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与长孙皇后患难与共的爱情口☆口口☆口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患难与共的爱情

同是宗室子弟的李世民与长孙无忌关系亲近□☆□□□,骑马打猎☆☆□,吟诗作对□□□☆,纵情酒乐☆□☆,将少年义气恣意挥洒□☆□☆。蓦然回首口时□☆□,便撞进一弯滢滢眸光里☆□☆☆□,一个单薄俏丽的身影☆☆☆,手握书卷☆☆☆☆,却总口是抬头☆□☆,将目光久久洒在他身口上☆□□☆☆。四目相对☆□□,他柔柔一笑□□☆☆□,她则羞红了脸□☆□□,重新将目光糅进书口卷的汪洋里□☆☆。

  

日子久了□□☆☆,女孩的羞怯慢慢褪去☆□□☆,会站在蔷薇花口架下□□☆,引颈眺望他的身影☆☆☆□,见他来☆☆□☆,便温婉口一笑☆□□。谈诗论道□☆☆,海阔天空时□□☆☆,身边□☆□☆□,便多了一个如夜莺般婉转轻啼口的声音□☆□。她轻轻说出的一句话□☆☆□,常常令他忍口不住击掌称口赞☆☆□,看她的目光☆□□☆,慢慢地浸了柔情万口丈☆☆□□。

  

那时☆☆☆☆□,他是俊朗英武的少年□☆☆,她是青涩娇俏的少口女□□☆,虽从未经情口口事□☆□,但彼此的一颦一笑☆□☆□☆,皆在对方心里掀起无数涟漪☆□☆。三个人口的聚会□□☆,到最后□□☆☆☆,总是变成他们两个人的情意绵绵□□☆☆□。

  

这情意□☆□,如漫出墙外口的花朵□□☆□□,灼灼其华□□□☆,怎能让人视而不见☆□☆□?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年龄相当☆□☆□,怎么看□☆☆,都是口一口段美好姻口口缘☆□☆□。只需有心人口煽个风口点个火☆□□,便水口到渠成☆☆□□□,情意燎原□☆☆☆□。

  

他与她的婚约便这样定了下来☆□□。笑容刚在唇边轻绽□☆☆□,长孙氏父亲去世☆□☆□,家道中落☆□□□,母亲带着兄妹二人☆☆☆,流落于舅父家☆□□□☆。

  

除了丧父之痛☆☆☆☆□,那些日夜☆□☆☆,她的心□☆☆,一定如被蚕慢慢啃食的桑叶☆□□,只怕□□□☆,那段刚刚萌芽的情缘□□☆□,从此如水东流去□□☆□。怎么也不曾想口到□□☆☆,最落魄时☆□□☆☆,他依然款款走到她面前□☆□□,浅浅一笑☆☆□,一切□☆□□☆,仿佛都口还是原来的模口口口样☆□☆□☆。

  

她的心□☆☆☆□,在那一刻春口暖口花开☆□☆,明白口眼口前的少年□☆□□,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君子□☆☆,此生没有付错的口爱恋□☆□☆。他若不离不弃□□☆☆,她愿生死口相依□☆□□☆。

  

父亲丧期过后☆☆☆,她便将一头口青丝挽起□☆☆□,微笑嫁作李口家妇□☆☆□□。从此□☆□,与他口口花前月下□☆□,琴瑟和鸣☆☆□□□,与他谈文论道□☆☆☆□,相依相偎□□☆□☆。抵头相依的剪影□□☆☆,在窗前画了一遍又一遍☆☆□□。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在那样纷乱的口年口代☆☆☆☆,不过是一相情愿的梦想□□☆。李世民随父出征☆□□☆,随行的母亲半路病倒□☆☆,他衣不解口带尽心服侍☆□☆□□,依然阻止不了死神的不期而至☆□□□☆。而长口孙氏的舅父□☆□□,也因卷入谋反案☆☆☆□,被贬外放□□☆☆。

  

人生最脆弱伤心的时刻☆☆☆□,她执口口他之手□□□,他抚她口之眉□☆□☆☆,无需言语□☆□□,心已融化□☆□□□。口☆口口☆口他们用行动将心意默默传递:不管风云如何变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永不离开□☆☆。

  

陪伴□☆☆☆☆,是最口温情的安慰☆□□□☆,如阳光点点□☆□,洒满全身☆☆□□□。而他们☆□☆☆☆,如两只口被打湿了翅膀的鸟儿☆☆☆,在阳光下抖一抖羽毛□□☆☆□,重又焕发口光口彩□□☆☆□。

  

那时的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更大的暴风雨☆☆☆□□,在一个又一个路口☆□□☆☆,等着将他们淋个口湿透□□□☆。

  

隋朝暴政□□☆☆,民怨四起☆☆□□,各地反隋势力揭竿而口起□□☆□☆,群雄纷争□□□☆。李渊也举起了义旗☆□□,并异军口突起□□□,火速入主长安□☆☆☆□。

  

而每一场征战□☆□☆□,都少不了李世民的身影□□☆☆□。

  

那些漫长的白日☆□☆☆☆,她在人前微口笑如花☆□☆□,像一朵明媚的向日葵□☆☆☆☆,高傲地挺立☆□☆□,将阴影挡在身后☆□☆□□,养儿育女□□☆□,治理家事☆☆☆,将一口切打理得井口井有条☆☆□□。而那口些寂寞的深夜☆□☆□,她独倚口床头□☆□☆,思念潮水一样漫延☆□□,心心念念想的□□☆□☆,是那个口在战场上搏杀的夫君□☆☆,他可累了☆□☆☆□?他可饿了☆□□□☆?他的衣服是不是太单薄☆□□□□?再相见时☆□□☆,他是否完口好如口初□☆□☆☆?

  

虽深居府中□☆□☆☆,但每一场战事☆□☆□□,每一个细枝末节☆☆☆☆□,她都细细打听□☆□□。他胜了☆□☆□□,她便满心欢喜☆□□□,他输了☆☆☆□,她便心生疼口惜☆□□☆。偶尔写信给他☆□□☆☆,寥寥数语□☆□,将当前形势分析地一清二楚☆□□☆☆。看他将她的意见采纳☆□☆☆□,心里的蜜便满满地溢口出来□☆□☆☆。

  

那些相思与分离☆☆□□,最终□☆□☆,被一个新王朝的建立所抚慰☆☆□☆□。口☆口口☆口

  

李渊登基为帝□□□☆,李世民成了大唐的口秦王□☆□☆,长孙口氏成了大唐口的秦王妃☆☆☆□□。

  

无论身份如何改变□☆□☆□,也改变不了李世民征战沙场的宿命☆☆□,他横刀立马□☆□☆,用一个又一个胜仗扫除了大唐的威胁□☆□,让这个风雨飘摇的王国□☆□☆☆,终于风雨不侵□□☆,屹立不倒☆☆☆☆。

  

 

  

他终于可以缷下盔甲□□□,拥妻口女入怀□□☆,用脉脉深情☆☆☆□,弥补聚少口离多的缺憾☆☆□☆。这次☆□□☆☆,真的现世安稳了☆□□,可他的岁月没有办法静好□☆☆。

  

无数的胜仗□☆☆☆□,让李世民威望飙升☆□□□,功高震主□□☆☆☆。结果便是☆□□☆□,皇帝猜忌☆☆□,太子排挤☆☆☆,他的世界变得口风雨飘摇□□□,时刻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不慎□☆□☆□,便是万口劫不复□□□。而她☆☆□,始终默默站在他身后□□☆☆,用柔弱双手☆☆☆□□,一次次将他拉出险境☆□☆☆□。

  

太子拉拢宫中嫔妃□□□☆□,在皇帝耳边口细吹微风☆□□☆,每一阵风里□□☆☆☆,都有口李口世民的劣迹☆□□□。皇帝的心在这风里慢慢飘移□□□,对这个立下无数战功的儿子愈发地看不顺眼□□☆☆,种种刁难与责罚纷至沓来□□☆□。

  

这是政斗□☆☆,也是血肉亲情之争☆□□☆,铁血如李世民□□□☆,亦免不了伤感悲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亲人的背叛更令人痛心☆□☆?他曾经拼死保护的人☆□☆,转身□☆☆☆☆,便狠狠刺他一剑□☆□,痛的口何止口是心☆□☆□!

  

她轻轻抚平他眉间的皱纹□□☆,知道任何言语皆显多余□□☆☆。她放下手中的书卷☆□☆☆□,笑颜如花地走进了云波诡异口的皇宫☆☆□,与嫔口妃交往☆□□,用细细言语口影响众人的口风向□□☆,她在皇帝面前尽口孝☆☆□☆,用知书达理与拳拳孝心影响着帝王的心思☆□☆☆。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李世民与长孙皇后患难与共的爱情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