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汪东兴为何不满张玉凤看望江青口☆口口

  揭秘:汪东兴为何不满张玉凤看望江青

   江青和张玉凤

  大革命中间被任命为毛主席的机要秘书的张玉凤□□□,还到江青住的口4号楼里☆□☆,看望口过江青☆□☆□。这可能不是毛主席授意的□☆☆☆□,而是口她的口个人行口为☆☆□,所以当时口汪东兴得知此事后很不高兴□☆☆,追问我说:“她去口干什么☆□☆☆?”我当然不知口道□□□□。

  人们都口知道□□□☆☆,在筹备四届人大□□☆,酝酿新一届口政府领导之际☆☆□,“四人帮”图谋借此口口攫取更多的国家权力□□□□。为此☆☆☆☆,他们必须要将主持四届人大筹备工口作的总理拱倒☆□☆□□,必须打击受命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同志☆□☆□□。他们经口过密谋□☆☆☆,推王洪文口秘密前往口长沙□□□☆,向毛主席告周总理□☆☆□、邓小平的状☆☆□□。但毛主席口看穿了他们的预谋☆□□☆,认为江青有野心□☆☆☆,“她是想叫王洪文当委员长☆☆□,她自己做党的口主席”☆□☆□。要他们“不要再搞(口四人帮)了”□☆☆□。继而□□□,毛主席召周总理到长沙☆□☆□☆,再度明示:周总理还口是我们的总理□☆☆,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还是由周总理主持☆□□□。

  但是人们并不知道□☆□,在王洪文□☆□☆、周恩来口总理分别去长沙之后☆☆□□□,江青也去了一次长沙□□☆□□,见了毛口主席□☆☆☆□。我想她要去☆☆☆,毛主席见她☆☆□☆,这肯定是事先经过口毛主席批准的□☆□。在去长沙的事情定下来之后☆□☆□☆,江青给随毛主席在长沙的汪口东兴打了一个电话□☆□☆□,说由谁担任跟她到湖南的警卫负责人请汪定☆□□。汪东兴说:还是让邬吉成跟口口你来□□☆☆☆。

  随后□☆☆,汪东口兴给我打了电口话☆□□,通知我随江青到长沙□☆□☆。我根据汪东兴的通知□☆☆□,对赴湘口的行程和乘机等交通事宜做好了安排☆□☆。我们到长沙后□☆☆☆,江青就住进了蓉园王洪文和周总理来时住的4号楼里☆☆□□。

  江口青口住的4号楼☆□□☆,在毛主席住的口楼下边☆□□☆,两处口相距不远□□☆☆。我们从下面到毛主席住的上面☆□☆□,都是步行走小径☆☆□☆☆,穿过一个小门就到了□□☆。但首长去见毛主席时□☆□☆☆,都是口乘车走汽车口道从下面到上面□☆☆。

  住口下后的一天☆□□,江青对我说:“你准备车□☆☆☆,咱们到口上面去□□☆。”我想她来长沙就是见毛主席的☆☆□,那么她说到上面去☆☆□,自然是要到毛主席那里和毛主席见口面☆☆□。当然☆□☆☆,即便是江青见毛主席□□☆,也必须先口做请示批准☆□□☆☆,我以为她已经联系好了□☆☆☆。于是□□☆□☆,我就调口了车□☆□,并布置说去见毛主席☆☆□。

  车来了☆□□,江青上了车☆□☆☆□,我们就跟在后面☆☆☆,直奔毛主口席住的楼☆☆□。也就是一两分钟□☆☆☆□,车子就开到了毛主席住的楼停车的门厅里☆☆□□□。守在这里的警卫团一大队副大队长陈长江☆□□☆□,他见有车子进来□□☆☆□,就走了过来☆□☆☆☆,打开车门见是江青□□□☆□,就说:“主席还在睡觉呢□☆□☆□,请您稍等一下□☆□□。”

  江青一见是陈长江☆☆□□☆,脸一下就变了□☆□☆,说话也紧张得有些变调:“不对□☆☆☆,不对☆☆☆□,怎么到这口里来啦☆☆□?不是到老汪口那里吗☆☆□□?快走□☆☆□,快走□☆□□!”因为她知道陈长江所在的一大队是紧随口毛主席担任保卫的☆☆□,她此刻是在没有事先请示并获得同意的情况下□□□□☆,就闯到毛主席的住所来了☆☆□。她车也没有下□☆□☆,就叫陈长江赶快把车门关上了□☆□□。

  我这才知道江青跟我说的到上边☆☆□□☆,不是到毛主席这里□□☆☆☆,而是要到在我们上面☆□□□,在毛主席下面住着的汪东兴☆☆□、口☆口口☆口张耀祠那里☆☆□□。于是☆☆☆☆,我们口马上从毛主席那里出来☆☆☆。这是我第一次见江青露出如此大惊失色的神情□☆□☆,连她不经事先请示就见毛主席□□☆□☆,也会口口吓成这个样口子☆☆□,看来她对毛主席口还是相当敬畏的☆☆☆。

  车子又转到汪口口东兴☆□□☆、张耀口祠的住处☆□☆□□,江青进去见了汪东兴□☆□,我在外面等口着□□□。我不知他们谈了些什么☆□□☆□,但记得江口青在里面呆的时间比较长□□☆,估计口口是在见毛主席前☆☆□,询问一些有关毛主席口的近况吧☆□□。第二天□□☆☆,汪东兴又把口我叫到他那里☆□□□☆,问了我许多有关钓鱼台里的情况□□☆☆,江青如何如何☆□□□☆,张春桥如何口如何□☆□☆☆,王洪文如何如何……口反正他问什么□□☆☆,我就尽我所知做了汇报☆□□□。

  那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毛主席提出过“上海帮”“四人帮”的事□☆□,对他口们口有过批评☆□☆☆□。但我想汪东兴当时是知情的□□□,所以向我了解毛主席不在期间□☆☆☆,他们在北京活动口的情况□☆□☆□。

  我记得我们在长沙的时候□☆□□☆,大革命中口间被任命为毛主口席的机要秘书的张玉凤□□□,还到江青住的4号楼里☆□□,看望过口江青☆☆☆☆。这可能不是毛主席授意的□☆□☆,而是她的个人行为☆☆□☆□,所以当时汪东兴得知此事后很不高兴□□□☆,口☆口口☆口追问我说:“她去干口什么☆☆☆□?”我当然不知道□☆□☆。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汪东兴为何不满张玉凤看望江青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