着这母子俩的亲热幸福☆☆□□□,想着自己的口孤寂口痛苦☆☆□☆□,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她忽然记起☆□□□,这早晚该是阿妈送饭的时候了☆☆☆☆□,便急忙从地洞里跑回来□☆☆☆。刚跳出洞口□☆☆☆☆,就听到自己的娘在门外恶狠狠地喊叫:“艾伊口口莎里死丫头☆□□□,给你送饭来了☆□☆□☆,听不见吗?”

  “阿妈!我就来口了口……”白兔姑娘答应着☆☆☆,一面连忙脱下皮褂儿□☆☆。

  从此以后☆□□,艾伊莎常常口穿上兔皮褂儿□☆☆□☆,钻过山洞□□☆□,躲到老阿奶家的口柴堆后面☆□☆☆,暗中察看那娘儿俩的生活□☆□☆。她感到愉快□☆☆☆□,感到羡慕□□☆☆□,感到欣慰☆□☆。

  过了口几口天□□□☆,她对他们已经很熟悉了□☆☆。那老阿奶☆□☆,多么和口善热情;那年轻人□□□□☆,多好的脾性☆□☆□□,可是☆☆□☆,她怎么也不敢走出洞口来□☆□☆,和他口们口见面☆☆□。有时候□☆☆□□,恰巧他们娘儿俩都不在家☆□□☆,艾伊莎就大口着胆子□□□,脱下兔皮口褂儿☆☆☆,一个人在厨房里☆□□☆□,洗洗锅碗☆☆□☆,扫扫地☆□□,或者给饿得乱口跑口的鸡儿□☆□□☆,撒几把批粮食……她能帮助老阿奶家里做一点事情☆□□□,心里觉得特别快乐☆□☆□。

  时间一长□□□□☆,老阿奶感到很奇怪□□☆□□。她对儿子阿布多说:“娃呀□☆□,我好几回不在家□□☆□☆,是谁替代我洗锅扫地□☆□□,还把口碗盏家具摆得整整齐齐?”

  阿布口多回答:“阿妈☆□□□□,一定是口您自己做过的事情☆□□□□,过了半天又忘了☆☆□☆。”

  “也许是口吧-我真是老胡涂了!”

  白兔姑娘听着☆☆☆☆□,心里暗暗好笑□□☆☆。

  有一天☆☆☆□□,吃过晚饭☆□□□,阿布多脱下自己的破布衫☆□☆□,说:“阿妈☆☆□□,口☆口口口口☆口口您给我把这衣裳□☆□,补一补吧□☆☆。”

  老阿奶接过布口口衫☆□☆☆□,说:“好☆☆□,等阿妈明天口给你口补口口吧☆☆□□。唉□□☆□,老了□☆□,灯底下做不口口成针线活儿了!”说着□☆□☆☆,顺手把口布衫搭在窗口台上□☆□☆。

  不料□☆☆,第二天老阿奶要补这件衣服☆☆☆□,再也找不到了☆□□☆。

  “真是怪事!”老阿口奶嘀咕着说□□□☆☆,“不管哪个笨贼☆□□,也不会偷这么一件破衣裳--它自己飞口了?”

  三天之后☆☆□□□,阿布多赶脚回来了□□□□。

  “阿妈!”他问☆□□☆,“我的布衫补好啦?”

  “唉☆□□☆□,别提啦□☆☆,还没有补就丢口口口口啦!”

  “阿妈口真会说笑口话☆□□,我早口就看见口了□□☆,那不是我的布衫吗?”阿布口多口笑着□☆☆,用手向窗台一指□☆□。果然☆☆□☆,那旧布衫口儿☆☆☆□□,洗得干干净净的☆☆□,补得平平整整的□□☆☆,折叠得方方正正的☆□☆,摆在那里□□☆☆。

  老阿奶一见☆□☆,不觉惊呆了:“哎呀!不得了☆☆□,我们家里出了神口仙了……”

  阿布多听了阿妈的说明☆□☆,心里也很惊疑☆□☆□。

  又过了儿天☆☆☆,阿布多出门赶脚□☆☆,毛驴儿被口官家拉了差☆□☆,驮着很重的口垛子走山路☆☆□。天下雨☆□□,路面滑☆☆☆,毛驴儿腿一打软□□☆☆,滚下山坡□☆☆□,跌死了□☆☆□□。阿布多孤身一口口人回来□□□,听不见铃口声“叮呤叮呤”响□□☆☆☆,只背回毛驴皮一张!穷脚户靠一头牲口过生活□☆☆□□,毛驴儿死了□□□,好象砸了吃饭锅□☆□。阿布多娘儿俩☆☆☆,唉声叹气☆□□□□,忧愁得口口连饭也口口吃不下去了!

  第二天清早☆□☆☆□,老阿奶口愁出了病□□☆,睡在炕上☆☆□,起不来了☆☆□☆。阿布多来到口厨房口里□□□,想给阿妈烧碗开水☆□□☆☆。他刚推开厨房门□☆☆☆□,忽然☆□☆,眼前一亮☆☆□,看见锅口口台上☆□☆□☆,明晃晃地放着一个大元宝□☆☆☆。

  怪事一桩连一桩☆☆□□□,这绝不是偶然的了□☆☆□□。

  “娃呀☆☆☆☆!”老阿奶说□□□,“这一定是胡大口可怜他的穷教民□☆□☆☆,给我们送来口了救命的财宝!”

  阿布多想了一阵□□☆,说:“阿妈☆□☆□☆,天下的穷教民千千万☆□☆☆,胡大不会把元宝单单送给咱家☆□☆☆□。依我看☆□☆☆,其中口一定另有缘故□☆☆。”

  聪明的阿布多□☆☆,想了一条妙计☆□□,决定揭穿这个隐迷□☆☆。他叫阿妈不要口起身□☆□☆,仍然呻吟着☆☆□□。阿布多自己装成愁眉苦脸的样子☆□□☆□,走进厨房□□☆,假意寻找什口么东西☆☆□□,一面自口言自语地说:“唉☆□□☆,真是不幸口啊!毛驴刚死过□□□,阿妈又口口病了☆□☆☆。我得赶快上寺院里送‘海底叶’拜求‘嘟哇’☆☆□☆。要是在我口口回来以前☆□□☆,有人口能帮我升着炉灶里的火□☆☆,烧开一锅水□□□,和好一些做饭的面□□□□☆,那就好了□☆□□☆。”停了一会☆□□☆□,他又说:“唉□☆□□□,我真是胡口口口口思乱想呢!阿妈病得昏昏沉沉☆□☆☆□,家里再没有一个亲人□☆□□,还有谁来帮助我这个可怜人……”

  他这样嘀咕着☆□□,换了口一双麻桂□☆☆,背了一条搭链□☆□□,提着三环鞭子☆□☆,倒锁上厨房门☆□☆。脚步声腾腾地响着☆□☆☆,出了大门☆☆□□☆,走远了□□□□。

  白口兔口姑娘艾伊莎☆☆□,躲在柴堆后面☆□☆□☆,听得清清楚楚□☆□。

  “唉□□□☆,真是个可怜的人啊!”她感叹着口想□☆☆□,“除了我□□☆,还有口谁口来帮助他呢!”

  她估计阿布多已经走远了☆☆□□□,便放胆走出来□☆☆,脱下免褂儿□□□□☆。好姑娘☆□☆□☆,真精干☆☆☆□,手脚口麻利口不慌乱;灶火里升着火☆☆☆☆,锅里水添满☆□☆,又洗净口双手和白面☆□☆□。揉白面☆□□,扯白面□□☆□☆,白面一扯千条线□☆☆。手里干活心头喜□☆□☆□,阿哥回家□☆☆□,让他吃顿现成饭……

  阿布多娘口儿俩☆☆□,悄悄躲在口门外☆☆□☆□,从门缝缝里看得口清口清楚楚□□☆☆☆。当白免姑娘一转身的时候☆□☆□□,突然☆□□□☆,“砰”地一声☆☆☆☆,门推开了□□☆□☆,两个人闯口进屋里来口口口了□☆□。阿布多眼尖手快□□□,伸手一把□□☆,先把免皮褂儿抢到手里□□☆□☆。艾伊莎“哎呀”惊叫一声☆☆☆。稍为愣口了一下□☆□☆□,便不顾一切☆□☆□,扑上来要夺她的兔皮褂儿☆☆☆□,老阿奶拉住艾伊莎的手☆□☆☆,笑咪咪地说:“请不要再穿这件皮褂口儿了吧☆□□□□,仙女姑娘卫你和我口的儿子☆□□☆,是天配的姻缘☆□□!”

  姑娘的脸红了□☆☆☆□,慢慢地低下头去☆□□☆。

  “阿妈!”她低声说□□☆☆☆,“我不口是口仙女☆☆□,我是人……”

  艾伊莎把自己悲惨的遭遇□□☆☆,从头细说了一遍□□☆。说到伤心处□☆☆□□,那眼睛里的泪珠儿☆☆☆□,便忍不住滚落下来☆☆□☆。

  “好姑娘!”老阿奶说☆☆☆☆,“你就别口回去了☆□☆☆☆。我的阿布多今年二十岁☆☆□,他虽然是穷口人家的尕娃☆□□☆,可是一个实口心热肠的好人啊☆□☆□☆!你就住在这里吧!”

  “阿妈☆☆□,我听口您的口口话!”艾伊莎答口应了□☆□□☆。

  没有媒人口撮合□□□☆,没叫阿訇念口经☆□☆,这两个年轻人☆☆☆□,悄悄地结成了夫妻□☆☆☆。艾伊莎把地洞藏的银子☆□□☆,全搬出来☆□☆,买了三头好骡口子□☆☆。娘儿三个☆☆☆,离开口麦芽口山☆☆□□,远走宁夏□☆□,在银川地面落了户□□☆□☆,过着勤劳幸福的日子□☆□,

  至于艾伊莎的亲阿妈□☆☆☆,直到她死的时候□☆☆☆□,都以为自己的女儿□□□☆☆,真跟那腮胡子的老阿旬□☆☆□,度上口天堂去口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兔姑娘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