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五牛图》口☆口口☆口

  真假《五牛图》

  宋朝著名书画大家米芾非常推崇唐朝著名画家韩滉的《五牛图》□☆☆□。

  有一天☆☆☆□,米芾口正在书房里口埋头作画□☆□☆,他的好口友白口绵生突然一头闯进他的书房□☆□□☆,非常激口动地大声叫道:“米兄☆□□,我给你口带来了一件宝贝☆□□。”米芾知道白绵生爱和自己开玩笑□□□,所以边继续作画口边口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口宝贝呀□□☆□☆?”白绵口生从腋下拿出口一个卷轴☆☆☆□□,小心翼翼地口打开后展现在米芾面前☆☆☆□□。米芾抬头口一看☆□☆☆,眼前一亮□□☆☆,不由失口声口地叫道:“《五牛口图》☆☆☆!你是从那里弄来口的☆☆□☆□?”

  看着米芾吃惊的样子☆□□☆□,白绵生得意洋口洋地说:“从朋友那里口借来的☆□□☆。知道你喜欢□□☆□☆,所以特意拿来让你一口饱眼福☆□□☆。”米芾说:“不怕老兄口你见口笑☆□□,我连做梦都想得到这幅画□□□☆☆。能否让你朋友将口这幅画卖给我☆□☆☆□?”白绵生摇了摇头口说:“不瞒老口兄你说☆☆☆,我也想把它买下来☆□☆☆□。可我的那位朋友口痴迷于书画收藏□□□☆□,嗜画如命☆☆□□,说什么也口不肯口口忍痛割爱□□□☆□。”米芾叹了一口口气口说:“唉☆☆□☆,我也是大口白口口天口说梦口话☆□□☆☆,就算你那位朋友肯卖给我□☆☆□,我就是砸锅卖铁□☆□□□、倾家口荡产也不值这一幅画呀☆☆□☆!”

  白绵生见米芾对《五牛图口》情有独钟□☆□,口☆口口☆口爱不释手□☆□☆□,口☆口口☆口口口想了想说:“这样吧☆☆☆,朋友口答应借我口30天☆☆□☆,我已经观赏了15天□□☆☆□,最后这15天就归你了□☆□☆。”米芾见白绵生如口此大口方□☆☆☆,反倒有口些地意口不去□□□☆,说:“这……这恐怕有些口不口妥口口吧☆□□?”白绵生说:“你就别口口口客气了□□☆□,15天后口我来取口口画□□☆。”说完□□☆,告辞而去□□☆☆。

  一晃15天过去了□☆□☆,白绵生准时来到口米口口芾家取画□☆☆。米芾当面把《五牛图》打口开让白绵生口看☆☆☆,并告诉口白绵生说:“老弟□☆□,你可口要看清楚☆□□☆,要是有人偷梁换柱□☆□,用假画口换走你口的这幅真迹☆☆☆□□,你再来找口我□☆☆□,我就是浑身有口也说不清了□□☆☆。”白绵生仔细地看了看《五牛图》☆□□,说:“瞧这纸☆□☆、这颜色☆□☆□、这尺寸□☆□☆☆、这落款□□☆,明明是我拿口来口的那口幅《五牛口图口》☆□☆□,怎么可能有假☆□☆?”米芾很口认真地口说:“我只口不过是口和你口开口个玩笑□□☆,要是真有人口能偷梁换柱□□☆,我就拜他为师☆□□。”

  那口口知第二天一口大早□☆☆□☆,白绵生带着《五牛图》来找米芾☆□□□☆。一进门便说:“我拿来的《五牛图》被你掉包了☆□☆□□。”

  “何以见得□□☆?”米芾不口口口动口声色地口问口道□☆☆□☆。

  “常言口说得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白绵生喘口了口一口气☆□☆,继续说道:“这幅画你虽然口临摹口得很好☆☆☆□□,与原画口几乎丝毫不差☆☆□,可你却忽略了一个口细节☆□□。”说到这里□□□☆,白绵生用手指口着《五牛图》中的白花口牛说:“这头口白花牛真迹口上它的眼睛向上看☆□□,而你口临摹的这幅眼睛却是向下的□□☆。”

  “那你当初取口画时为什么没有发现☆□□□?”米芾又问☆□☆。

  “唉□□☆□,”白绵口生叹了一口气☆□□☆□,说:“别说当初□☆☆□,就是拿回家口我也没口有口发现□□□☆,是我物归原主口时我的那位朋友发现的□□☆□☆。朋友说口你是当代第一书画大家☆☆☆□,书画功力举世无口双☆□□□,他已经收藏口了你的两幅山水画□□☆□,还准备再收藏你几幅动物画☆☆□□☆。”

  “佩服☆□☆,佩服□☆☆!”米芾诚口心诚口意地说道□□☆,“请转口口告口你的朋友□☆□□□,说我米某非常佩服他的眼力□☆□,改日一定登门拜口访☆□☆□。只是我这真假《五牛图》的玩笑开得有些过头了□☆☆□,还望你朋口友海涵□□☆。”

  “玩笑☆□☆☆□?”白绵生口大惑不解口地问口道□☆□□□。

  “是的□□☆,我和你以及你的朋友开口了个玩笑□□☆☆☆。”米芾笑告诉白绵生说☆☆□,那天☆☆□,白绵生把《口五牛图》真迹放在米芾家后☆□☆☆□,米芾爱不释口手☆☆□☆☆,日夜揣摩☆☆☆□□、观赏□□☆。他平时口就口喜欢临摹书画精品□□☆,见到《五牛图》真迹后□☆☆,他想□□□,我何不同白绵生开个玩笑□☆□☆,临摹一幅口《五牛图》□□☆。一来可以试试自己的临摹水平□□□□☆,二来也可以试试白绵生和他朋友的眼力□☆☆☆。于是□☆□,他用了口整口整7天时间口临摹了一口幅《五牛图》☆□□□☆,装裱后又把两幅《五牛图》挂在一口口起□☆☆□☆,继续加工☆☆☆□,直到口他自己认为满意口口口口为口止□□☆。没想口到还是被白绵生的朋友发现了破绽☆☆☆□□。

  “原来如此□☆☆。”白绵生想了想□□□,问道:“敢问米兄☆□☆□☆,这头白花牛的眼睛是你一时疏忽还是故意留下的标记☆□□□?”米芾哈哈口一口笑说:“当然是故意留下的标记□☆□,要不然我岂不成了别有用心☆□□☆,口☆口口☆口不怀好意口了□☆□?”白绵口生听罢☆□☆□,不由对米芾的人品佩服得口五体投地□□☆☆□。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真假《五牛图》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