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狼破敌口☆口口☆口

  红狼破敌

  兖州府海曲县境内多山□□□,有一座口口文山山系□☆☆☆□,连绵数百口里□□□,山高林茂□□☆☆□,易守难攻☆□☆☆□,自古就口是土匪纵横之地☆☆☆。

  海曲县平原面积不大□□□,由三镇二十口八村组成□□□☆☆。自从文山闹土匪之后□☆□□☆,这些村子的居民就饱受匪患□☆□☆□,所以大多数村子都有自己的武装☆☆□,不少村子还有高高的围墙用以御敌☆☆☆☆。但是即便如此□□□☆☆,土匪一来□□☆□☆,多数口村子还是抵挡不了☆☆☆□□,村子一破□□☆☆,村里的老百姓就欲哭无泪了□☆☆☆☆,村中壮劳力被捉去口做了土匪□□□☆☆,老人娃娃口被残忍地杀死□☆□☆,妇女则成了土匪泄欲的工口具☆□□,所以有一些小村子为了不致亡村之祸□□□☆,只有放弃抵抗☆□☆☆☆,按土匪的要求给他们提供给养☆□□□。

  这一年☆☆☆□□,行伍出身的张佩文带着手下造反☆□□☆□,被官军镇压后逃进口了文山□□□,火并了原先盘踞在文山的土匪刘老七☆□☆☆,从此文山就成了他口的口落脚点☆☆☆。

  刘老七部被歼灭后☆☆☆☆□,海曲县的不少老百姓都认为张佩文毕竟是正经军人出身☆□□,不会像以前的土匪那样蛮横残暴□□☆☆,最起码□☆□□□,还要仁慈一些☆☆☆。

  可是没过多久□□☆☆,他们就领教了这个正规军的口厉害□☆□☆。

  这天□☆□□☆,张佩文派人去山下张家村□□☆,找到他们的庄口首张富贵☆□□,要他口在三天之内☆☆□,缴纳钱粮菜油若干☆☆□。

  张家村只有一百口多户□☆□□,土地贫瘠☆□□□,只适合种口口些口口红薯□□☆☆□、洋芋什么的□☆□☆□,又没什么口特产☆□□☆☆,承受不口了这么重的负担☆□☆□,张富贵就亲自去山寨求张佩文□☆□,说说村里口口口情口况☆☆□,请求少交一口些□☆□□,岂料张佩文大怒☆□□,当即令口部下将口张富贵用热油活活烫死□☆☆☆。

  随后□□☆☆☆,张佩口文召集口人马☆☆☆□☆,下山攻打张家村□☆☆,张家村口本来就口是个小村□□☆,没有多少武器□☆☆☆□,抵挡了几下就被土匪攻破了□☆□□☆,土匪们进村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将村里所有值钱的东口口口西都运上车口之后☆☆□☆,临走一把火将张家村烧了个精光☆□☆□☆。

  自从张家村惨遭灭村之祸后□☆□☆,慑于这伙土匪的实力与残暴□☆☆,很少再有村子敢与他们抵抗☆□□☆,土匪要什么☆□□□☆,他们就是不吃不喝☆☆☆☆☆,口☆口口☆口也要准时给土匪们凑足□□☆□☆。这里边当然也有例外☆☆☆□,林家村口就一直与土匪抗衡着□□☆☆□。

  林家村是海曲口县最大口的村子☆☆☆□□,口☆口口☆口全村八九百户□□☆☆□,村里人大都姓口口林□□☆□☆。因为林口家村土地口肥沃□□□☆☆,种什么收什么□☆□,所以也口是海曲县最富庶的村子□□☆☆。

  林家村口之所以不惧怕土匪骚扰□□☆,是因为他们村口有不少口的好马快刀☆□☆,火药土统□□☆□,又把围墙口修得高高厚厚☆□☆,隔墙十几米外□☆☆□☆,还有一条护口村河环绕村子□☆☆,文山的土匪都觊觎林家村口的口富庶□☆□□,常来攻打林家村□□☆☆,无奈都遇到了顽强的抵抗☆☆☆☆,均以惨败告口终☆□☆。

  灭掉张家村之后☆□□☆□,土匪又扬言要口来攻打林家村☆□☆☆□。得知这一消口息□☆☆☆,林家村村长林家泰忙把村民召集到林家口祠堂☆□☆□☆,商议破敌大计□☆□☆☆。

   正口在这时☆□☆,忽然有村民来报告□☆☆□,村外有个人声称前来献计☆□□☆□。

  自从张家村被灭之后□☆□☆,林家村口就加强了村内警备☆□☆,外人不经过审查根本进不了村寨□☆□。林家泰一听是献计破敌的□☆□□,就亲自口带人迎接到村头☆☆☆□,几个人先是吓了一大跳□☆☆,原来□□☆☆☆,那个人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头硕大的红狼□☆☆□☆。

  前来献口计的人也是海口曲县口人士□□☆☆☆,名叫肖城□☆☆☆,他平日里以驯兽表演为生□☆□□☆,与别人不同的口是☆□□,他训练的既不是口猴子□☆□☆,也不是狗□□☆☆□,而是口一头口口狼□☆□□。那头狼与口一般的狼不同□☆□☆□,它毛口色火红☆☆□□☆,老远看去就像一团燃烧正旺的火焰□□☆□,而且这头狼口个头比一口般的狼大很多☆☆☆□☆,像个驴犊般大小□☆□□□。它长着一双凶狠的眼睛☆□□□,在漆黑的夜幕中☆☆□,就会放出幽蓝而冷漠口的口光泽☆□☆☆□,夜半时分仰起脖子尽情一嗥□☆□□☆,使人的汗毛都能口直竖口起来□□☆☆。

  这头看起来很是凶恶的红狼在肖城的手中□☆□☆,却像小孩子一般听话□☆☆□□,肖城口叫口它口站立它就口站立☆☆☆□,叫它打滚它就打滚……总之□□☆,这家伙很口是口聪明□☆□□,听得口懂主人的任何命令☆□□□☆。

  肖城四海为家□☆□☆,他有一辆小巧的车子□□□,上面拉着他的全部家当☆☆☆□,拉车的既不是马□□☆☆,也不是驴□□☆□,而是他口的那头红口狼□□☆□☆。红狼力口口大无穷□□□,拉起这辆车就像玩一口样☆□☆。

  第一次肖口城带着他的狼到各处表演时□☆□☆☆,人们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个可怕的大家伙☆□□☆,不敢近前一口步☆□□,只是远远地看着☆☆□□□,肖城也不解口释☆□☆□☆,放下行李☆□☆□□,对红狼下达口指令☆☆□□☆,狼就开始按照主人的意思表演起来□□□,周围的人这才发现这头狼并不可怕□☆□☆,于是慢慢地聚拢过来□☆☆,看红狼表演算口数□□□☆、拉车…&helli口p;

  表口演完口毕□□☆□,肖城说道:狼儿□☆☆□□,去向各位大爷大娘☆□□□☆、叔叔大婶作口个揖☆☆□☆☆,请他们打赏去☆☆□☆□。红狼此时就会带上一顶滑稽的帽子□□☆☆,像个人似的站立起来□☆□,一边朝口人群点口头哈腰□□□,一边用口嘴叼着一只铜锣讨钱☆☆□☆,大家此时都会口口啧口啧称叹☆□□,赞叹一头狼怎么会这么听话□□□□☆。

  肖城口孤口身一人☆☆□☆□,红狼是他一手拉扯大的☆☆□☆□,就像他的孩子☆☆□☆□,甚至比孩子还口亲□☆☆。狼与狗口外形相近☆☆☆,狗可以粗粮甚至大便为食☆□□☆☆,狼却不然☆☆☆□☆,必须吃肉☆☆□☆□,所以肖口口口城每天赚的大多口数钱都被买了猪肉喂口红狼了☆☆□,而他自己只吃一些别人施舍的残渣剩饭□☆□□。

  肖城对土匪的恶行也是义愤填膺□☆□,当他听说林家泰要对付土匪☆☆□☆□,便想出口一计□□□,当下就来到了林家村□□☆☆。

  林家泰定了定神□☆□☆,拱手朗声道:听说先生是为了献计破敌而来□☆□☆,还请入寨一叙□☆□☆。肖城也不客口气□□☆☆☆,他对身后的红狼说:你在这口口里口口等我□☆□☆□,我去去就来☆□☆□□。那红狼竟然像听懂了一般□☆□☆,将脑袋点了一口口点□□□□,这令身边的村民惊口叹不已□☆□☆。

  回到议事厅□☆□□,林家口泰命人奉上极品好茶□☆□☆,肖城喝口了茶☆□☆,就将心中所想破敌之法和盘托出□☆□,林家泰迟口疑着说:这…&h口ellip;这个主意靠谱吗☆☆☆?肖城信口心百倍地回答:你放心☆□□☆□,只要照我的主意去口做□☆☆,定能一举将文山土匪歼灭□□□□。口☆口口☆口口

  于是□☆☆☆□,林家泰就派人上了文山☆□□☆,找到张佩口文☆☆□☆,和他说了林家村想与他们真刀真枪地干一仗☆☆☆,如果张佩文部胜了□□☆□,林家村的一切任由他们发落□☆□,如果土口匪口败了□☆☆☆□,他们就口要解散队伍☆□□□,从良为民□□☆☆。

   口口张佩文听后嘿嘿一笑说:既然他要存心寻死□☆□□,我也没有口办法☆☆□☆。当即就答应了来人的请求□☆□,双方约定口了日子□☆☆□。

  到了那口一天☆□□□,林家口泰一大早就召集本村勇士☆□□,骑着快马☆☆□□☆,拿着武器向文口山脚下进发☆□☆,他们约定的地点就是在文山脚下一块相对平缓口的地方☆□□。

  一行人到那里等了一会儿□☆☆,就见张口佩文带着所有土口匪走出了大山□☆☆□☆。

  张佩文的土匪队伍原先是正规军队出身□□☆□,训练有素□☆☆□,身上还穿口着统一的制口服☆☆□☆,拿着统一的武器□□☆,打着鲜艳的旗帜□☆☆,先头部队还骑着高头大马☆☆☆□,穿着盔甲□□☆□□,在阳口光下放着耀眼的光口芒□☆□☆,煞有气势□□□□☆,而林家口村武装只是一口口支民间组织□□☆☆,平时为民☆□☆,战时为兵□☆□☆,没有口口受过严格的训练□☆□□,着装也不整齐☆☆□☆,看上去整口个队伍歪歪扭扭☆□□,怪滑稽的☆□□□☆。他们口的优势口在于固守□□□,而不在于进攻☆☆☆□,所以张佩文一听说林家泰要与他一决雌雄☆□□□,心里巴不得这口样☆□□☆,就爽快地答应口了□□☆☆。

  张佩文看着不堪一击的对手□☆☆,不由得哈哈大笑☆□□□☆,他正口想下达进攻的命令□☆□☆☆,此时□☆☆□,对方队伍中忽然走出口一个人☆☆□☆,对着大山吹口了一声尖利的口哨□☆☆□☆。

  正在口张佩文不解口对方意图之时□□☆☆,忽然从大山中窜出无数头野狼来□☆□□☆,领头的是一口头毛色火红的公狼☆□☆,它们在两军阵前站定☆☆□□,带头的红狼仰起脖子☆□□□☆,嗷地叫了口一嗓子☆☆☆☆,那些狼见状也昂起脖子☆☆□□□,一齐叫唤□□□,那声音传出十里之外☆□☆□,令人不自主地直打冷战□☆☆☆□。紧接着□□☆,在红狼的口带口领下☆□□□,群狼朝着张佩文匪部扑去☆□□☆。

  首先受惊的就是那些马□□□□,它们一见那群狼□□☆□,吓得连声嘶鸣☆□□☆,把背上的人掀口下来□☆□☆☆,掉转头四散而逃☆□□□。

  这一来□□☆,又把后面口口口的队口伍冲散了□☆☆□□,匪兵们见状也四口散而逃☆☆□。

  张佩文见场面失去了控制☆□□□,自知大事不妙□☆□□☆,带着残部掉头向大山逃去☆☆□☆,群狼没有放过他们□□☆,很快就追了上去□☆□☆,连撕带咬□☆□☆☆,土匪哭爹叫娘☆☆□。

  就这样☆☆□□,林家村人靠着那群野狼的帮助□□□,没损失一人一枪就把彪悍的土匪给打败了☆□□。林家村人擒获土匪几百人☆□☆,包括匪口首张佩文☆☆☆☆□,并缴获了他口们的全部武器和马匹☆□□□☆。

  用狼群进攻土匪☆☆☆☆□,正是肖城的主意☆□□□。

  原来□□□☆,肖城的家就在文山脚下□☆□□,三岁时☆☆☆,肖城的父母就被文山上的土匪杀害了□☆□□□,他也被土匪扔到文山之中□□☆☆☆,准备喂狼□□☆☆☆,岂料口却被一口群口狼所收养□☆☆,成了一个狼口孩□☆□。

  有了口口口这段经历☆☆☆☆□,所以肖城精通狼的语言☆□☆☆□,知道文山上的狼一共有七群☆☆☆□,一百多头□☆☆☆☆。

  在文山上☆☆□☆,这些狼都有自己固定的地盘☆☆□□□,有各自的首领□☆□,只有个头口硕大☆☆□☆□、凶狠能斗口的狼才口能成为狼群的首领□☆□□,而这头狼在成为首领后☆☆☆□☆,其毛色就会慢慢地从尾巴开始由灰色变成红色□☆□□,这是权威的表现□☆□☆,也是识别普通狼与头狼的口标志之一☆□□□☆。

  所以□□☆☆☆,一旦有母狼生下颜色火红的公狼崽☆☆□,头狼就会毫不口留情地杀死它□□☆□,因为这头红狼一旦长大☆☆☆□,所有的狼都会听它的☆□□☆,而自己就会被群狼袭击致死□□□☆。

  肖城十几岁时☆□□□☆,被一个进山的肖姓猎人发现☆□□□□,从狼群中把他救了出口来□□□,那时□□☆,肖城已口经口不会与人沟通☆□□,只会趴着舔食□☆□☆,像狼一般朝天啸叫□□□☆☆,对人有畏惧之心☆☆☆□□,猎人就耐心地教他说话□□☆☆☆、吃饭□□☆☆☆,用了好几口年才将他驯化成人□☆□。

  肖城的这头红狼□☆□,是文口山上一支狼群的后代☆☆□,在生下这头红狼崽口之后☆□☆☆,首领就被狼群杀死了☆☆□□,那时恰好肖城上山打柴□☆☆,才救了红狼一命□□□,并拉扯它长口大☆□□☆。

  因为红色在狼群中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所以肖城才会让红狼前去文山联络众狼群☆☆□☆,然后口一齐出动☆□☆□,攻击土匪□□☆□,并一举击溃了土匪☆□□。

  兖州知府得知战果☆□□□,当即下令嘉奖林家村人和肖城□☆□☆,并上报朝廷□☆□□。

  皇帝很高兴☆☆□,他听说这次战斗的主要功劳是那头红狼还有文山上的群狼☆□☆,就特命钦差去了海曲县□☆□☆,封那头红狼为剿匪大将军□□□☆☆,赏赐猪口羊口几百头☆□□□☆,放于文山之内□☆□,任由群口口狼捕食☆□☆□。

  从此□☆□,文山上再口无匪患☆□☆,而红狼破敌口的故事也一辈一辈地传了下来□☆☆。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红狼破敌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