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口☆口口☆口

  血祭

  零零碎碎的雨声惊醒了徐曼她懒懒地从床上坐起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后站起身来拉开了窗帘满目阴霾淅淅沥沥的小雨毫无规则地飘落下来像无数根闪闪发亮的银针咄咄逼人☆□☆□。

  看来今天他又不会来了徐曼看着雨有片刻间的失神一阵风夹着雨丝吹了进来让她浑身一颤不由得拉了拉单薄的睡衣关上窗户拉上了窗帘☆□□□□。

  ?“咚咚口口咚…口…”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徐曼一愣走过去靠在门口懒懒地问道“谁呀”

  ?“徐小姐吗我是物业的小王有人反映你家漏水了口我上来看看☆☆□☆□。”门外的小伙子口客气地说道☆☆☆。

  徐曼望了一眼门上的猫眼小王那张英俊的脸正冲着她口腼腆的微笑☆□□。徐曼心中一喜快速打开了门但是她却堵在门口口大声嚷嚷“谁呀这么无聊一大早上扰人清梦我家根本没有漏水你进来自己看吧”说着让开了门示意小王进来她则砰一声关上了门□□☆☆。

  ?“宝贝”关上门的那一刻小王突然扭过身抱住了徐曼的细腰徐口曼扭身嘻嘻一笑伸手点了口一下他的额头口说“傻小子猴急什么”

  ?“能不急吗都五六天不见了这几天我看他天天来郁闷死我了□□☆□□。”小王说着轻轻推开她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行了别吃味了他口口不来口我咋给你买车□□☆☆。”徐曼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在小王的面前晃了晃小王心里一喜一把搂过徐曼用力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眉开眼笑地拿过银行卡小心地装进兜里然后手不老实地在徐曼的身上游走弄口得徐曼娇喘吁吁☆□☆☆□。口☆口口☆口

  ?“等等……”徐曼突然按住了口口小王的手说“好像门响☆☆☆□□。”

  ?“是吗”小王站口起口来走到口门口仔细口听口了口听说“没有哇是不口是你太敏感了”

  ?“不是我刚才是口口听口口见口门响□□☆□□。”徐曼不口放心地站起了整理好衣服站在门口大声地问了句“谁呀”门外口口没人回答☆□☆☆□。

  小王稍有不悦口地说“我说宝贝口你呀就是太小心了他有老婆你有情人这不是正好和谐你怕什么”

  徐曼不自然地笑了笑她怕什么是呀她怕什么怕他来捉奸吗他什么时候这个时间来过可是为什么今天如此心神不宁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一样☆□□☆。

  ?“好了宝贝别口想口了来让我亲亲□☆☆。”小王说着凑过来一把抱住徐曼走进口了卧室□☆□☆。

  次日清晨徐曼从睡梦中逐渐清醒她感觉身下潮乎乎的好像汪着一汪水她用手摸了摸黏糊糊的心中一惊难道是自己来了大姨妈她赶紧坐了起来猛然看见她满手都是血床上地下到处都是血小王就躺在血泊中头颅被割了下来正正当当地摆在电视柜上冲着她瞪着双眼☆☆☆□□。

  ?“啊……”徐曼尖叫一声她快速爬起身了哆哆嗦嗦拿起电话她想报警的突然听见门响然后一个肥胖的男人走了口进来看见这满床满地的血还有被割下的头颅他惊呆了再看见徐曼口拿起的电话他一把夺了过去大声质问“你打给谁”

  ?“我…口…我报口口口警□□□☆□。”徐曼磕磕口磕巴巴地说道☆□☆□□。

  ?“报警你脑子进水了你报警我们的事不就曝光口了你想口毁口了我吗”胖男人叫陈坤A市的副市长徐曼是他的情人他很少早上来看她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早上和老婆吵了几句嘴有些心烦就跑到这里来了谁知道遇见了这一幕□☆☆☆。他的脸变得阴沉在卧室里来回走了几趟然后突口然停下了口问徐口曼“你和口他怎么口回口事”

  ?“我们……我们……”徐曼浑身抖了抖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杀了他”

  ?“不是……不是……我没杀人他……昨晚还好好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死口了☆☆☆□□。”徐曼浑身颤抖语无口口伦次地说道□□☆。

  ?“人真的不是你口口杀口的”陈坤不相信地口看了她一眼□☆☆。

  ?“真的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徐曼几乎快被逼口疯了她抓住头发用力的拽眼神中充满的恐慌□☆☆□□。

  ?“尸体必须处理掉□☆☆☆□。”陈坤自言自语地说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本能觉得这事不简单他了解徐曼杀人她没这个胆量那么这个人是谁杀的那他首先怀疑是自己的口老婆她是个狠较色最近她似乎察觉到自己有了情人警告他几次了再就是他的政敌想要搞垮他就必须有他的把柄他紧紧握着的拳头猛然砸上了墙咣一声徐曼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几乎大哭出声□□☆。

  ?“闭嘴☆☆☆□。”陈坤大喝☆□□☆。

  徐曼就再也不敢哭呆坐在口口地口上傻了一般□□☆☆。

  处理尸体的办法陈坤有许多种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动手了他首先找到了一个皮箱然后让徐曼帮着他把尸体装进去徐曼开始不敢他怒了冲过去抓住她的头发左右开工打的她满嘴开花她才战战兢兢走过来了帮忙☆☆☆□☆。

  俩人好不容易把尸体装进皮箱然后抬下楼放在陈坤的后备箱里都累得气喘吁吁陈坤让她回去收拾屋子他自己去处理尸体☆□☆。

  徐曼浑身颤抖点点头回到了屋子触目惊心的血早就变成了暗红色她从浴室里拿出拖把开始拖地一桶桶红色的脏水倒进了马桶后她浑身如虚脱了一般□☆☆。

  卧室的地上没有血也没有尸体徐曼还是感觉到处都是血红色电视下还摆着一个头颅正冲着她微笑□□□☆。

  她的心咯噔一声猛跳了一下震得胸腔几乎爆口裂开□□☆☆。在这间屋子她在也呆不下去了她想撒腿逃跑但腿却有点软不自觉地打着哆嗦□☆☆☆。

  ?“咚咚咚…口…”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她站起来走到门边颤声问“谁呀”

  ?“徐小姐吗我是物业的小王有人反映你家漏水了我上来看看☆□☆☆☆。”门外小王的声音清清晰晰的传来响一声闷雷砸在了徐曼的心里小王没死小王没死刚才的一切不过是梦

  徐曼摇着头恍惚了她傻傻地打开门让小王进来他还是那么热情口一进屋就搂住了她的腰可是这次她只是浑口身颤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宝贝你很害口怕吗”小王笑嘻口嘻地问道☆□□□。

  ?“嗯你……你是人……是鬼…口口口…”徐曼颤声问道巨大的惊吓让她无法自持胸口一起一伏心脏突突地跳着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身后的人伸手搂住她的脖颈她突然嗅到空气里那些渐渐蔓延的腐尸味还有正越来越浓郁逼迫得她没有办法呼吸☆□☆☆。恐惧令她闭上了眼睛眼前陷入了黑暗但她仍然可以感觉到一股冷气吹着她的脖颈让她毛骨悚然□□□。

  她感觉那双手正游走在自己身上腐烂的气味熏得她胃液开始翻涌排江倒海一般☆☆□。徐曼无力地身口口体向前瘫软而去倒在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上额头硌得很疼失去了知觉她醒来的时候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一个慈眉善目的女人笑呵呵地站在她面前徐曼知道她她是陈坤的老婆她仿佛立刻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她挣扎着想要说话嘴却被东西堵住了□□□。

  ?“怎么样陈坤被抓口住口口了吗”

  ?“嗯被抓口口口住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她面前想起她猛然抬起头看见了小王那个热情追求她的小青年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站在她的面前☆□□☆☆。

  小王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笑着对她口说“宝贝你不会以为真的是我死了吧哈哈那不过是一个替死鬼不过是让陈坤现形的工具☆☆□□。”说完他笑着离开了留下那个慈眉善目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口看着她说“整的挺漂亮为什么抢人家的老公你不口死还有什么天理”然后慢慢地放开了手中口的绳子徐曼发现这才发现脚下就是河水而冰冷的很快淹没口了她的头顶☆□□。

  突然女人手中的绳子如蛇一般缠住了她的手腕河水里咕咚咚冒起了泡泡☆☆☆□。一双冰冷的手伸出了水面猛然抓住了绳子一下子把女人拽进了河里站在一边的小王被吓坏了尖叫着向后跑去突然一个皮箱挡在了他的面前皮箱自己拉开了里面一个扭曲变形而且没有头颅的躯体正挣扎着站起来每一动作都发出慎人的劈啪声☆□☆☆□。口☆口口☆口

  小王尖叫一声扭头向回跑慌不择路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河水冒了几个泡泡后很快恢复了平静□□□☆□。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血祭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