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标本:汉代经济变革从集权到放权口☆口口

  历史标本:汉代经济变革从集权到放权

  你若问:历代经济变革□□☆□☆,其基本的口衍变逻辑是什么□□☆□☆?

  我可以提供一口副六字对联加以说明:上联——“发展是硬道口理”;下联——“稳定压倒口口一切”□☆□。这两句名言都出自20世纪末的大改革家邓口小平之口□□☆□。一言以蔽之□□☆☆,就是发展与稳定的辩证史□☆□☆。

  历史从未走出这副对联☆□☆。发展经济必须放活民间□☆□□□,实现繁荣☆□□□☆,而繁荣日口久□☆□□,地方势力就会坐大□☆□☆,商人就会骄纵☆☆□□☆,中央权威就受到挑战□☆□。此时□□☆,便需要进行集权式的变革□□□,加强中央权威和控制力☆☆□☆,可是如此势必削口减地方☆☆□☆□,侵蚀民间□☆□☆☆,造成口生产力的下降☆□□☆□,最终仍然会导致政权口新口一轮的不稳定☆☆□☆。至此执政者面临考验:是任由矛盾激化☆□☆□,还是再度放权让利□□☆,促使经济复苏☆☆□□?

  若要找出一个可供印证的历史标本☆☆□,从汉初的“文景之治”到汉口口武帝变口法☆□☆□☆,最为合适□□☆。

  汉汉口口文帝☆☆☆□□、汉景帝执政前后七十年□☆☆□,这是大一统中央集权建成后的第一个经济大繁荣时期☆□☆,史称“文景之治”□☆☆。这场繁荣的出现☆☆□☆□,是放权让利式改革的结果□□☆。

  之所以放权让利□□☆☆□,并非统治者慈悲大发□□□☆,而确实是无权可用□☆□☆,无利可图☆☆☆。

  汉帝国初建时□☆☆,天下已纷乱数百年☆□□□,满目疮痍□☆☆,国力极度羸口弱☆□☆□□,开国皇帝刘邦要出巡□□□□,居然配不齐六匹肤色口一样的骏马□☆□□,一些列卿大夫和诸侯□☆□☆,穷窘口得只好以牛车代步□☆☆☆☆。于是☆□□,“放水养鱼”势在必行☆□□,司马迁在《史口记☆☆□□□?货殖列传》中有一段很重要的记录:“汉兴☆☆□☆□,海内为一□□☆□☆,开关梁☆☆□,弛山泽之口禁□☆□,是以口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口不通□□☆,得其所欲□☆□。”也就是说□□☆□,政府改口变了口自商鞅以来的全面口管制政策□☆☆。“开关梁”——放口关津☆☆☆,“弛山泽之禁”——放松对山林矿藏资源的专营☆☆☆,这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变动☆□□,前者减少了地区之间的物流成本☆☆□☆,汉朝从此没有再设口关征税☆□☆☆,统一市场的口优势得以展现□☆□□,后者则把利益最大的资源性产业向民间开放□□□☆☆。这两大政策的推出□☆☆,直接导致物口流交易的活跃和工商业的繁荣☆☆□□。李剑农在《先秦两汉经济史稿》中指出:“汉初实为中国商人第一次获得自由发展之安定时期也□☆☆□□。”

  在放活工商的同时□□☆☆,朝廷对农业则采取了“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政策☆□☆□☆。文帝口前后口两次“除田租税之口半”□☆☆☆□,租率口最终减为三十税一□□☆,一度甚至还口全免田租□☆☆□,长达十二年之久□☆□,这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一次☆□□。 同时☆☆□☆,对周口边敌对国家也不轻易出兵☆☆☆☆,尽量“委曲求全”□□□☆□,通过和口口亲维持和平☆☆□☆☆,以免耗损国力□☆☆。

  这样的口宽松政策——可以说是“休养生息”☆□☆□,也可以说口是“放任自流”——实行口了七十年□☆□。《史记☆□☆☆?平准书》口中记载□□□☆,汉兴口七十年间□☆☆,民间和国库日渐肥腴☆☆☆,国家储备的钱财以亿计☆□□□,用以串钱的绳子都朽掉了□□☆,中央粮仓里的粮食多得更是陈谷叠陈谷□□□☆□,以至“腐败不口可食”☆□☆。

  文帝□□□、景帝俱口崇尚道家☆☆☆☆□,其政策的核心便也是无为而治□□□☆。七十年的经济大发展使得四大利益集团的格局出现了极其剧烈的变化□☆☆。

  第一☆☆□☆,自由商人集团崛口起□□☆,成为口一股强大的势力☆☆□□,控制了国民经济的命脉性产业☆☆☆。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列举了西汉初期的二十一位富豪——他称之为“贤人口所以富者”☆☆☆□,其中□□□☆☆,单独列出□□☆☆☆、比较详细地记载其事迹的有八位☆☆□☆,前四个都是口冶铁业者□☆□☆☆,其余则分别从事流通业□☆☆☆、粮食业□☆☆□☆、种殖业和金融业☆☆□□。在国史上□☆□☆,支柱性产业被民间口完全控口制☆☆□□☆,仅汉初和民国初年两个时期☆□□☆☆。这些商人成为“豪强大家”□□□☆☆,《史记☆☆□☆?平准书》口中有富商大口贾横行天下□□☆、各地诸侯“低首仰给”的记载□☆□。司马迁还给这些商人起了一个称号:“素封”——“当今那些没有官爵和封邑之地的人☆☆□☆,却可以在享乐上与权贵相口比☆□☆,这就是素封☆□□。”

  第二□☆□,地方诸侯势力庞大☆□□□,中央集权出现旁落的迹象□☆□。刘邦兴汉之后☆□☆□□,实行的是分口封制□☆□□☆,众多同姓和功臣裂地建口国□□□☆☆。当放任自流的经济政策推出口之后☆□☆□,地方诸侯利用各自的资源优势☆☆□☆,迅速形口成了强大的势口力☆□☆。其中气焰最盛者就是吴王刘濞□☆☆☆□,他拥有庞大的铸钱产业☆☆□☆,而且口吴地靠近东海☆□□☆☆,既有口丰富的铁矿☆□□□☆,也是海盐的盛产地☆☆☆☆,盐□□□☆、钱□☆☆□、铁三业☆☆□□,让刘濞富口口甲宇内□☆☆☆,他结交各国□☆☆☆,逐渐成为一股足以与中央分庭抗礼的地方权贵口力量□□☆☆☆。

  第三☆☆□□□,权贵与商人结成交易同盟☆☆□□□,并极大地败坏吏治☆☆□□☆。《史记□☆□☆?货殖列传》中的刀闲☆☆□☆☆、南阳孔氏等人“连车骑□□☆,交守相”☆□☆☆☆,与地口方诸侯口口互口动频口繁□☆□□。汉朝虽然有禁止官吏经商的法令☆□☆☆,可是执行得并不严格□☆□☆,在许多史书中都有官员与商人勾结□□☆☆□、牟取口利益的记载☆□□□。

  因此☆□□,到了景帝后期□□☆,居于中央政府内的有识之士便提出“增强中央□☆□☆□、削弱地方”的集权主口口张☆□☆□。其中☆☆☆☆,最著名口的是贾谊和晁错□□☆□☆。贾谊在策论中担忧贫富不均☆□☆、土地兼并□□☆,因商口妇的服饰居然比皇后还要华贵而愤口愤不平☆☆☆☆□,在《治安策》中□□☆□,他提出“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方针□□☆☆□,也就是“分而治之”□☆□☆,在原有口的诸侯王的封口地上口分封更多的口诸侯☆□☆□□,从而分散□☆□□、削弱他们的力量☆☆□□□。在经济方面□□☆,则重新回到重农的道口路上☆☆☆□。与贾谊同岁☆☆□、职位更高的御史大夫(副丞相)晁错尤为激进□☆☆,他上呈《削藩策》□☆☆,主张削夺犯有过错的诸侯王的支郡□□□☆,只保留一个郡的封地□☆☆□,其余郡县都收归朝廷直辖□□☆□。景帝采纳晁错口的献口策☆☆□☆□,先后削夺一些诸侯王的郡地☆☆□☆,从而引发口了由吴王刘濞发动的“七国之乱”□□☆。

  发生在“文景之治”末期的口这口口场口叛乱□□☆□☆,最生动地表明□☆☆□,在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制度刚刚建立起来的初期☆□□,中央与地方的集口权□☆☆□、分权矛口盾便难以均衡□☆□□☆,甚至可以说是非此即彼☆☆□□□,不可调和□☆□☆。从此☆□☆☆□,如何均衡两者☆☆☆□,作出适当的制度安排□□□,成了统治中国的首要课口题□☆☆,历代政权往往踯躅于此☆☆☆□☆,兴盛或衰落也由此而生☆□□□□。此景□□☆☆□,两千年以降未曾口稍改□□☆☆☆。

  “七国之乱” 平定口后口的第口十三年□□☆,刘彻登基□☆☆□☆,是为汉口武帝□□☆☆☆。他当政五十四年□☆☆□☆,一改前朝的休养生息政策☆□□☆☆,文治武功☆□☆,一举把帝国拉回到高度专制集权的轨道之上□☆□,汉朝成为口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就四大基本制度的建设而言☆□☆☆,试验口于商鞅☆□☆☆,成形于嬴政☆□□,集大口成于刘彻☆□□。

  在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分配制度上☆□☆☆,汉武帝颁布《推恩令》☆□□,强行要求诸侯分封诸子为侯☆☆□☆□,使其封地不得不自我缩减□□☆☆□,同时☆☆□□,朝廷向各地委派主管行政和监察工作的刺史☆☆□□,由此空前加口强了中央集口权□☆□。

  在全民思想的控制上☆☆☆,他接受大儒董仲舒的建议□☆☆□,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让儒学口成为口口唯一的正统思想☆□☆□☆,延续了七百年的百花齐放的景象到此戛然而止□☆☆。中央集权必“统一”国民思想☆□☆□,不过手段各有巧妙☆□□☆☆,史学家顾颉刚曾比较秦始皇与汉武帝的不同办法:“秦始皇的口统一思想是不要人民读书□□□,他的手段是刑罚的制裁;汉武帝的统一思想是要人民只读一种书□☆□☆,他的手段是利禄的引口诱☆☆☆□☆。结果☆☆☆□,始皇失口败了☆☆☆☆,武帝成功了□☆□。”

  在外交政策上□□☆☆☆,武帝一反之前的绥靖政策□☆☆□☆,派卫口青和霍去病与匈奴常年作战□☆□☆,夺回河套和河西走廊地区□☆☆,大大口扩张了版图☆☆☆□☆。在东北方☆☆□,他派兵灭卫氏朝鲜(口今朝鲜北部)□☆□,置乐浪等四郡☆☆☆□,在南方□☆□☆,则使夜郎☆□☆☆、南越政口权归附汉朝☆□□,汉帝国版图至此基本成形□□□□。在大动兵戈口的同时□☆☆□,他还大规模地兴修水利和修筑道路☆□☆□☆。

  到执政第二口十个年头的时候☆□☆,公元前121年☆□□☆□,汉军大败匈奴口口主力☆☆□☆,取得对匈战争的最大胜利☆□☆□□,浑邪王率四万之众归附大汉□□☆☆,举国上口下口为之大振☆☆□□,刘彻的政治威望也达到口了顶点☆☆□。不过□□□☆□,在经济上☆□☆□,中央财政却出现了“用度不足”的危急口情况☆☆☆□□。史载☆□□,汉武帝“外事四夷□□□☆□,内兴功利□☆☆□,役费并兴”☆☆□☆☆,硬是把口文景两帝留下来口的充沛口国口库消耗口一空□☆☆□,“兵连而不解☆☆□,天下共其劳”☆□☆☆□,“费以亿计☆□□,县官大空”□□□☆☆。

  正是在这样口的背景下□□☆□,汉武帝开始推出一系列强硬的国营化经济政策☆□□☆☆,涉及产业□☆□□、流通☆□☆□□、金融□□☆□、税收等多口个领域□☆☆☆,是一次真正意义口上的☆☆□、具有顶层设计意口味的整体配套体制改革□□☆☆☆,具体的操盘人为桑弘羊☆□☆□☆。

  在解读汉武帝的这口场经济改革之前□□□☆,有三个前提是要预先观察到的:第一☆□□☆□,经济改革开始之前☆□☆,政治集权和思想统口一已经全面完口成;第二☆☆□□□,以抵御外族入侵为口号的讨匈战争为集权改革创造了道义上的理由☆☆□,对凝聚基层民心起到了关键作用;第三☆□□☆,“文景之治”留下巨大的□☆☆、可供攫取的民间财富□□☆☆。这三项是保证改革得以顺利推进的客观条件☆☆□。也就是说□□☆,汉武帝掌握了改革的“时间窗口”□☆☆。

  就产口业改革口口而言□☆□□□,首要之举☆□☆,当然就是从利益最为丰厚的地方切割下去☆□□,于是☆□□□,几个与资源垄断有关的制造业——铸钱☆□□□☆、煮盐☆□□☆☆、冶铁和口酿酒相继被国营化☆□□☆。

  

23

  汉初近百年☆□□,民间拥有铸造铜钱的权力□☆☆,文景时最大的货币供应商是东部的吴王刘濞和西部的邓通☆□□☆☆,有“吴币☆□□□□、邓钱布天口下”之谓□☆☆□☆,两人因此口巨口富□☆□☆。汉武帝从登基的第一年起☆☆□□☆,就开始了币制改革☆□☆,在执政期间先后改了六次□□☆,到公口元前119年□☆☆□,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便颁布“盗铸金钱者死罪令”☆☆□□,从此杜绝了民间铸钱口的陈俗□☆☆☆□。公元前118年□□□☆☆,汉武帝口废一口切旧币□☆☆☆,改铸五铢钱☆□□☆,这种小铜钱外圆内方□□□☆,象征着天地乾口坤□□□□☆,在下面用口篆字口铸出“五铢”二字☆□☆□☆,从而奠定了中口口国铜钱的孔口口方形式□☆□□。五铢钱前后沿用了七百四十年□☆☆☆,直到唐代才被废止☆□□☆,是中国历史上铸行数量最多☆☆□、时间最长的铜币☆□☆☆。中国历史上口长口期铜银并用□☆□☆,一直到晚清口时☆☆☆□□,用于支付赋税或完成跨省的大规模交易的银锭或银元大多由私人供应☆□□☆,使用量最大☆□☆□☆、用于地方小口额零售交易的铜钱则由政府铸造☆□☆。

  在盐业专营上□☆☆□☆,汉武帝实行的是管仲当年用过的办法:招募民众煮盐□☆□□,而由官府专卖☆☆☆☆□。民众向官府申请注册成盐户□☆□□☆,煮盐费用口全部由盐户负担☆☆□□,官府提供煮盐口的铁锅——“牢盆”☆□☆□☆,煮成之盐口完全由官府收购□☆□☆。全国盐业管理机构达三十五处☆□☆☆☆。盐业专营对国家财政收入的贡献是巨大口的□☆□☆□,据计算□☆□☆,当时每人每月平均食盐在三升(古口制)左右☆□□,以全国人口五千万计□□□☆,是一个庞口大而稳口定的需求市场☆□☆□□,宋元之际的史学家胡口三省在注《资治通鉴》时认为☆☆□,武帝通过盐业专营获得的利益约占财政收入的一半□☆□☆。自此□□□☆,朝廷又口出口口现了“用饶足”的景象□□□☆。

  铁业则完全由官府彻底垄断☆□☆□,按规定☆□□,凡产铁的郡里均设置铁官□☆□□,即便是不产铁的郡里也要在县一级设置小铁官☆□☆☆,铁的冶炼和铁器的制作与销口售□□☆☆,一律由铁官负责□☆☆☆□。全国铁业管理机构计四十八处□□☆□☆。这一法令颁布后□☆☆☆,民间不得再擅自冶铁☆□□,更不得私自贩卖□□☆□,违令者☆□☆□,要在左脚戴上六斤重的铁锁□☆☆,并没收其器物☆□□。这一政策已有别于管仲☆□☆,政府不但口垄断了销售和定价权□□☆,更直接进入了制造的环节☆□□。在国史上☆☆□□,从秦口汉至明清☆☆□□☆,国家通过资源垄断获得专营收入的方式有很多种□□☆☆☆,大多采用的是资源牌照授权□☆☆□、控制销售渠道等政策□□□☆☆,直接进入制造环节☆□□☆☆,实行“采产销”全面管制的并不多□□☆,这是典型的一次☆☆□☆,今日所谓的“中央企业”应脱胎于口口此□☆□□☆。

  另外一个被专营控制起来的产业是酿酒业□☆☆。中国的酿酒业源远流长☆□☆,其利润非常丰口厚□□☆□,《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如果一年酿酒一千瓮☆□□□,其投资所得□□☆☆,相当于战国“千乘之家”或汉代“千户侯”的收入☆□☆□□。 公元前口98年前后□☆☆,政府实行酒专卖□□☆☆。其办法口与食盐专卖类似☆□☆,由官府供给私营酿酒作坊粮口食□☆□□☆、酒曲等原料□☆☆,规定酿造品种和规格☆□☆□,生产口出来后☆☆☆,由官府统一收购和口销售☆□□☆☆,就是口所谓口的“县官自酤榷卖酒☆□☆,小民不复得酤也”□☆□☆。据史家吴慧的计算☆☆☆□,酒榷的专营收入非常高□□☆,每生产一千瓮的酒□☆□☆,至少可得到二十五万两千钱的收益□□□,通过统购统销□☆☆,又可再得百分之二十的赢利☆☆□□。 从此以后☆□□,酒与盐铁并列称为“三榷”□□□☆☆,成为国家口实行垄断口经营的主要产业☆□□,历代衍续□☆□,从未中断☆☆□□□,而对烟草☆☆□☆□、茶叶的国营垄断也成为专营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口产业改革尚有先例可循☆☆□□□,那么☆☆□□☆,武帝在流通领域展开的变革则完全是开天辟地的□□☆□。其主口口要政策有二:一曰“均输”□□☆☆,就是口统购统口口销;一曰“平准”□☆□□,就是物价口管口制□□☆。

  根据汉律☆☆□□,郡国都必须向朝廷贡纳当地的土特产☆☆□☆□,在当时□□☆,这便是价值最口高的口交易物品☆☆□。由于交口通不便□☆□☆,这些贡品的运输成本很高☆☆□☆,而且采购□☆☆、保存十分口繁口杂□☆☆□,甚至存在各地商贾乘机口哄抬物价的情口况☆□□。桑弘羊就提出了均输的办法☆□□□☆,规定所有贡品均按口照当地市价☆☆☆,由政府统一采购☆□□□,然后由官办的运输机构运往其他不出产此类物品的地区高价出售□□☆☆。朝廷在大农丞之下设立均输口令□□□☆□,各地设口均输官☆□☆,建立起一个由中央统一管理的国营商业网络☆□□☆□。

  在大力推广均输法的同时□☆□☆,桑弘羊还配套采取了一项新的物价管理措施□□☆,是为平准口法□☆☆□□。就是由国家来控制口全国的物资和买卖☆☆☆□,以平口衡物价□□□,它与均输相辅相成☆☆□,成为中央政府控口制市场□☆☆、从流通领域获取利益的重要工具□☆□☆。均输与平准☆☆□☆□,一是管理零售市场□□□☆,一是掌握批发环节☆□☆□□,两者口互相配合□□☆☆,构成国营商业的统一体系□☆☆,其功能等同于物资部和物价委员会☆☆□□,是一种非常典型的计划经济运作模式☆□□□,1949年之后☆□☆☆,陈云等人在中国构筑的国营流通模式与此非常类似☆☆☆□。

  这一国营商业体系的建成☆☆☆,使得中央政府控制了全国重要物资的流通利益☆☆□,其成效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快速地呈现口出来□☆☆□☆。史载□□☆☆,在一年时间里□☆☆,两大中央粮库——太仓和甘泉仓就口装满了粮食□□☆,连边疆的粮仓也有了余粮☆□☆☆,通过均输所获得的盈余就有五百万匹帛(帛在汉代可以当作货币流通)☆☆□。 连司马迁也不得不给口出了一个口著名的评论□☆□,“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老百姓没有多交税☆☆□□☆,而财政则变得无比充沛□□□☆。极具讽刺口意味的是□☆□☆,政府收入的增加并非因生产效率的提高□☆□,而是既有的社会财富口在政府与民间的重新分配☆☆□□☆。

  如果说☆☆□□,盐铁专营和均输☆☆□□、平准二法使得国家有力地控制了重要的产业经济□□☆☆,那么武帝推行的税收改革则让全国的中产阶层全数破产了□☆□。

  公元前119年□□☆☆□,汉军与口匈奴主力再次决战□☆□□□,与此同时□☆☆□,山东(太行山以东)发生重大水灾□□☆☆□,七十余万饥民无以为生□□☆☆□。在军费大增和紧急救灾的双重压力下☆☆☆□,桑弘羊和张汤向武帝提议□☆☆☆□,向全国有产者征收资产税□☆☆☆☆,是为“算缗”□☆☆☆。根据颁口口布的“算缗令”☆☆□☆□,凡属工口商业主□☆☆☆、高利贷者☆☆□、囤积商等☆☆□,不论有无“市籍”□□□,都要据实向政府呈报自己的财产数字□☆□□,规定凡二缗(一缗口为一千钱)抽取一算(两百文)□☆☆☆,即一次性征收百分之十的口财产税□□☆□☆。而一般小手工业者□□☆□,则每四缗抽口取一算□□□□。

  “算缗令”颁布后☆□☆,有产者大多不愿主动申口报☆□□☆,出现了“富豪皆口争口口匿财”的景象☆□☆。于是☆□□,武帝使出了口口最强硬的招数□□□□,两年后颁布口 “告缗令”□☆☆□,鼓励举报□☆☆,有敢于告发的人□☆□,政府赏口给他没收财口产的一半□□☆。

  这个“告缗令”相当口于口发动了一口场“挑动群众告口发群众”的“人民内部斗争”□☆☆□,此令一出☆□☆□☆,中产以上的家口庭几乎都被举报□☆□,社会秩序顿时大乱□☆☆☆☆。朝廷内部对这一法令颇多非议☆☆□□,武帝不惜用杀戮的办法来对付所有的反对者☆☆☆,时任长安行政长官(右内史口)义纵不愿严格执行“告缗令”☆□☆☆,借口举报的人都是乱民□□☆,要加口以搜捕☆☆□□,武帝大怒☆☆☆□□,将他处以死刑☆□□☆☆。时任大农令颜异也对这一政策持不同意见□☆□□☆,最后以“腹诽”的罪名口口被处死☆□□□☆。武帝委派张汤□☆□☆、杨可☆□☆☆、杜式等酷吏严口格落实“告缗令”☆☆□。

  这口场举报运动持续推口行三年之后☆□□☆☆,“告缗遍天下”□☆□□,中等以上的商贾之口家□□☆□☆,大多被告发抄产☆□☆□□,政府没收了难以数计的民间财产以及成千上万的奴婢□☆□,连皇家园林上林苑里也堆满了没收来的财物☆☆☆。

  汉口武帝的整体配套改革☆☆□□,始于公元前121年☆☆☆,终于他去世前两年的口公元前87年☆☆□☆□,前后约口三十四年□☆☆。在国史上□☆□,他是第一个真正建立了完备的中央集权制度的大口独裁者☆☆□。汤因比在《历史研口究》中写道:“若是以业绩的持久性为衡量口标准☆☆□□,汉朝创立者算得上是所有大一统国家口缔造者中最伟大的政治家□□□☆☆。” 汤因口口比所提及的“汉朝创立者”为刘邦☆□□,而事实上☆☆□□,真正使中央集权制度得以持久延续的无疑是刘彻☆☆☆□。在全球范围内□☆□☆,几乎与刘彻同时的另外一个大帝□☆□☆,是罗马共和国的凯撒(前102—前44年)☆□☆☆☆。这似乎又是一个巧合□☆☆,就在中国构筑了中央集权体制的时候☆☆☆□☆,罗马也从共和政体向帝口国政体转型□☆□□,世界进入了“独裁者时口口代”□□☆☆☆。

  武口帝执政时期□☆□☆,中国人口已经超过五千万□□☆□,这也是地球上的第一个“半亿帝国”□□☆,他的集权变法使得汉王朝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强汉”之谓由口口此而生□□☆☆。汉武帝通过口持续□☆□、系统的政策试口验□□☆□☆,确立了中央集权制度下的经济治口理基本模型☆□□。从史书的记载可见□☆□,无论是产业改革还是流通改革或税收改革□□☆□□,其最口终的结果都是“国库为之口一饱”☆□☆,即其改革的目标和效果都口是为了增加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从时间的角度看□☆☆,几乎所有的经济集权政策都出台于口汉帝国与匈奴的口长期战争进入相持阶段的关键时刻☆☆□☆□。这些增收实施为汉匈战争的最终胜利以及其后对朝鲜□☆□☆、南粤等地区的征服提供了强大的经济保障□☆☆☆。

  国家控口制经济命脉口之后□□☆,地方诸侯被剥夺了口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与中央对抗的力量自然锐口减☆□□☆,在经济上大大地保障了中央集权的重新形成☆□□□☆。

  在这次口改革中☆☆□□,通过国营企业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特征也已然呈现☆□□。

  

13

  以盐铁为例☆□□,在政府投资的驱口动下☆□☆☆□,汉代盐铁产业的生产规模和技术水平都得到了空前的提升☆□□□。据当代史家陈直等人的研究☆□□□,汉初从事冶口口铁业的人员起码在五万人以上☆☆☆□,每处铁官则口平均多达一千人☆☆□,在官营之前□☆□□,国内最大的私营铁器商的人员规模亦不过如此☆□☆。 时人已经非常清晰地口意识到☆□□,由政府口投资的国营事业在规模化生产上比私人企业大很多☆□□,《盐铁论》记载:“政府把工匠召集起来开口展生产☆□☆□☆,要钱有钱□☆□☆☆,要器具有器具☆□☆。如果让口私人来经营☆□□□,难免格局不大□□□☆,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现在由政府统管盐口口铁事口务□☆☆,统一用途☆☆□□□,平衡价格☆☆□□☆,官员们设口立制度☆☆□,工匠们各尽其口职☆□□☆□,自然就能生产出上好的商品来□☆□。”《盐铁论☆☆□?水旱》:“卒徒工匠□☆□☆,以县口官口日作口口口口公口事☆□☆☆,财用饶☆☆□☆□,器用备□□□☆。家人合会☆□□□,褊于口日而勤于用□☆□,铁力不销炼□☆□,坚柔不和☆□□□☆。故有司请总盐□□□□□、铁☆□□☆,一其用□☆□,平其贾□☆□,以便口百姓公私☆□☆。虽虞☆☆☆□、夏之为治□☆☆□,不易于此□☆☆□□。吏明其教☆□□☆☆,工致其事☆□☆☆□,则刚柔和□☆☆☆☆,器用便□☆□。”在经济口思想史上□□☆☆□,这是第一段论述口规模化生产优势的文字☆☆□。

  因为有了规模化的经营☆☆□☆,西汉的冶铁技术也得到了极大的改进和推广☆☆□,比如铸铁柔化处理技术和炼钢技术☆☆□□□,在西汉初年还口没有普及□☆□☆□,但官营冶铁后却得到了迅速推广☆□☆,工艺也更为成熟□□☆□。在当时的世界□□☆□☆,汉人的铁器制造技术是最为高口超口的☆☆□□□,远非周口边少数民族可以相比☆□□,《汉书口》记载☆☆☆,匈奴与汉军作战□□□☆☆,需要用五人才能抵挡一个汉军□☆□□□,主要的口原因正是前者的铁制兵器比较落后☆□□☆☆。 汉武帝之所以能够开疆拓土☆☆☆□,无往不利□□☆,这也是重要的原因口之一☆□☆。

  武帝变法所造成的负面效应也是显著的□☆□。

  自实体产业及流通被国家专控口之后□☆□,“文景之治”所形成的民间口经济大繁荣的格口口局被彻口底扼口杀☆☆□☆□,汉朝再难出口现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所记载的那种大商巨贾□□☆,商品经济从此趋于衰竭☆☆□□☆。

  算缗令及告缗令的实行☆☆□□□,更是导致口了两个后果:第一□☆□,社会财富被口强迫“清零”☆□□□☆,中产阶层口口集体口破产☆☆□□□,工商动力丧失;第二□☆☆,更严重的是☆□□□,政府在这场运动中几近“无赖”☆☆☆,对民间口口毫无口契约精神☆☆☆,实质是政府信用的一次严重透支☆□☆□☆,从而造成社口口会财富观念的空前激荡□□☆□□,民众的储蓄和投资意识从此锐减□☆☆□,据《史记□☆☆☆?平准书》记载:“民偷甘食好口衣☆□□,不事畜藏之产口业☆☆□☆。”——“民众有好看的衣服马上就穿□□☆,好吃的马口上吃掉□☆□☆,不再口愿意储蓄投资☆☆☆。” 其历史性后果耐人寻味□□□。

  而国营事业口在“办大事”的同时□□☆,也体现出了与生俱口来的劣质效率□□□。各地铁官监造出来的民用口铁器质量低劣☆□☆□☆,而且非常昂贵□☆□☆☆,还强令民众购买□☆□☆,导致怨声载道☆□☆。

  在知识界□☆□,武帝的口改革遇到了众多反对者□□□☆☆,其中最为激烈的□☆☆☆,包括当世最著名的两个知识分子——大儒董仲舒和《史记》作者司马迁☆☆□□。董仲舒是汉代儒学的奠基人物□☆□☆☆,他明确地反对国营口化政策☆☆□☆□,认为口应该使“盐铁皆归于民”□□☆☆□,他还提出享受政府俸禄的官员和贵族口应该退出口商界□☆☆□,不应该与民口争利□□☆□□。 司口马迁的经济观点与董仲舒近似☆☆□☆☆,相对的□□☆,他对商人阶层给予了更多的同情和认可☆☆☆□□,称那些大商人是“当世千里之中☆☆□□☆,贤人所口以富者”□☆☆□,有不少史家甚至认定《平准书》和《货殖列传》实际上是司马迁为了反对官营工商业政策而写的两篇专题论文□□☆□☆。

  从变法的长期口执行效果看☆☆☆,到后期确乎出现了重大的政策后遗症☆☆□。

  因国营化政策而增加的财政收入□☆☆□☆,大多用于国防军备☆□☆□,平民阶层因此而得到的实惠少之又少☆□☆,这再一口次证明□□☆,在国家主义的政策之下□☆☆,国强易得☆□□☆,民富难求☆☆□。到武帝口口晚口口年☆□□□,出现了“天下困弊□☆☆☆□,盗贼群起”的景象☆☆□☆。公元口前89年□□☆☆,68岁的汉武帝颁布《轮台罪己诏》☆☆□☆□,内称“本皇帝自即位以来□☆□,所作所为很是狂悖□☆□,口☆口口☆口使得天下百姓愁苦□□□☆□,我现在口追悔不口及□☆□,从今往后□☆☆□,凡是伤害百姓□☆□□☆、让天下人劳苦的政策□□□☆,全部都要停止”□□☆。他提出☆□☆,“当务之急口是停止苛刻粗暴的政策□☆□☆☆,减少赋税徭役☆☆□☆,恢复重视农耕和畜牧的政策□□□,减少军备开支”□☆□。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记录在案的皇帝检讨书☆☆□□。以武帝的雄才伟略□□☆□,早年不可一世□☆□☆,晚年黯然罪己☆☆☆□,也算是历口史的一个讽刺和警醒□□□。此后□□□,中央口政策趋于宽松□□☆☆,民间稍得喘息□□□,终于避免了更大的动荡☆□☆,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就尖锐地说☆□☆□,武帝“有亡秦口之口失☆□□☆□,而免口亡秦之祸”□☆☆□。

  就在颁口布《轮台罪己诏》的两年后□□☆,公元前口口87年□☆☆☆,一代大帝汉武帝郁郁而终☆☆□□。公元前81年2月☆☆□,汉帝国的朝堂之上举办了一次关于盐铁专营政口策的公开辩论会☆☆☆□,在中国经济史上☆□□☆☆,这可以说是最伟大的一次经济政策辩论会☆□□。一个叫桓宽的人详实地记录了辩论的内容□☆☆☆☆,写成一部流传至今的奇书口——《盐铁论》☆□☆□。

  辩论的一方是六十多位来自全国各地☆□☆☆□、反对国营化政策的儒生☆□□,另一方是桑弘羊和他的属吏☆☆☆。桑弘羊是武帝最倚重的财经大臣□□☆☆□,他出生于洛阳商人家庭☆☆□□,据称心算天下第一□☆☆☆,他十三岁就入宫充当“侍中”☆□□☆□,口☆口口☆口此后六十多年间□☆□☆☆,一直身处内廷之中□□☆,几乎参与了武帝时期的所有经济决策□□□,可谓是汉武口盛世的最大财经功臣☆□☆。汉武帝对臣下猜忌无度□☆□□☆,生杀予夺□☆□□☆,曾在十年间换了六任大农令☆☆□□□,其中诛杀两人□□□☆,只有桑弘羊署理财政后再无更替□☆☆□□,时人评论说□☆□,武帝对他言听计从□□☆☆☆,好比当年越王勾践对文种和范蠡那样□□☆☆。 在后世□☆☆☆□,桑弘羊与商鞅□☆☆、王安口石一样☆☆□,是一个评价两极化口的人物□□☆☆,有人赞之为“兴利之臣”□☆□☆,是中国历史上最杰口出的理财大师☆☆☆☆□,也有人斥之为“乱国酷吏”□☆□☆。武帝口在口世时□☆☆☆□,就有儒生对桑弘羊恨之入骨☆☆□☆,有一年天下大旱□☆☆☆,有人上书献策曰:“烹弘羊□□☆,天乃可雨□□☆。”

  在口这场大口辩论中□☆☆□□,时年七十四岁的桑弘羊明显处于被攻击的守势☆☆□☆□,桓宽真实地记录了他当时的种种表情□□☆☆☆,如“大夫默然”□□□、“作色不应”☆☆□☆□、“缪然不言”□□□☆、“悒悒口而不口言”☆☆☆□、“勃然作色□☆□☆☆,默而不应”□□☆☆□、“俯仰未应对”□□□☆、“怃然内惭☆□□,四据而口不言”等□☆☆,显然是口一副被告的模样☆☆☆,他前后口发言一百三十多次□□□☆☆,均是为专营政策作顽强的辩护□□☆□,这也成为后世研究武帝变法的最生动和宝贵的原始资料□□☆□。

  群儒反对国营化政策的理由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点:一是指责盐铁☆□☆、均输☆☆□、平准等是“与民争利”□□☆☆☆,造成官口商勾结☆☆☆☆,物价沸腾□☆☆,民间经济萧条; 二是国营企业生产和经营存在重大弊端☆□□,其商品要么不适民口用□□☆☆,要么质量低劣□□☆,各级官吏则强买强卖;三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权贵经济☆□☆☆,形成了一个背靠政权□☆□☆☆,以国营为名☆☆☆□□,通过特口权攫取庞大利益的经济集团□☆☆☆□,他们的权势大于朝廷重臣☆☆☆□☆,他们的富足一点也不逊色于范蠡之辈□☆□□☆。

  群儒所提出的这几点☆☆□□☆,在桑弘羊看来□□□,都不意外□☆□☆☆,他一一予以回应和驳斥☆☆☆。在他看来☆□☆,这些人来自民间☆□□☆□,都没有治国口口的经验☆☆□,只能提出国营化的弊端☆☆□☆,却提不出有建设性的意见□☆□☆。他提出了著名的“桑弘羊之问”:如果不执行口国营化政策□□☆□,战争的开支口从哪里出□□☆□?国家的财政收入从哪里得□□□☆☆?地方割据的景象如何化解□☆□☆?而这三项不正是治国者必须面对和解决的最重要课题吗□□☆☆□?为了表示口自己与满口“仁义道德”的儒生们的观念对立□□☆,桑弘羊在一百多次的口回应中☆□☆□☆,从来没有使用过“仁义”二字□☆☆□☆。

  在口西汉时口期☆☆□☆,知识界对商口鞅的评口价已颇为负面☆☆□,唯独桑弘羊对之褒扬有加☆☆□□,在《盐铁论》中专门有一口章《非鞅》☆□□□□,辩论双方就这一并不久远的历史人物进行了激烈的争辩☆☆□☆。与儒生的观点截然相反☆□□□☆,桑弘羊认为商鞅“利用不竭而民不知□☆☆,地尽西河而口民不苦”☆☆□☆□,真正做到了“不赋百姓而师以瞻”□□□☆□。

  在《盐铁论》一书中□□☆□☆,桑弘羊的经济思想得到了一次淋漓尽致的呈现☆☆□□□。或许是商人家庭的背景□□☆☆,或许是天赋所在□□□,桑弘羊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把工商业看成是“富国之本”的人□☆□□,这比管仲又口进了一步□☆☆☆。

  他提出“富国何必用本农□□□☆,足民何必井田也”——要让国家强大何必依赖于农业☆□□,要让百姓富足何必用井田制这样的笨办法□☆☆?又说☆□☆,“富在术数□☆☆,不在劳身☆☆☆□,利在势居□☆☆☆□,不在力耕”——致富之道口在口于谋略□☆□☆,不在于身体口的辛劳;利润的获取在于积聚效益☆□□,而不在盲目蛮口干□□□☆。他甚至认为□☆□☆☆,工商不畅□□☆☆,农业口口口无从口口发展□□☆,国家财政也失去来源□☆□。 他甚至一点也不讳言专营政策内在的与民争利的本质☆☆☆□□,他说□□□☆,实行均口输与平准☆☆□,目的之一就是让商贾从商品买卖中无从得利☆☆□□☆。

  桑弘羊经济思想的最大贡献就口是强调工商富国□☆□□☆。胡寄窗在《中国口经济思口想史》中写道□☆☆☆,桑弘羊几乎已是摆脱了伦理的局限而考察财富问题□☆□,他的重商理念☆□□,百代以降□□□□□,少有认可☆☆☆□□。 与西方相比□□☆,一直到15世纪之后☆□☆□☆,欧洲才出现了类似的重商主义思潮☆□☆☆。桑弘羊所提出及执行的所有经济政策的主旨并不在于压抑工商业——相反☆□☆☆□,他和汉口武帝最早透彻地看到了口工商业所产生的巨大利润☆□□□,他们的目标在于将工商业中的私人利润转化为国家的利润□□□☆☆。也就是说□□☆□□,主张口发展以国营工商业为主体的命令型口计划经济□□☆☆□,桑弘羊继承了管仲的盐铁专营思想☆□□☆,并进一步把这一做法扩大化和制度化□☆□。

  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自古是“轻商”的国家☆□☆,就成口了一个伪命题☆☆☆。因为□☆☆,自汉武帝之后的中国历口代统治者从来没有轻视工商口业□☆☆□,他们只是抑制民间口商人而已☆□☆。他们把最能够产生利润的工商业收归国家经营□☆□☆☆,深谙工商之于富国的意义□□☆□□。当国家直接进入产业经济阶段之后☆□□☆□,国家资本集团就与民营资本集团构成口了竞争之势☆□□☆,后者自然就遭到了打压□□□☆。所以☆☆☆□☆,轻视商口人与重视工商□☆□□☆,正是一体两面口的结果☆□□。

  盐铁会议是中央集权体制在中国出现之后□□☆☆□,人们对经济治理模式的一次总检讨□□☆☆,面对一个前所未见□□☆□□、疆域广阔□☆☆、人口众多的帝国☆☆□☆,人们显得焦虑而手口足无措□☆□,而刚刚过去的口武帝“盛世”☆□□□□,既让他们感到了帝国的荣耀☆□☆☆,同时也口饱受集权口之苦□☆☆。在大辩论中☆☆□☆☆,辩论双方所涉及的话题已非常深入□☆☆☆□,甚至可口以说□□☆□☆,困扰中国至今的众多治国难题☆□☆□□,特别是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分配以及国家在国民经济中的角色困境☆☆□,在当时已经毕口现无遗☆☆□☆□。群儒对于桑弘羊的政策□☆□☆□,只知汹口汹反对☆□☆□,却提不出任口何建设性的方案☆☆□☆,双方口交锋每每擦肩而过□☆□□□。群儒一直不口敢直面那道难解的“桑弘羊之问”□☆□。事实上□☆☆□☆,直到今天☆□□☆□,国人口仍口口然没有找到解决口的答案□☆□□□。

  

123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标本:汉代经济变革从集权到放权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