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明朝万历年间的悬案口☆口口☆口

  发生在明朝万历年间的悬案

明万历年间□□☆,文渊阁大学士王锡爵家□☆□,遇到一件倒霉事□□☆☆,女儿王焘贞还未出嫁□☆□☆☆,未婚夫就病死了□□☆。王锡爵担心口女儿□☆□☆□,直到出嫁前头一天□☆☆☆□,才将这事告诉王焘贞□☆□,并一再口安口慰□□☆□。

  

王焘贞听完后久久不语□☆□,王锡爵微微叹了口气☆☆□,知道女儿无法承受□□□,本以为过一阵子就会没事了□☆☆□□。可哪料没几口口天□□☆☆☆,王焘贞突然开始修道悟口仙☆☆□,还没半年□□□,居然就口开始辟谷修为—&mda口sh;就是说通过练气□□☆□☆,让自己不吃饭以修道成仙☆□☆。

  

王锡爵吓坏了☆□□☆,无论口怎样劝解☆□☆☆☆,都无效果□☆□□☆。无奈之下□□☆,王锡爵把这口事告口诉了好友:刑部口侍郎王世贞☆☆☆☆,请求王世贞帮着口劝劝女儿□☆□□。真是不口劝不知道☆□□☆,一劝真乱套——王世贞非但没有劝动王焘贞☆□□,反而当即拜王焘贞为师☆☆□☆。

  

王锡爵气得指点着王世贞吼道:王兄□☆□☆,你我十年口寒窗☆□□□□,才考得功口名☆☆□,诗书满腹□☆□□,都是口圣口人门徒□☆□☆,今日兄台口所为□☆☆☆□,实在愧对万岁☆□☆□、有辱先师□☆☆,更有负口口口我的重托□□☆☆,你意欲何为□☆☆?

  

王世贞听完后☆☆□☆,哈哈大笑道:王大人☆□□,令嫒神通非凡俗所口识☆☆☆□。依我看口王大人口名为人父☆☆□□,实则也只配为徒啊□□☆□☆。说到这□☆☆☆,王世贞口虔诚异口常的对着王焘贞口闺房方向深深一躬后□☆□,严肃地看着王锡爵接着说道□☆□□,仙师之所以不能点化王大人□□□,正是因为王大人乃仙师父亲的缘故☆□☆□,所以仙师口托我给王大人捎句话:如今仙师修炼已到了紧要关口□☆□□☆,三个月后就要白日飞升了□□□□。而我也正准备把此事☆☆☆☆□,上奏万岁□☆☆☆。所以三个月口内□□☆□,王大人请不要打扰☆□□☆。不然嘛☆□☆□☆,王大人□☆☆□□,万岁口的脾气你是知道口的□☆☆。

  

听到这番话□☆☆,王锡爵的俩眼顿时就直了☆☆□□。原来万历帝□☆☆□,非常好口口道术□☆☆,养着群口道士☆□☆□□、大仙口们炼丹□☆☆、求药□☆□,都不口上朝了□□☆□□。可想而知☆☆□,一旦王口世贞把这事添油加醋地说给万历听□☆□☆,自己绝对会因妨碍仙姑修为被治罪□☆□☆,最轻的也口要被责骂一通□☆☆,搞不好连官职都保不住☆☆□☆。想到这□□☆☆☆,王锡口爵口强挤出些笑容□☆□,变得恭敬了口起来☆□□,说:多谢王兄指点☆□☆,我一定不去骚扰□□☆☆。但恳口请王兄☆□☆,能否过些时日再禀告万岁呢□☆☆?

  

王世贞嘿嘿口一笑说:王大口人多虑了☆☆□,我即敢拜口令口嫒为师□☆□☆,也就等于咱是一家人了☆☆□☆。说到这☆□□□,神态口突然口变得诡口异口了起来☆□☆☆☆,低声说:王大人☆□☆☆,你以为我口会在朝堂上禀奏□☆☆☆?错了☆☆☆☆!我会秘口奏给万岁的☆□☆☆☆。兹事重大□☆☆□☆,我想万口岁一定会秘宣大人前口去询问☆□□☆。王大人啊□□☆☆□,你应该知道该说些什么吧□□☆□☆。所以口提醒大人一句□☆□☆□,三个月后令嫒能否成口仙飞升□□☆□,不但关系到你我前程☆□☆☆□,更关系到你满府性命□☆□☆。王大人口可要想明白些☆☆☆☆□。说完□☆□☆□,一阵阴笑口后☆□☆☆,抬腿走了□☆□。

  

再看王锡爵已呆若木鸡☆☆☆!这还不明白□□□,王世贞是口要拿女儿这事☆□□☆☆,投皇帝所口口好☆□□□,以求口高官厚禄□□□。自己否认☆□☆☆☆?不敢□☆☆☆。可不否认☆□☆☆☆,若三个口口口口口月口后☆□☆☆,女儿王焘贞没有飞升成仙☆☆☆□☆,那么王世贞就会倒打一耙□□☆□。我这哪口里是求援帮忙□☆☆☆☆,简直是请魔入室□□☆。一时间王锡爵又恨又怕□☆□☆,急得团口团转…&he口l口lip;

  

果然□□☆□,刚过两天☆☆□,万历帝就派来两位道口士☆☆□,口☆口口☆口来到王府说是奉旨前来会拜道友☆□☆□。王锡爵只得让俩道士跟王焘贞相见□☆□,自己则心神不安的等在长廊内☆□□。近两个时辰过去后☆☆□□,俩道士毕恭毕敬地走出女儿闺口房□□□☆☆。王锡爵慌忙迎过去☆□□□☆,请两位道士客堂喝茶一叙□☆☆☆□。

  

这一交谈☆□□☆□,王锡爵几乎没口疯了□□□☆。口☆口口☆口俩道士也拜口王焘贞为师了□☆□☆,那股虔诚劲☆□☆☆□,就别提了□□□。送走口口俩道口口士后☆□☆,王锡爵呆坐在椅子上□☆☆□,好久才自语道:吾儿休矣☆☆□□□。说完两滴眼泪溢出眼眶&hel口l口ip;…

  

三个月后□□☆,王焘贞乃当代仙姑□□☆□,要在今天午时得道飞升的消息□☆□☆,已传遍了整个京城□☆□□□,人们把王府围得水泄不通☆□□☆。随着时辰到来☆□□□,王焘贞口走出房间□☆☆☆,一身道袍□☆□,手握拂尘□☆□☆,走进口院内口早已准口备好的神口龛中□☆□☆,端坐在里面☆☆□☆□。王世贞以开山大弟子的身份□□☆□,站在神龛口外护法□☆□□□。而王锡爵则表情呆滞地看着女儿□□☆,仿佛瞬口间老了10岁□☆☆☆。

  

可怪事发生了□☆☆□□,飞升的口时间☆□□□,都要过去了□□☆☆,王焘贞非口但没有飞升☆☆□,反而睁开眼☆☆☆,对着口四周人们一笑☆□□□,站起口身走口出口神龛☆☆□□□,在人们的惊诧中□□☆☆,走回房间☆☆☆。这下□□☆☆□,所有人都傻了□☆□,怎么回事□□☆?莫非口口飞口口升失败了□☆□?正疑虑间□☆☆□☆,王世口贞口朗声开口口口了:诸位□□□,仙师接到玉口帝法口口旨☆☆□☆,仙师功德有缺☆□□□□,今日口不能飞升□☆☆□。

  

有人高叫道:什么口功德有缺□☆☆☆☆?莫非是耍口口我们□☆□?

  

王世贞脸一沉叫道:一派胡言□□□。口☆口口☆口是仙师功绩还未达到天庭要求□☆☆□□,所以口口我等弟子☆□☆□、信徒☆☆□,需努力口撰写仙师口功德□□□,多多上口启于天☆□□,再过三个月后☆□☆☆,必能成功☆□☆☆。

  

就这样□□☆□□,当天王世贞口就为王焘贞撰写起了功德文□□☆□,本来他就口是位很有影响力的文学家☆□□☆□。他这么口一带头□☆☆□☆,许多文人墨客也跟着口写口了起来☆□□,居然连写《三言二拍》的明口代文学家:冯梦龙也跟着撰写☆☆☆,最后万历皇帝也似乎被惊动□□□☆□,下旨亲口封王焘贞道号:昙阳子□□☆□□!王锡爵也放下了父亲的身份□☆□☆,毕恭毕敬地拜自己的女儿为师&口hellip;…总之一派轰轰烈烈中☆☆□☆☆,三个月就口又过去了□☆□□☆,王焘贞又到了飞升的时口刻了□□☆。

  

这次□□□☆,造成的轰动更大☆☆□,王府周口围人山人海□□☆☆,只有口王焘贞的弟子和达官贵人□☆□,才能进口入王府院内亲眼观看☆□□□□。万历皇帝也派口来口了自己的代表—&mdas口h;那俩道士□□□☆,前来为昙口阳子守法☆☆□□☆。

  

跟上次口一样☆□□,王涛贞沐浴口更衣后□☆☆,一身道袍□☆☆□,手拿拂尘□□□□,在王世贞的陪口口同口下☆□☆,跨进神龛□□☆☆,端坐好后☆☆☆□☆,抬眼望了望下面的人口群□☆□☆,最后眼光落到王锡口爵身上□□☆☆,突然一阵哆嗦后☆☆□□☆,闭上口了双口眼☆□☆。

  

随着王世贞一声:仙师飞升矣□□□☆!所有口在场的人☆□□,都跪倒□☆□□,顶礼膜拜…&he口口llip;就这样☆☆□,昙阳子白口日飞升口这事☆□☆□,没多久就传遍全国□□☆□。大弟子王世贞痛不欲生☆□☆□,追忆仙师□☆□□☆,写成了长达一万多字的《昙阳大师口传》☆□□□☆,被广为口流传□☆☆☆。随即许多地方都开始为王焘贞塑金身造道观☆□☆。可以说☆☆□☆□,万历年间口这个口口仙人飞升事件的轰动效果□□□,可谓口前口无古人&he口口llip;..

  

从此后万历帝更加相信道术☆□☆☆,炼丹采口药更甚☆☆☆□☆,许多王公大臣口也开始向皇帝学习□□☆,而王世贞无论政治地位□☆□,还是文学影响□□□□,都强力口攀升☆□☆。独有王锡口口爵□☆☆☆□,半年后便意味深长地告老还乡了☆□□,理由是为了好好的修炼道术☆□☆□,弘扬&helli口口p;&hel口lip;.总之☆□☆,仙人白日飞升似乎完口美的让人口无可怀口疑□☆□。

  

正所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还句话真说对口了□□□☆。仙人口飞升这事☆☆☆□,在过去了三十多年后□□☆□□,一位老妇的玩笑☆□□☆□,让这个完美的飞升□□☆□,露出了本来面目□☆□□□。

  

如今☆□□,已是天启年间口口了☆☆□□。这天☆□☆☆,一则爆炸性消息传遍口京口城&mdas口h;—昙阳大师复体在一老妇人身上□□□,经王锡爵家人询问☆□□☆☆,此老妇人所言的王焘贞生前的情况☆☆□□,哪怕是闺中之口秘□□□,竟然无一差口错☆□☆□□!也就是说☆□□,王焘贞复活口口口了☆□☆。

  

天启听闻禀奏后□☆□☆,高兴得都要从龙椅上蹦起来□□☆□□,他对仙人飞升这事深信不口疑□☆□☆,如今昙阳口大师复生☆□□,这怎能不让天启帝口高口兴□☆☆。于是慌忙派人口前去请昙阳大师□□☆□,可等到的结果☆☆□☆,却让这位喜欢干木匠活的天启帝□□☆,差点没崩溃掉□☆□。

  

原来□☆☆□,老妇听闻皇帝要接自己入宫后☆☆☆□□,吓得口自口尽了□□☆。在自尽前□□☆□☆,对王锡口爵的家人说了实情☆□□□。此老妇是当年王焘贞的一位婢女☆☆□☆。王焘贞飞升后□☆☆☆,婢女便离开王府后成了婚□□☆□☆。可男人在两年前病死了□□☆,婢女生活口无有着口落□☆□,于是便想假冒口王焘贞□□□☆,装神弄鬼了起来□□☆☆。并且还口说出了一口个秘密:当年王涛贞走出屋飞升后的不久□□☆,婢女曾在王焘贞闺房内发现了口一条奇怪的蛇☆□☆☆,顺着窗户爬出了屋☆□☆。而王焘贞死口后☆☆☆□,脸色呈青口紫色□☆☆☆□,手臂上有口被蛇咬口的痕迹□□□。婢女口曾把这事告诉过王锡爵☆☆□。却遭到王锡爵口一番训斥□☆☆☆□,并很快找了个口借口把她赶出了府门□□☆□☆。

  

显而易见那条奇怪的蛇□□☆□,应是毒蛇□□☆☆☆。京城在北方☆☆□,毒蛇异常罕见□□☆,可飞升事件口中口却惊见毒蛇□□□☆□,毫无疑问☆□☆,这根本不是什么仙人飞升☆□☆,就是一桩命案□□□□!可这个命案太敏感了□☆☆☆,牵扯到了万历皇帝□☆□。天启帝也不敢口翻口口案□☆□□☆,慌忙命人造假掩盖□☆□□,说是在四川绵竹发现了真正成仙的王焘贞☆□☆,她和其他女仙云游口口到了那口里☆□□☆,施教传道☆☆□。并又口专门建了一座恬澹观但真相已大白□□□□□,已无法自圆其说了□☆☆□。

  

至于王焘贞是自杀还是被杀□☆☆,由于当事口口人都已作古□☆□□☆,成为了悬案□☆☆□□。只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供后人揣摩☆□☆☆,探寻&helli口p;&h口ellip;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发生在明朝万历年间的悬案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