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性格:曹锟公开贿选花钱买个总统当口☆口

  军阀性格:曹锟公开贿选花钱买个总统当

   曹锟

  曹口锟是北洋军阀将领中的憨包☆□□,投军前在保定府当闲人□☆☆,人称曹三口傻子☆☆☆□☆,发迹之后□☆□☆☆,没人当面叫他口傻子了☆☆□☆,但背后还是当他是口口傻子☆□□。不过□□□☆☆,傻人口从来有傻福☆☆□☆,此公不仅在袁世凯麾下的时候一口路官运亨通□□☆☆☆,升到口口师口长之后☆☆☆□,虽然自己百口无口一能☆□□☆□,手下偏有一个能征善战的吴佩孚;两次军阀大战□☆□□,居然连胜皖系的段祺瑞和奉系的张作口霖☆□☆☆,独自控制了北京政府□☆□☆。势大权大之后□□☆□,人难口免有非分之想□□☆,要当总统□□☆□。按说曹三傻子闲人口出身☆□□□,偶尔出门口贩点布□☆☆,基本上是胸口无点墨;投军后虽然被袁主公送到军校镀过几天金☆□□,但提起读书口写字口依旧头痛□□□,据说平时口动笔口的话☆□☆□,只有一笔“虎”字写得还口说得过去□□☆☆。以如此文口口化状况做总统☆□□□☆,在他之前□□☆,中国还没有先口例□☆□,漫说别人看了不口像☆□☆□,就是他自己的部口下☆□☆,也大有口不以为然的☆□☆。

  不过☆☆□□□,傻人多有股口口痴劲☆□☆,一旦迷上了什么☆☆□,不弄到手就很难歇下☆☆□。据说当年曹锟之所以投军□□☆,就是因口为跟着花轿☆□□,盯着人家新娘子傻痴痴地看☆☆☆☆☆,惹恼了有势力的新口郎家要办他□☆☆,才一溜口烟跑口的☆□□。而眼下的曹口大帅☆□□☆□,迷总统比当年迷新娘口子还甚☆☆□,所以□☆☆□,这事还非办不可☆□□☆□。可是☆□□,总统是要选的□☆□,袁世凯有本事派军警组织“公民团”包围国会☆☆□□,不把自己选出来就不口让议员吃口饭□□☆。口☆口口口☆口段祺瑞可以包办一次国会口选举□☆□☆☆,再由自己口人组成的国会选出符合自己心意的总统☆□□。现在轮口到曹口锟□□☆☆☆,他既没口有袁口世凯硬干的魄力☆☆☆☆,也没有段祺瑞操纵选举口的能力□□☆☆,于是只剩口下口一口条路:买☆☆□☆。

  是啊☆□☆,可以口买东口口口西☆□□、买人☆□□□☆、买官□☆□☆,为什么口就口不可以买口总统□☆☆□□?手下闻风而动☆☆□,分设几个联络处☆☆☆☆□,明码标价收买口选票☆☆□☆,凡是前来开会的每人500大洋☆□☆☆□,开会并同意投曹锟票的每人5000大洋(个别重要人物价要高些)☆☆☆□,所付支票☆☆□□□,上面加口盖经办人口的名章□☆☆,银行见章付款□☆□□☆。幸好此时口的口国会议员□☆☆☆□,都是民国元年选出的☆☆□□,中间几经周折☆☆☆☆,不仅任期早口过□□☆□,而且意志已衰☆□□☆☆,大多见钱眼开☆□□☆。所以☆□☆☆☆,重赏之下□□□,大多口欣然口口前口来投票☆☆□□☆,曹家付出了500多张支票□☆□☆,届时得口了480票☆□□,超过总票数的3/4□□☆□□,得以当选(有几口十口人拿了钱溜了□☆□☆,有一个人还将支票拍照登报☆□☆,硬是口要出曹锟口的丑)□☆☆□,总统买到了☆□□□。

  民国以前☆□☆,中国人本不懂什么叫选举☆☆□,有本口事问津最高统口治者口的人□☆☆,也都是马上得天下□☆☆。可是口如今制度上共和了☆☆□□,皇帝没有了☆☆□,大家不好意思口让手下的武夫们将自家抬上宝座去☆□□□,不得不口指望国会来选☆☆☆□□。选可是选□□☆☆□,但没有人能真正对选举放口得下心☆□□☆☆,私下操纵是口免不了口的☆☆□□,操纵之外甚至还口不放心☆□☆,于是为求双保险用邪招□☆□☆□。相比之下☆□□□□,曹锟口的贿选☆□□☆,比起袁世凯派军警将议员包围在国会不管饭还是要口好一点□□□☆。有人拿了钱不投口口票□□☆□□,曹大总统也没有把他们口怎么样□□☆。当时曹锟的亲信王坦就说□☆□□,花钱口买总统当☆☆☆□☆,比要钱得个贪污的名声臭一生强得口多☆□□☆□,也比那个拿着枪把口子命口令选举的人强得多☆☆□□。

  其实□□□☆,曹锟贿选□□☆□☆,在当口时是公开进口口行口的□☆□,跟买珠宝首饰和萝卜白菜没有什么分别□☆□☆,也并没有在中国引起什么大的波口动□□☆☆☆,只有上海这种风气较开的地方☆☆□□,口☆口口☆口才会有一些学生和知识分子有点激动□□☆☆。口☆口口☆口真正感到不满的是西方的媒口体□□□☆,正是他口们的口鼓口噪□☆□,才使得中国的国会变成了“猪仔国会”□□□□,议员成了“猪仔议员”(“猪仔”一词☆☆□☆,本无口口口口此特殊口含口义口口口口口)☆□□☆□。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军阀性格:曹锟公开贿选花钱买个总统当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