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慈禧立太子口☆口口☆口

  第355章 慈禧立太子慈禧勾结恭亲王奕掌握了朝中大权☆☆□□☆,又在朝中安排了许多心腹和亲信□☆□。虽然慈安太后也垂帘听政☆□□□,但慈禧依靠着恭亲王等人☆□☆□,为所欲为☆☆□,口☆口口☆口根口本口不把慈安放在眼里☆☆□。朝中一切大口事口都由她处理□☆□,慈禧感到心满意足□□☆☆☆。她想起了自口己刚一进宫时☆☆□□,由于是叶赫族口人☆□□☆,被皇帝冷口落□☆☆☆☆,但她并没有灰心□□☆☆☆,她是在等待机会☆□☆,想有朝一口日□□☆,能独揽大权☆☆□。如今这一天终于盼到口了☆□□☆,她可以独揽大权了☆□□☆,她可以一呼百应口了□☆☆☆,自然心里有一口种成口就感☆□□□☆。但是口慈禧太后也有一种不安之感☆□□□☆,她害怕同治帝长大□□☆,如果皇上可以独自处理朝政了□□□,自己的一切都会付之东流□☆□。她想到过废掉同治帝☆□□,但她又口害怕大臣们不服☆□☆☆□,虽然口朝中已有一多半大臣是口自己的心腹☆□☆☆,但是若口要废掉皇上☆□□,还会招致大臣乃至天下人不服□☆□☆☆,所以她只好忍了下来☆□☆□。但慈禧没有放弃一切机会□☆☆☆,她把朝中口口重臣都换成自己的心腹□☆☆☆,那些对自己有不满心理的大臣都被撤职☆□□□,或流放□□☆☆☆。对同治帝管教也非常口严格☆□☆□☆。她想趁同治口帝还没有长大□□□,还没有力量和她抗衡时□□☆☆,把他训练成唯命是从的口人□☆☆□☆。慈禧对同治轻则一顿批评□□□☆,重则就是口体罚☆☆□。同治帝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几乎没见过慈禧太后的笑脸□☆☆☆□,所以很是害怕慈禧太后☆☆☆。即使没有错口误□☆☆□,见到慈禧太后也是紧张异常☆□□,更不用说是犯了错误了□□☆□。但是慈禧太后想错了☆□□□,她再严厉管教同治帝☆☆☆□,他一旦长大□☆☆□☆,也会有自己的想法□□□☆。渐渐地同治帝长大了□□☆☆,16岁这口一年□☆☆,按照清口朝祖训☆☆☆□□,该册立皇后口了☆□□□☆。慈禧不想给他册立皇后☆☆☆☆□,但又怕别人不服气☆□☆,只好勉强给他选口立皇后☆□☆□□。慈禧和恭亲王决定立翰林院侍讲崇绮之女为皇后☆☆□☆☆。崇绮之女长得端庄美丽□☆□,有才有德☆□☆□,但是慈口禧立她为皇后□□□,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她父亲崇绮是自己的心腹大臣☆□□。她想把自己口心腹的口女儿立为皇后□□☆☆,会对自己有很多好处☆□☆☆□。16岁的同治帝开始口独立处理朝政口了□☆□☆☆,但是慈口禧岂能袖手旁观□□☆☆☆,经常横加指责□☆□□,有时竟然当面指责同治帝☆□☆□☆。同治帝堂堂口的一国之君□☆☆,当着满朝文武的口面☆☆☆□,被慈禧一口口口口顿训斥□☆☆□□,心里自然很不满☆☆☆,对慈禧也渐渐由惧怕转变成反感□□☆□。慈禧也口发觉了□□☆□,但她不忍心丢掉自己的大权☆☆☆☆,便找来皇后□☆□□,向皇口后说同治帝什么事都独断专行☆□☆☆☆,什么事处理得都不十分圆满☆☆☆□☆,但是皇后却不同意慈禧的看法☆☆□□。她认为:皇帝已口口长大成人了☆□□,有自己口的主见□□☆,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处理朝政□□□☆,而别人则不应该干涉朝政了☆☆☆□。慈禧听后十分生口气□☆□,心想:你个口小丫头☆☆☆□,要不是我□☆☆☆☆,你能有今日吗☆☆☆□?如今你翅膀硬口了□☆☆☆☆,竟敢口顶撞我☆□☆,我会让你后悔的☆☆☆□□!慈禧找到口崇绮☆□☆□□,让他劝导皇后要听太后的话☆☆☆□□,但是皇后仍然不领慈禧的情□□☆☆□,仍是按原口来的做法去做☆□□☆,事事按礼而行□☆□□,而且口品德无邪□☆□☆,慈禧也抓不住把柄□☆☆□。皇后对同口治口帝关爱有加☆☆□□☆,而且为同治帝排口忧解难☆☆☆。她帮助同治帝处理朝政☆□☆□,由于口她聪明果断□□□☆□,所以朝中政事处理得恰到好处□☆☆□□。口☆口口☆口口但是慈禧看在眼里□□□☆□,气在心上☆☆□,心想:我辛辛苦苦换来的权口力就这样白白送给口你们不成□□☆□☆。她便勾结奕祈口等朝口中重臣□☆□,对同治帝的命令根本不理睬□☆□□☆。这些人手握大权□☆□,处处口和同治帝唱反调□☆□□☆,同治帝想杀掉他们☆☆□□□,又有慈口禧口太后包庇☆☆□□☆。同治帝一气之下□☆□□,不理朝政口了□☆□□。慈禧又重新掌握了朝中大权□□☆□。同治帝长大了□☆☆,却仍然体会不到皇帝的尊严☆□☆□□。皇后虽然总开导他□□☆☆,但他度量口小□□☆☆,渐渐地□☆□,忧闷成疾☆☆□□,同治帝口的病一天口比一天重☆☆☆,皇后的心情也越来越重□☆□,而慈禧表面上装作很关心的样子□☆☆□□,在暗中却派太监宫女监视着同治帝和皇后的一举一动☆☆□。同治帝和皇后有话也不敢讲☆□☆,时时刻刻有人监视他们☆□☆。同治帝的病越口来越重了☆□□☆,他知口道自己活不多久了□□☆□,但他不放心自己的江山社稷□□□☆,虽然自己有其口名无口其实□☆□。有一天御口口医看完病口后☆□☆□,同治帝趁人不注意将一张小纸条口递给了他□☆□。老御医一看□☆☆□□,上面写着:到他乡口躲几日☆☆☆□。老御医想:一定是皇帝有事□□□☆☆,但又没法明说□☆☆□□。所以老御医按同治帝的话去做口了☆□□,找了一个僻静之处□☆☆□☆,躲了起来□☆□。这一天□☆□,宫中口只有口皇后和一个太监在☆□☆,同治帝知道这个太监是慈禧安排在自己身边监视自己的□□□☆□,便故意装成病得无法忍受的样子☆□☆,太监口没办法☆☆☆□☆,只好去找那口个口口老御医☆□☆☆,可他根本找不到□☆☆☆☆。而这时□□☆□,同治帝对皇后说:“我恐怕活不了几天了☆☆☆,你看□□□☆☆,谁能够担当大口任☆☆□,你告诉我□□□,我就立他为口嗣☆☆☆□。”皇后说道:“要想使国家口口强大□☆□☆,需要口有一位明君□☆□,小孩子是口办不成大事的□☆☆☆□,不如立贝勒载澍入承大统☆☆□□,他年轻有为☆□□,一定口会治理口好国家的☆□□。”同治帝口点头口答口应□□☆,又问道:“皇后☆□☆□☆,如今朝中有一半口人是口太后的心腹☆☆□□,我们这道密旨让谁保存比较稳妥呢□☆□□□?”皇后想了一会口儿□☆□□,说道:“皇上□□□,您想一想□☆□□☆,您周围的大臣口口或亲信☆☆☆□,谁值得信赖呢☆☆□☆?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口办好!” 同口口治口帝说道:“我的口老师李鸿藻与太后没有什么关系☆☆□☆☆,我看可以值得信赖!”于是同治帝立即密诏李鸿藻☆☆□,同治帝口述诏命□☆☆,李鸿藻抄写完毕□☆☆☆□,皇后看后☆□□□,加印玉玺□□□,并再三口口叮嘱□☆☆,此事关系到清朝的江山社稷☆□☆,一定要妥善保存☆☆☆,不能有半点闪口失□☆☆□。但是同治口帝和皇后看错人了□□☆,李鸿藻自从拿口到这道密旨后☆☆□☆,便想:当今朝廷□□☆☆,慈禧太后独揽大权□□□,而且手下又有许多心腹口和亲信☆□□☆☆,如果皇帝驾崩之后☆□☆□,我按上边的遗旨口去做□□☆,一定会惹怒太后☆□☆□☆,如果载澍做不口了皇帝☆☆□,慈禧太后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即使口他当口了皇帝☆☆☆□□,也未必能够掌握大权□□□,到时候☆□☆☆□,如果还是太后口掌权☆☆☆,我的小命可就难保了□□☆□。我是皇帝口的老师☆☆□☆☆,太后一直不信任我□□☆,如果我将这道密旨送给慈禧太后☆□☆□,一定会得到她的信任☆□☆☆,我也可以借此升官发口财☆☆□□。这个丧失人格的李鸿藻竟然背信弃义□☆☆□,将这道密旨口交给了慈禧☆□☆。慈禧看后□□☆□,大怒□☆☆,立即口将口圣旨烧口掉□☆□☆。而且下令□☆□□,给皇上口口口断药☆☆□□、断膳□□□☆,把皇后也软禁起来□☆☆□☆。同治帝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密旨败露☆□□,想见一见皇后☆☆☆□,都见不到☆□☆□。本来口口就有口重病☆☆☆☆,再加口上断药□□□☆,口☆口口口☆口断膳☆□☆☆,又气又恨□☆□,含着眼泪离口开了口人世□☆□。 同治帝一死☆□□☆,慈禧立即派人把守后宫☆□☆☆☆,封锁信息☆☆□☆,召集文口武口百官□☆□☆□,慈禧说道:“皇上贵体欠安☆□□☆,为防不测□☆□,必须立嗣☆□□☆☆,诸爱卿□☆□□□,皇室中谁可担当此任□□□☆?” 话音刚落☆□☆□□,朝中大臣都有一种不祥之感☆☆☆,但只有一些忠臣感到伤心难过☆☆☆。这时□☆□□☆,恭亲王奕口祈便说道:“太后□☆☆☆□,依臣看□□☆,醇亲王之子口载口聪明伶俐□□□,可担此任□☆☆□,可以他为口嗣□☆☆。”这其口实是口事先早已预谋好的☆□☆□。奕祈刚一说完□□☆,忠诚的大臣文祥说道:“载年纪太小☆□□□☆,恐怕难担此任!”慈禧听后☆□□☆☆,一脸不高兴□□□☆☆,而其他口的心腹大臣则纷纷表示要求立载为嗣□☆☆。慈禧下令:立载湉为嗣☆□□☆☆。随后慈禧太口后说道:“皇帝口已经驾崩了!”1875年4月载继位☆□□□,改元光绪☆☆□☆□,由于口光绪口帝年纪太口小☆☆□□,慈禧太后再次垂帘听政☆□☆☆□,又独揽了口大权☆☆□□□。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55章 慈禧立太子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