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打司令部:毛泽东第一张大字报内容解密口☆

  炮打司令部:毛泽东第一张大字报内容解密

   毛泽东文革宣传画

  毛泽东写道:“……可是五十多口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口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口立场☆□☆,实行口资产阶级专口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口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口为得意☆☆☆□□,长资产阶级口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口其毒也□☆☆!”

  毛口泽东回到已经离别半年多的北京☆☆□☆。他对北京地区开展“文化口大革命”的状况极口不满意☆☆□,认为运动搞得口冷冷清清☆□☆,在校学生受到压制□☆□☆□。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和邓小平此口后口不久□□□☆☆,被戴上了“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帽子□☆☆□□。

  离开武汉长江边口口的毛泽口东☆□□,两天后□☆☆□☆,即7月口18日抵达口北口京□☆□。这是他在外八个多月后再返口北京□□□☆□。这一次☆□□□,他没有回到居住了十多年的丰泽园□☆□,而是在中南海游泳池边的一幢平房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住到了去世☆□☆□☆。难道他真的那样喜欢游泳吗☆☆□☆☆?或许不是□☆☆。丰泽口口园正在装修□□☆,装修好后☆□□☆,毛泽东却不想再住□☆☆□,他对一个地方只要住习惯了就不口想动□☆☆□,这是他口的特点☆□☆□□。总之☆☆☆□□,从此毛泽东在游泳池下榻☆☆□,他身体衰颓不口能游泳后□☆☆□,游泳池上铺上口了木口板□□□☆,成了一个大厅□□□☆☆。

  7月24日上午☆□□,毛泽东召集中央口常委和“中央口文革小组”成员开会□☆☆,点名批评口刘少奇□□☆、邓小平☆□☆☆□,决定撤销口工作组☆☆□□。他认为工作组“起坏作用☆☆☆,阻碍运动”□□☆□,应该“统统驱口口逐口之”☆□□☆。还是那口种决定过口无数重大事件的手势☆□☆□☆,还是那典型的湖南乡音:“撤掉☆□□,统统撤掉☆☆□!”

  8月口口口1日☆☆□□☆,中共口八届十口一中全会在北口京召开□☆□☆,刘少奇成为不点名的“资产阶级司令”☆□□,他在党内的地位开始被林口彪顶替☆□□☆□,由第口二位降到了第八位□□☆☆。王光美回口忆☆□□☆,会上☆☆☆,毛泽东指口口口口出☆□□,刘少奇的问题“说得轻一些☆□☆,是方口向性的问题☆☆□□,实际口上是方向口问题☆☆□,是路线问题☆☆□□,是路线错误☆☆☆□,违反马口克思主义的”□□☆☆。他还说:“新市委镇口压学口生群众☆□□☆,为什么不能反对□☆☆□!我是没有下去蹲点的☆☆□□,有人越蹲越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无产阶级□☆□□。”当毛责问刘为什么口害怕群众时□☆□☆,刘插话口口打口断:“革命几十年□☆☆,死都不怕□☆□☆☆,还怕群众☆☆□□□?”毛批评刘在北京口专政☆☆□,刘反驳道:“怎么能叫专政呢☆□□☆□?派工作组是中央决定的☆□☆。”刘少口奇还说:“无非是口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口怕☆☆☆☆。”嘐至此☆☆□□,毛□□☆□、刘关系彻底口口口崩口溃□☆☆。

  随着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报纸上尽是火药味极浓的批判“三家村“的文章☆□☆☆。

  8月上旬的一天☆☆□□,中南海大灶食堂外贴出一张写着醒目黑字的红纸☆☆☆□☆,标题:《炮打司口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一看署名☆☆☆□□,所有口口人口都吓了一跳☆□□,它的作者竟然是毛泽东□□☆!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口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的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这一篇大字口报和这篇评论☆☆☆☆。可是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口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口革命口口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口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一九六二口口年的右倾和形“左”而实右的错口误口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毛泽东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二百多字☆□□□,却不点名地口批判了刘少奇☆□☆,明确地提出党中央存在一个资产阶级司口令部的观点□☆□。8月7日□□☆☆□,毛泽东的大字报已口作为中央文件印发八届十一中全会与会者□☆□☆□,同时附着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

  既然是中央文件□☆☆☆□,为什么不按组织系统传达☆☆□,而要口手抄下来贴到墙上呢□□☆?大家对这张大字报窃窃私语☆☆□□。当时☆□□,在更多的人印象口里☆☆□,党中央是团口结的☆□☆☆□,现在忽口然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问题☆☆☆□□,中央领导有了分歧□☆☆,人们一时都接受不了☆□☆。问题为什么不能在口党内解决☆□□☆,而是抖搂到口外面呢☆□☆□?

  那些口日子☆□□☆,毛泽东住在游泳池异常忙碌☆□□☆☆,除了参加会议□□☆☆,就是找人谈话☆☆☆☆。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虽然都不知道毛口主席为何如此紧张☆☆□☆☆,却预感到了一些大事即将发生☆☆□□☆。果然☆□□,在大字报口贴出几天后□☆☆,北京各大报在头版头条位置☆□☆☆,用通栏套红的大字标题□☆☆,全文刊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各界群众走上北京街头☆☆□,敲锣打鼓庆祝☆□☆。中南海西门外搭起了一个临时的报喜台☆□□,接受大家向党中央☆□☆☆、毛主席递交的口报喜信□☆□。报喜台以五星红旗为幕布□□□☆□,正中挂着毛泽东彩色口画像☆□☆,上联是“中国口共产党万口岁”☆□☆□,下联是“毛主席万岁”□☆□☆☆,横批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口命进行到底”☆☆□。中央办公厅组织人员轮流在报喜台值班□☆□□□,代表党中央接受群众的祝贺并口维持秩序□☆☆□。那时口府右街人山人海☆☆□□☆,声浪此起彼伏□☆☆□。中南海里□☆☆,都能听见墙外的口革命口号□□☆。声讨批判的呼声从早到晚□☆☆□,一刻不停☆□☆☆。

  8月10日晚上□□□,中南海西门忽然声浪震天□☆☆,仿佛爆炸一般☆□□,持续良久□□□□□。原来☆☆□,毛泽东晚饭后口口口散步☆□☆☆☆,顺着中南海边的马路向南□□☆□,经宝光门折口向西□☆☆□☆,来到怀仁口堂前☆□□☆。他发现西门外人声嘈杂□□□☆,就向口西走去☆□□☆☆,想看个究竟□☆□。毛泽东口刚走到中南海西门□□☆□☆,恰逢一队报喜的队伍☆☆□,大家意外地看见了领口口口袖□□☆,立即拥了上来□☆☆□,将大门口附近围了个水泄不通☆□☆。毛泽东一时间无法口回去□□☆□,跟在他口身边口的口只有秘书老王和护士长吴旭君☆□□□。他们面对这个突发事件☆☆□□,一下子非常焦急☆□☆,吓得口满头是口口口口汗☆☆□☆,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整条口府右街人山人海☆□□□,即使没有坏人□☆☆□□,这样的拥挤也很可能口惹口出大祸□☆☆☆。毛泽东在外面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不安全□☆□。这时警卫中队的几十名官兵接到命令☆□□,快步跑口到中南海西门□☆☆□□。大家排成人字形墙□☆□,插进人群□□□,一个口紧跟口一口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主席跟前□☆☆□□。而此时☆☆☆,毛泽口口东口与群众握着手□□☆,交谈正欢□☆□□。他望口着赶来救急的官兵☆☆☆□☆,却不肯离口开☆□☆。大家见状☆☆□☆□,只得想了一个办法□□□,退而求其次□□□,扶毛主席登上报喜的高台☆☆☆,与群口众面对面☆☆☆。

  毛泽东登上高台☆□□☆,非常动容□□□☆。他向群众大声高呼:“同志们好☆☆□!你们要关心国家口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口行到底□□□□!”

  后面正在拥挤着没有看口清领袖的人们☆☆□□□,忽地发现“从天而降”的毛主席□☆□,一时不口知如何口口是好☆☆□□☆。短暂沉寂后□☆☆□□,顿时掌声雷口动□☆☆☆,欢呼不尽□☆□□☆。此时□□☆,后续部队已经口赶来□☆☆,在军队保护下☆□☆☆,毛泽东总算口退口回了中南海☆☆☆。

  这次突发事件之后□☆□☆□,现场被口挤掉的鞋子□☆☆、书包等物品足有好几箩筐□☆☆□。

  8月12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口刊登《在党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公布后毛主席会见首都口革命群众》的文章☆☆☆。这次突发事件☆☆□☆,其实是后来毛泽东八次接见红卫兵的前奏□☆☆☆□。

  毛泽东畅游长江□□☆,成了一次世界瞩目的富有象征意义的举动☆☆☆☆☆。在关于游泳的畅想中□☆□,在同变幻莫测的自然力量对话和斗争中☆□☆☆□,他常常富有个性地☆□☆□、文人式口地表达自己的兴口趣□□□☆,传达自己的思想☆☆□☆☆。

  自此☆☆□☆,“大风口口大口浪口也口不口口可怕□□☆☆□,人类社会就是从大风大浪中发展口起来的☆□☆!”“跟着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前进□☆☆!”很快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政治口口号☆□☆。

  毛泽东回到已经离别半年多的北京☆□☆。他对北京地区开展“文化大革口命”的状况极不满意□□☆☆□,认为口运动搞得冷冷清清□☆□□,在校学生受到压制☆□☆。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和邓口小平此后不久☆☆□,被戴上了“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帽子☆☆□。

  离开武汉长江边口口的毛泽东☆☆□□☆,两天后☆□□,即7月18日抵达口北京☆□□。这是他在口外八个多月口口后再返北京□☆□☆。这一次☆□□,他没有回到口居住了十多年的丰泽园☆☆□□□,而是在中南海游泳池边的一幢平房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住到了口口去世☆□☆。难道他真口的那口样喜欢游泳吗☆☆□□□?或许不是□☆□□☆。丰泽园正在装修□□☆☆,口☆口口☆口装修好后□☆□,毛泽口东却不想再住□☆□☆,他对一个地方只要住习惯了就不想动☆☆□,这是他的特点☆□□。总之☆☆□□□,从此毛口泽东在游口泳池下榻☆□☆☆☆,他身体衰颓不口能游泳后□□☆☆,游泳池上铺上了木板☆□☆,成了口一口个大厅☆□□☆。

  7月24日上午□□□,毛泽东召集中口央常委和“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开会□☆☆,点名口批评刘少奇□☆☆□、邓小平□☆□☆,决定撤销工作组☆□☆☆。他认口为工作组“起坏作用☆□□,阻碍运动”□☆□,应该“统统驱口逐口口口口口之”□☆☆☆☆。还是那种决定过口无数口重口大事件的手势☆☆□☆,还是那典口型的湖口南乡音:“撤掉□□□☆☆,统统撤掉□□☆□!”

  8月口1日☆☆□□,中共八口届十口一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刘少奇成为口不点名的“资产口口阶级司令”□☆□□☆,他在党口内的口地位开始被林彪顶替□□☆,由第二位降到了第口八位□□☆。王光美回忆☆☆□□☆,会上☆□☆☆,毛泽口东指出□□☆□☆,刘少奇的问题“说得轻一口些□□☆,是方向口性的口问题☆☆□□☆,实际上是方向问题□☆☆,是路线问题□□☆☆☆,是路线错误☆☆□,违反口马克思主义的”☆☆☆。他还说:“新市委镇压口口口学生群众□☆☆□□,为什么不能反对☆□☆!我是没有下去蹲点的☆□☆,有人越蹲越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无产阶级□☆□☆。”当毛口责问刘为口什么害口怕群众时☆☆□□□,刘插话打口口断:“革命几十口口年☆□☆,死都不怕□□☆□,还怕群众□□☆□☆?”毛批评刘在北口京口专政☆☆□□☆,刘反驳道:“怎么能口叫专口政呢□☆☆☆□?派工作组是中央决定的□□□。”刘少口奇还说:“无非是口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嘐至此□☆☆,毛☆☆□☆□、刘关系彻底口崩溃☆□☆□□。

  随着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报纸上尽是火药味极浓的批判“三家村“的文章□☆☆。

  8月口上旬的一天□☆□,中南海大灶食堂外贴出口一张写着醒目黑字的口红纸□□☆,标题:《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一看署名☆☆□□☆,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它的作口者竟然是毛泽东□□☆□☆!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的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这一篇大口字报和这篇评论☆☆□□☆。可是五口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实行口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口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口革命口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口意□☆□□☆,长资产阶口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口其口毒也□□☆!联系到一九六二口年的右倾和年形“左”而实口右的错口口误倾口向□□☆,岂不是可口以发人深醒的吗□□□?

  毛泽东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二百多字□☆☆□,却不点名地批判口了刘少奇□☆☆,明确地提出党中央存在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的观点☆□□。8月7日□□☆□☆,毛泽东的大字报已作为中央文件印发八届十一中全会与会者☆□□,同时附着聂元梓等口七人的大字报□□□☆。

  既然是中央文件□□□,为什么不按组织系统传达☆☆□☆,而要手抄下来贴到墙口上呢□□□?大家对这张口大字报窃窃私语□□☆。当时☆☆□□,在更多的口人印口象里□☆☆,党中央是团结的□□□□,现在忽然出现了口如此严重的问题☆☆☆□☆,中央口领导有了分歧□☆☆□☆,人们一时都接受不了☆☆□□。问题为什么不能在党内解决□☆□,而是抖搂到外口面呢□☆□☆□?

  那些日子☆☆□,毛泽东住在游泳池异常忙碌□☆□☆□,除了参口加会议☆□□□,就是找口人口谈话□☆☆☆。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虽然都不知口道毛主席为何如此紧张□□☆□☆,却预感到了一些口大事即将发生□☆☆□☆。果然□□□□,在大字口报贴出几天口后□☆□☆,北京各大报在头版头条位置□□☆,用通栏套红的大字标题☆☆☆,全文刊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各界口群众口走上北京街头□☆□□☆,敲锣打鼓口口庆祝☆□☆□☆。中南海西门外搭起了一个临时的报喜台□□☆☆,接受大家向党中央□☆□☆、毛主席递交的报喜信□☆☆。报喜台以五星红旗为幕布□□□□□,正中挂着毛泽东彩色画像□□☆□☆,上联是“中国口共产口口党万岁”□☆☆,下联是“毛主口口口席万口岁”☆☆□□☆,横批是“高举毛泽口东思想伟大红旗☆☆□□☆,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口☆口口☆口中央办公厅组织口人员轮流在报喜台值班☆□☆□□,代表党中央接受群众的祝贺并维持秩序☆□☆□。那时府右口街口人山人海□□□□☆,声浪此口起彼伏☆□□。中南海里□☆□☆,都能口听见墙外的革口命口号□☆□☆□。声讨批判的呼声从早到晚☆☆☆,一刻不停☆☆□□□。

  8月10日晚口上☆□□☆,中南海西门口忽然声浪震天☆□□□,仿佛爆炸一口般☆□☆☆☆,持续良久☆□□☆。原来☆☆□□☆,毛泽东晚饭后散步☆□☆,顺着中南海边的马口路向南☆☆□☆□,经宝光门折向西☆☆☆□,来到怀仁堂前□□□☆□。他发现西门外人声嘈杂□☆□,就向西走去☆☆□□□,想看个究竟□□□□。毛泽东刚走到中南海西门□□☆□,恰逢一队报喜的队口伍☆□□☆☆,大家意外地看见了领袖☆☆☆□,立即拥口口了上来☆□□☆□,将大门附近围了个水泄不通□□☆。毛泽东口一时间无法回去☆□□,跟在他身边的只有秘书老王口和口护口士长吴旭君□☆□□。他们面对这个突发口事件□□□☆,一下子非常焦急☆☆☆□,吓得满头是汗□☆☆□☆,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整条府右街人山人海□☆☆□☆,即使没有坏人☆☆□□,这样的拥挤也很可能口惹出大祸☆☆□□□。毛泽东在外面多待一分钟□□□☆,就多口一口分不安全☆☆☆□□。这时警卫中队的几十名官兵接到命令☆☆□□□,快步跑到中南海西门□☆☆□☆。大家排成人字形墙☆□☆,插进人群□□□,一个紧跟一个☆☆□☆□,费了九牛口二虎之力□□☆☆□,才挤口到主席跟口前□☆☆。而此时☆□□□□,毛泽东与口群口众口握着手□☆□□☆,交谈正欢□□□☆□。他望着赶来口救急的口官兵☆□☆,却不肯口离开□□☆☆□。大家见状☆□☆,只得想了一个办法☆□☆☆☆,退而求其次☆□☆,扶毛主席登上报喜的高台□□☆☆,与群众面对面☆☆□。

  毛泽东登上高台□□☆□☆,非常动容□□□□。他向群众大口声口口高呼:“同志们好☆□☆!你们要关口心口口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口口革命进行到底☆□□☆!”

  后面正在拥挤着没有口看清领袖的人们□□□,忽地发现“从天而降”的毛主席□☆☆□□,一时口不知如口何是好☆☆□。短暂沉寂口后☆□□☆□,顿时掌声雷动□□☆,欢呼不尽□□☆☆□。此时□☆☆,后续部队口已经赶来☆□□□,在军队保护下☆☆☆,毛泽东总算退回了口口中南海☆□☆□□。

  这次突发事件之口后☆☆☆□,现场被挤掉的鞋子□□☆、书包等物品足有好几箩筐☆☆□□。

  8月12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在党中央关于无产阶口级口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公布后毛主席会见首都革命群众》的文章☆□□☆□。这次突发事件□☆☆,其实是后来毛泽东八次接口见红卫兵的前奏☆□☆。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炮打司令部:毛泽东第一张大字报内容解密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