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耳姆大捷口☆口口☆口

  乌耳姆大捷 1805 年8 月□☆☆☆□,法国境内的一条通往菜茵河方向的大道上□□□,正浩浩荡荡地口行进着一支法国军队☆□□。拉着炮车口的战马□☆☆□□,“得□□☆□,得□☆□☆☆,得”地一口蹓口口口口口口小口口跑;扛着枪☆☆☆□、背着背包的士兵口们☆☆□,急促地迈着步口口子□□☆☆。初秋的太阳虽已下像夏天那样烤人☆□☆,但长时间在口口烈日下口急行军□☆□,人和马仍是热得汗流浃背☆☆□□,一个个像从水里捞出来口一样□☆□☆。可是☆☆□□☆,军官们仍嫌行军口速度不够快☆☆□☆□,不停地跑前跑后☆□□☆,给士兵们鼓气:“弟兄们☆□□☆,再加把劲□□□,早一口天口口赶到口菜茵河☆☆□□,我们的胜利就多一分把握□□☆□。” 初秋口口口的天☆□☆□☆,还没口口完全改变说变就变的口脾口气☆☆□。刚才还口是晴口空万里☆□☆☆☆,忽然口口就口乌云密布□☆☆,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的雨点借着风势□□☆,向每个口人的口脸口上□□□☆、身上猛抽☆☆☆□。士兵们汗湿的衣服才有点干☆□□☆□,又被雨淋得口透湿□☆☆□,冷得口直打哆嗦☆□□。更糟糕的是大口雨使道路变口得泥泞不堪☆□☆□□,沉重的口炮车轮子常常陷进泥口坑里□☆☆☆□,拉车的马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使它挪动一步□☆□☆。士兵口们只口好将被口子☆☆☆□、衣服等垫在车轮下□□☆□☆,然后☆□□☆,十几个棒小伙子推的口推☆☆□☆,拉的拉☆☆☆☆□,好不容易才将车子口弄出来□☆□。 忽然☆□☆□,“扑哧”一声□☆☆,又有人不口小口心口口猾口口倒了☆☆□□。那人一边爬起一边恨恨地咒骂老天和奥口地利人□□☆。走在他旁边的一个士兵揶口揄他道:“算了吧☆□☆□,老弟□☆□□☆,奥地利听不口到你口的骂声□☆☆□□。还是省点力气口快赶口路☆☆□☆□,到前线去用枪炮教训奥口口地利人吧☆□□。”话没说完□☆□☆,他脚底口一滑☆□□,也摔了个四仰八叉☆☆□□。周围的人都大笑起来□☆☆□。 笑声中☆□☆,大家更口加快了步口伐☆☆□□,他们知道☆□□,法军口的胜口利☆☆□☆□,就维系在他们的口两条口腿上了☆☆☆□☆。 法国和奥地利为什么重开战端口呢☆☆☆□?事情得从头说起☆☆☆。 马伦哥战役后☆☆□☆,第二次反法同盟瓦口解了☆□□☆,拿破仑的威望也达到了高峰☆☆□,当他凯旋回国时□□☆,受到了空前未有的热烈欢迎□☆☆□□。拿破仑感到☆□☆☆,建立新的帝口国□□□☆☆、巩固他的独裁统治口的口时机已成熟☆☆☆。1804 年12 口月2 日☆□☆□,拿破仑在巴黎圣口母院大教堂举行了隆重的加冕典礼□☆☆,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拿破仑称帝后☆□☆,立即口着手进攻英国的准备工作□□☆□☆。早在口口1830 年☆☆□,英国因法口国对其实行经济封锁并和她争夺殖民地就公开对法宣过战□□☆,这促使拿破仑决心渡海对英国本上进行口一次扫荡□☆□☆。他在英吉利海峡沿岸集结了12 万军队☆□□□☆, 决定在雾季到来时☆□☆□☆,就向英国发动进攻□□□☆☆。他宣称□☆☆□,到那时☆☆□,他将口成口为口口伦口敦□☆□、英国口议会和英格兰银行口的主人☆☆☆□□。 谁知☆□☆☆,局势迅速恶化口了☆□☆,在英国的积极促进下□☆☆□□,第三口次反法同盟形成☆□☆□。 由俄国著名将领库图佐夫率领的10 万俄军口正向西挺进☆□□☆☆,欲和奥地利参口谋长麦克率领的25 万奥军会合□☆□☆☆。另一支10 口万人的口俄瑞联口军也正从北方向法国压来☆□□□□。 法国西面又有游弋在英吉利侮峡口的强大的英国舰口队☆□□□,东□☆☆、北□☆□、南三口面是口口俄□□□□☆、奥的大部队□☆□□☆,处在腹背受敌的口境地□☆☆。 拿破仑立即看出了形势的严重性□□□。他知道□□☆,盟军的主要口力量是俄□□□☆□、奥两国的军队□□☆☆,必须在他们没口有会合之前□☆□,阻断他们☆☆☆,从而各口个口口击破□☆☆☆。可是☆☆□,他的主力部队都在海峡沿口岸☆☆□☆,离前线有口600 多公里□☆□□,按照以往的经验要走口40多天□□□,到那时□☆□□,俄☆☆□□、奥两国口的部队口早已会台了☆☆☆☆□。 拿破仑口再一次显示了他作为政治家□☆□☆、外交家和军事统帅口口的全面才干□□☆□□。他首先派人出使普鲁士□☆□☆□,以割让汉诺威地口区为诱口饵□☆□☆,使普鲁士继续保持中立☆□☆☆。 普鲁上是当时欧口口口洲的军事强国☆□□□,他如参加反法联盟□☆□,拿破仑口将面临更大的口威胁☆□☆。普鲁士既想参加口反法联盟☆□☆☆☆,又怕口引火口侥身□☆□□,正在顾口虑重口重观望着□☆□。拿破仑主动作出友好的姿态☆□□,暂时稳口住了它□□□☆☆。 解除口了普鲁士这个后顾之忧后□□☆☆☆,拿破仑又恩威并用□□□☆,迫使在奥地利拉拢下己准备参加反法同盟军的巴伐利亚☆□☆、巴登等小国□☆□,转而口口与法国结盟☆□□□☆。这样☆□☆☆,他的大口军口口东进时□☆☆,就能够借口道这些国家而不会受到抵抗□☆□□☆,同时沿途还能得到充足的粮食补给☆□□☆☆。 在完成这一系列外交活动后☆□☆,拿破仑于8 月26 日下令几路大军分兵东进☆□☆☆□。他要部队日夜兼程□□☆☆,以每分钟120 步的速度口口快速前进☆☆□☆□。经过拿口破口仑培训多年口的法军表现出了良好的素质☆□□,17 万人的大军只用了20 多天就赶到了莱口茵河☆□☆,而且没有一个人掉队☆☆□□□,也没有发生严重的病口口号☆□□□☆。 在法军飞速赶往前线时□☆☆□,拿破仑却频繁地在巴黎露面□□□,法国政府的《通报》和其它报纸上□□☆,不断发表口拿破仑的消息□□□☆☆。他这口样做是为了迷惑奥军□☆☆,为法军口赢得时间□☆□□☆。拿破仑还有意将全部登陆船集中在和英国仅隔一条海峡的布伦港□□☆□□,留守在那儿的3 万多军队大张声口势□☆☆☆□,摆出一副准备渡海作战的架式☆☆☆□, 使奥军以为他进攻的目标还是英国□☆□□。 拿破仑的计谋奏效了□☆☆☆□。法军一天天逼近莱茵口河☆☆☆,奥军将领麦克却毫无口察觉☆□☆□,仍然在按既定部署向西口推进☆□☆□。当奥口军抵口达累赫河时☆□□,同行的斐迪南大公建议部队就停留在累赫河东岸☆☆□,等候俄军的口到来□□□□,两军会合后再向西推进□□☆□□。 麦克不以为然口他说:“拿破仑还在布口伦哪☆☆☆☆□!法军口就是能赶到这儿☆□□□□,也不会口超过7 万人☆☆□□□。我们要快速推口进□□□□,抢先占领黑林口山的各口个隘口☆□☆□□,进驻口乌口口耳姆☆☆☆□□,迎击法军□□☆☆☆。” 奥口口军把防线向西口口推进的消息□□☆☆☆,拿破仑简直难以相信☆☆☆□□。因为这口口样口一来☆□☆□□,奥军的防线过长☆□☆□□,兵力分散☆□□☆,便于法口军集中力量各个击破□☆☆。他迅速赶到口前线□☆☆□,决定从乌耳姆以东突破奥军的防线☆□☆☆,强渡多瑙河□□☆□□,插入奥军口背后☆□□。这样既切断了奥军和维也纳之口口间的交口通线□□□,又可口阻止奥☆☆☆□、俄两口军会口合□□☆☆。 麦克却全然不知危险正一步步逼近☆☆☆□,他正在为口自己抢占黑林山的决口策洋洋自得呢☆□□☆☆。当多瑙口河失口口守□☆☆、法军大部队正在过河的消息传来时☆□□□□,他竟然不口相口信他说:“不☆□□☆,这不可能□☆☆□☆,法军口口难道是口天兵天将□□☆,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他们至少还有20 天才能到口达口那里☆☆□□□!” 斐口迪南口大口公说:“我们还是小心为妙☆□☆□,赶紧向慕尼黑撤退☆□□□☆,到那口儿去迎接俄国人□□☆☆。” 麦克口口哈哈一笑☆□□,满下在口乎他说:“放心吧□☆☆□☆,我的大公□☆□☆,法军大部队口离口这儿还远着呢□□□。俄国人一口定会比他们先到的□☆☆。攻占多瑙河的□□☆☆☆,不过是法军的先头口部队□☆☆☆□,我立即派普尔带领8 千人去打退他们☆□□☆。” 麦克的这口一错误判断☆☆☆☆□,使得奥军坐失了撤退的良机□□☆☆。法军大部口队在拿破仑指挥下□□☆,分几路进军☆□☆□☆,不断攻占奥军的阵地☆□□□☆,对乌耳姆形成了包围之势☆☆☆□□。 这时☆☆□□☆,由库图佐夫口率领的俄军先头部队已到达口莱茵河边☆☆□。口☆口口☆口拿破仑为使自己集中精力于莱茵河方向☆☆□□,决定由老将缪拉指挥几支部队口完成对乌耳姆的最后口攻击□☆□。缪拉口是一员猛将□☆□☆□,作战非常口勇敢☆□☆,可在战术上却缺乏头脑☆☆□。他命令在多瑙河北岸口进攻乌耳姆的第六军越过多瑙河☆□☆□,口☆口口☆口进至南岸☆□☆□。这就使法军对乌耳姆的包围在北面出口现了漏洞□☆□☆。这个错误□□□,几乎将拿口破仑口即将到手的胜利口葬送掉☆□□□。 麦克发现法口军防守上的漏洞□☆☆,立即决定突口围☆□☆☆。正在这时☆□□□☆,一个口突口来的消息☆☆□□□,又使他犹口豫起来□□□☆☆。 那天□□□☆,麦克正在和斐迪南大公商议突围路线☆□☆,卫兵来报□□□☆☆,有一个法国人口口求见☆□□。 来人叫舒尔迈斯特□□☆□☆,是法国口著名的间谍□☆□□☆。原来□□☆☆,拿破仑口及时发现了口缪拉的错误☆□☆☆□,他估计麦克口会考虑口突围☆□☆。立即将舒尔迈口斯特派往奥军☆☆☆□□,再一次实施他那层出不穷的骗局☆□☆☆。 麦克口让卫兵把来人带进来☆□□☆□。他满腹狐疑地对来人打口口量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是什口口口么口口人☆□☆□?到这儿来干什么□□☆?” 舒尔迈口斯特口谦恭地鞠了一口躬□☆☆□,回答说:“大人□☆☆□,我叫口口蒙代口口尔☆□☆☆,是法国人☆□□☆。 我有个好消息要口告诉大人☆□□。” 麦克急忙问口道:“什么好口消口息□□☆?” 舒尔迈斯特口看了看周口围☆☆□,趋前一步☆□☆☆□,压低声音说:“英国的军队口在布伦港登陆了□☆☆☆,已在向口巴黎口进发☆☆☆。法国现在是一口片混乱□☆□☆,元老院有人公开反对拿破仑☆□□,号召人民起来推翻他☆☆☆☆。” 麦克听了半信半疑□☆☆□,他紧紧地盯口着舒尔迈斯特□□☆□☆,慢吞吞口地说:“哦□□☆!是真的吗□□☆□?” 舒尔迈口斯特忙装口出一脸虔口诚的样子□□☆☆,说道:“千真万确□□☆□,我亲口口眼所口见☆□☆。” 斐迪南大公对舒口尔迈斯特抱有戒心□☆☆☆,突然问他:“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口口呢☆□☆□□?你为什么不帮你们口法国口人呢□□☆☆□?” 舒尔迈口斯特口挥舞口着拳口头☆☆□,恶狠口狠地喊道:“我恨那个口科西嘉恶魔☆□□□!他使口我的古口老而高贵的姓氏蒙受耻辱□☆□。我希望你口们打败他☆□☆☆□,瞧着吧☆□□,不要多久□☆☆,拿破仑就会撤口口兵滚口口回巴黎去□☆☆。您只要再坚守一会儿☆☆□□☆,形势很快就会变的☆□☆。到那时☆☆□□,您就可以口趁口口机追击法口军☆☆☆,打败他们□□☆☆□。” 麦口克似乎有点相口信了□☆□☆,他和口斐迪南大公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口对舒尔迈斯特说:“好吧☆☆□□,您的建者我们考虑考虑□□☆☆□,请失去休息吧□☆☆。” 来口口人走后□☆☆,麦克问斐迪南大公道:“您对这个消息有什么想法☆☆☆□□?” 斐口迪南大公耸耸肩☆□□□☆,做了一个怪口相:“我很怀疑☆□□,说不口口定他是口拿口破仑派来的☆□☆□☆。我们上拿破仑这个老口狐狸的当口还少吗□□□?我看我们还是口抓紧时间突围吧☆□□!” 麦克皱着眉头考虑了口口一会☆□☆☆□,犹豫不决地说:“我也不太口相信☆□☆□☆,不过万一口是口真的呢☆☆☆□□?这可是打败拿破仑的好机口会啊□□□☆!” 正当麦克举棋不定时□□☆☆□,一张法国报纸打消了他的疑虑☆☆□☆。这张巴黎出的报纸是奥军在反口击时□□□☆☆,从攻占的一个法军阵口地上拾到的□☆☆。报纸上刊登着巴黎爆发反对拿破仑的革命的消息□☆☆☆。麦克放心了☆□□□,决定固守乌耳姆□☆☆,等法军撤退时趁机出击□□☆□☆。 麦克又一口次上当了□☆☆□。原来☆☆□☆,拿破仑料到麦克不会轻易口相信间谍的口话□□☆□,早已口准备好了推波助澜的花招□□☆□。他命令军中印刷厂赶印了一批假报纸☆☆☆□,并巧妙地让这张报纸落在奥口军手里□□☆□。这一作法居然把麦克迷惑住了□☆□☆☆,放弃了向北突围的最后机会☆□□☆□。 斐迪南口大公见百般劝说无济于事☆☆☆☆□,遂带领一万多官口兵向北突围☆☆□,他们与尚留在多瑙河北口岸的不足6 千人的法军发生了激战☆□□,法军口寡口不口口敌众□☆□☆☆,终让斐迪南突围而口去☆□☆☆。 麦克直到法军收紧了包口围网□☆□☆,17 万口口大军兵临口城下时□☆□,才恍然大悟□☆□,可是已经晚了□☆□□。 在向乌耳姆发起总攻的前夕□☆□☆□,全体法军集中在一片开口阔地上□☆☆☆,听拿破仑口口训话□□□☆。 拿破仑还是穿着那件灰大衣☆☆□,戴着三角口帽□☆□☆,连日的指挥作战使他显得有些疲惫☆□☆,但他那双眼睛还是那样威严□□□□☆、有神□☆□□□。他站在一辆炮口车口上☆☆☆□□,一手叉腰□□☆,一手挥口舞口着指挥刀□☆□,用他极富鼓动性的声音□☆☆,慷慨激昂地说道:“军人们□☆☆☆☆,一个月之前口我们还在海口岸营地中面对口英口口格兰□☆☆□,但是一个卑鄙的同盟迫使我们飞回莱茵河上..若是没有在你们前面口的奥军☆□☆,则我们今天口可能已经进占伦敦☆□□。我们要报六个世纪的旧仇并恢复口海上自由□☆□☆□。军人们☆□☆□,明天将口是一个比马伦哥更口伟大一百口倍的口日子□□☆。我已经把敌人放在同样的位置上☆□□☆,后世的子孙们将永远记着你们在这次伟大会战中的功绩□☆☆☆。” 士口兵口们口群情激口昂□☆☆□□,齐声欢呼:“皇帝万岁☆□☆!法兰口口西万口岁☆☆□□!”响入云霄的欢呼声传到乌耳姆口要塞内□☆☆,已成困兽的口奥军更加人心惶惶☆☆□□。麦克口一筹口莫展□□□☆☆,只能口默默向上帝祷告☆□☆□,祈求俄军奇迹般赶来增援解围☆□□☆。 第二天□☆☆□,当太阳刚刚从东方升口起时☆□☆□,法军的总攻开始了☆□☆□。拿破仑命令所有的大炮对准乌耳姆齐发口猛轰☆□☆□□。一刹间☆□☆☆,几百门大炮射出的炮弹汇成一股火龙☆☆□☆,带着死亡口飞向负隅顽抗的敌人□☆☆☆□。大地在轰鸣声中振颤着□□☆☆,乌耳姆要塞笼罩在火光和硝烟口中☆☆☆。 一口阵猛射后☆☆☆□,拿破仑命令暂停射击□□☆。战场一口下子显得特别静☆□☆。突然□□□□,响起了喊口口口口话口声:“麦克将军☆□□,你们完蛋口了☆☆□,投降吧☆□□□!”“奥地利口的士兵口弟口兄们☆☆□☆,抵抗是没口有用的□☆□,放下武器吧□☆☆□。”喊话声在死一般寂静的战场上口空回荡☆□□,显得口格外清晰☆□□,回答法军的是口几声有气无力的枪声☆□☆□。 拿破仑一声令下☆□☆☆□,法军的大炮又一口次齐声轰口鸣□☆☆,比上一次更猛烈☆☆☆□。 奥军终于支持不住了☆☆□□□。乌耳姆要塞上空升起了白旗☆☆□。麦克的代表很快来到口拿破仑面口前□☆☆□,表示奥军愿意投口降□□☆□。拿破仑决定于三日后举行受降仪式□□☆☆。 受降日那天☆□□□,一班口才能出众□□☆□、英姿勃发的法军元帅和将领口们簇拥着拿破仑站在中间□☆□☆☆,法军近卫军排成八口列纵队分列在他们两侧☆□☆☆。奥军参口谋长麦克在白旗的引导下☆□□☆,垂头丧气地向他们走来□☆□□,16 位奥军将军灰溜溜地跟在他后面□☆□☆。麦克走口口到拿破仑面前□□□☆,双手托着自己的佩剑说:“不幸的麦克在此□□☆,请接受口我的敬意□☆□☆☆。” 缪口拉接过了麦克的口佩剑☆□□☆。接着奥军的16 位将军和3 万多官兵依次列队来到拿口破仑面前放下自己的武器□☆☆☆□。拿破仑面前的武器口很快堆成了山□□☆。 受降仪式口结口束了□□☆□。法国官兵激动口万分□☆□,不断向自己的皇帝和统帅欢呼□☆☆。 几十天长途跋涉☆☆□□、浴血奋战口的疲劳消散得一干二净□☆□☆。士兵们骄傲口地口说:“我们的皇口上创口造了新口的口战争艺术□□☆□☆,不用武器☆□☆,而用我们的两条口口口腿来作口战☆□□。” (沈彪)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乌耳姆大捷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