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六大女间谍口☆口口☆口

  民国六大女间谍

  本文所讲的□☆□□□,只是传奇民国女谍里的几个□□☆,她们的故事像历史日记本里夹着的花口草标本☆☆☆,流年冲淡了它的颜色☆□☆□,冲淡了它的气味☆□□,历史的细口节一点一点被剥离掉□☆□,像是秋天来了□☆☆□□,树叶离开口了树枝□□□☆☆。不过幸好□☆☆□,树的形状还在☆□☆☆,筋骨还在□☆☆,精气神还口在……它们默默地埋口在历史沉积层里☆☆□☆☆,一年又口一年☆☆□□。

  共党的“人工口窃听器”——沈安娜

  沈安娜的传奇之处在于举重若轻☆□☆。

  在国民党口机要部门卧底的十几年里☆☆☆,她左右逢口源☆☆□□,从未暴露☆☆☆,最后口全身而退□☆☆☆,动作干净口利落得让口人击节☆☆☆。

  作为科班口出身的速记员□☆□☆□,沈安娜一分钟两百字的记录速度☆□☆☆□,让她在录音笔缺失的年代迅速口上口位□☆☆,打入国民党的各大会议口室☆☆☆□,成为我党口的“人工窃听器”□□□☆☆,不动声色地把口情报据为己有☆☆☆□☆,转手南传☆☆□,使得我方在口战口争中占尽主动☆☆☆。

  在机关里□□□☆☆,写写画画的速记口员□☆☆,无疑是小人物□□☆☆□,可对于情报工作来说☆☆☆□,耳听八方的速记员□☆□,则是按住对方脉搏的重口要人物☆☆□☆。胆大心细☆□☆,让沈口安口娜的速记之路走得顺风口顺水☆☆☆。

  她17岁与中共党组织口接触☆□□☆,19岁入速记学校学速记□□☆□☆,20岁打入当时的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当速记员□☆☆☆,22岁因口为为人正派□☆☆☆☆、业务过硬取得时任口浙江省政府主席的朱家骅的信任和好感(后来朱家骅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23岁在朱家骅的帮助下☆□☆,“特别入党”(指入国民党)☆□□□,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任机要秘书□☆□□,口☆口口☆口口听尽国民党高层会议□□☆,变身我党口搜集国民党口情报的“小雷达”□☆□。

  看口沈安娜口的照片□□□☆☆,她无一例外都是在笑☆□☆,不是大笑☆☆□,而是浅浅口的☆☆□□、嘴唇微张☆□☆□、脸颊口露口出两个酒窝的笑☆□□□。她像一朵橙色的太阳口菊□☆□☆,算不口口上绝色☆☆□□□,但却充满口活口力☆☆☆,浑身透着口机灵劲儿和俏皮劲儿☆□☆□☆,人见人爱□☆☆□。

  在国民党壁垒口森严的机口关里☆☆□,为了保护自己□□☆□,为了方便工口作☆☆□☆,沈安娜是不抢眼的小侍从:在情报口战场上☆□□☆☆,在历史舞台上□☆☆□,她却口是口口抢戏的大口花口旦□□☆。

  1939年年初☆□☆☆□,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召开□☆□□,资深速记员沈安娜担当速记工作□□☆,她坐在离蒋介石三四米远的桌子旁□☆□,埋着头□□□,只听不看□□☆☆☆,不动声色地弄到一大批第一手情报☆☆□,为我党揭露蒋介石的反共阴谋立下汗马功劳☆□☆☆□。

  1943年☆☆☆□□,指导“新生活运动口妇女指导委口员口口会”的宋美龄☆□☆□□,经常要发表口演讲□□☆☆□,身怀速记绝技的沈口安娜应邀全程陪同☆□☆,该记的记☆□☆□□,该外送的外送□☆□☆□,两份工作她都做得干脆利落□☆□☆,宋美龄口口满口意☆☆□☆□,我党也满意☆□□☆☆。

  1945年☆☆□☆,国民口党六大口召口口开□☆☆□□,沈安娜担任记录员☆□□☆。

  1946年3月□☆☆□□、6月☆□□☆,国民党高层的军事会议□□□☆,沈安娜都亲临现场□☆□☆,蒋介石下令不让记的话□□☆☆,她就用心记□☆☆☆,散会之口后再用笔记录下来□☆☆☆,传递给我党□☆☆□。

  蒋介石大概从未注意过这个“低眉信手匆匆口记”的“沈小姐”☆☆□☆☆。这个叫“沈安娜”的江口口口口苏口女孩□☆□□☆,也的确像江南的水一样☆☆☆□,温柔伶俐☆□□☆,她不是《口红岩》里怒斥反动派的江姐□☆□,她就坐在反口动派身旁□□☆☆□,低着头☆☆☆□☆,微笑着☆□□☆,甘当配角□☆☆☆,为他们服口务□☆□☆。对于她口口来口说☆☆□,笔尖到处□☆☆☆,即是战场□□□☆。

  与其口口他披荆斩棘☆☆□、出生入死的女间谍比☆□☆,沈安娜的独特之处口在于她无可取代的但又不扎眼的岗位☆☆□。作为打入国民党心脏的女间谍□□□, “党国”的纸口醉金迷她口尝过□☆☆, “党国”的腐朽没口落她亲历过☆☆☆,但她绝不留恋☆☆□☆□,14年卧口底□□☆□,血雨腥风都未曾动摇她的口信仰□□☆。1949年4月□☆□□□,沈安娜接到上级指示:不必随国民党南下了□□☆。

  这种胜利的告别几乎可以被拍成一幕电影□☆□□☆。可能是在口漆黑口的夜间☆☆□□,也可能是在微亮的黎口明□☆□☆,金陵城的梧桐树叶虽刚新绿☆□□☆,但梅雨将近☆☆□☆,整座城市一片口飒然□□☆。沈安娜提着麂口黄色的小皮箱子□☆□☆,穿着旗袍□☆□☆,外面套口着口绒线外套☆☆□□☆,脚上穿着浅跟皮鞋☆□□☆☆,走起路来☆□□,鞋跟撞击在青石口板上☆□☆,“嗒□☆□☆☆,嗒□☆☆□□,嗒……”我们只口能看口到口她轻倩的背口口影☆☆☆□□。

  她忽然停了一口下□□□□,她身后的镜头慢慢口地越拉越大☆□□☆。沈小姐转了一下头□☆☆□,微微笑了笑☆□☆。这是潇洒的笑□☆□,如释重负的笑☆☆□。一个没落的蒋家王朝在她身后□□□☆,渐行渐远□□☆☆□。

  各种传奇女间谍的原型——黄慕兰

  在众多女间谍口中□☆□☆,黄慕兰是最有明口星相☆□☆、最有范儿的一位☆☆□☆。

  首先□☆□,黄慕兰口口生口得口好☆□□☆□。出身湘中名门的口她☆□□☆,天生一副明星相☆☆□□,皮肤白☆☆☆□,鸭蛋脸☆☆☆,眼睛大大的☆□□☆☆,笑起来顾盼神飞□☆□□,如此标准的美女☆□☆□,走到口哪里都是焦点☆□☆☆,气场强大□□☆☆☆,这是口她天生的优势☆□☆☆□。

  其次□☆□,黄慕口兰参加革口口命早□☆☆□☆。她敢闯敢拼□☆☆☆□,少年成名☆☆□☆,是中共早口期的妇女口领袖和特口科口重要口成员□□☆☆☆。1926年☆□□☆☆,年仅19岁的她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那时我们党刚刚成立五六年☆☆☆□,还处于幼年时代☆□☆□□。作为中共早期少有的口女党员□☆□,新女性黄慕兰(那时她也叫黄定慧)的胆识十分了得☆☆□,北伐前夕□☆☆□,她在武汉□□□☆,决然地把自己口有限的青春□☆□☆□,投入到无限的革命事口业中去□□□☆。在革命口者普遍年轻化的20世纪上半叶☆□☆,黄慕兰很快在革命队伍中拔尖☆☆□☆□,1927年3月8日□☆☆□,武汉举行庆祝妇女节大游行☆☆□,国共两党名流纷纷到场☆□□☆,在包括宋庆龄在内的老一口辈革命家的关注下□☆☆,不到20岁的黄慕兰主持了大口会☆☆□☆☆,风头无双☆☆□□。在1920年到1930年的中国现口代文学作品中☆☆□□□,流行一种“时代女性”的形象□☆☆☆□,她们口长得漂亮☆□□☆□,能力强□☆□☆□,和男人一起□☆□□☆,风风火火□□☆☆□、轰轰烈烈地投入革命□☆☆☆,但她们口又很容易受伤——革命上的“伤”☆☆☆,感情上的“伤”☆□☆。

  这类“时代女性”当然是男作者口对口女革命者口口的“美丽想象”☆□□。不过□□□☆□,这种文学口想口口口象□☆□,在形成口的口过程中□☆☆□,难免会有原型□☆□。类似黄慕兰般漂亮口的女革命者☆□☆☆,成为文人们截取写作素材的口对象☆☆□☆□,也不口是什么口令人意外的事☆☆□。据不完口全考证□☆□☆☆,郭沫若的长篇小说《骑士》中的女主人公金佩秋身上□□□☆☆,多少有黄慕兰的影子☆□☆,而茅盾书写时代苦闷的“蚀”三部曲中的几口个口充满浪漫色彩的女性☆☆☆☆☆,也有照着黄慕兰塑造人物形象的嫌疑☆☆□。她想不出名都口难□☆☆□□。

  更何况□☆☆,这样一位少年成名的奇口女子☆□□□,做起工作来□□☆□☆,又是那样胆大心细□□☆,收放自如□☆□☆。1931年4月中旬□☆☆□,时任中共中央政口治局委员的关向应在上海闸北被捕□□☆☆,幸好他当时用的是化名□□☆☆□,身份没有暴口露□☆☆。4月21日☆□□□,顾顺章在汉口被口捕☆☆☆,这个中共历史上最大叛徒提供的“情报”☆☆☆☆,足以毁灭上海所有的党支部☆□□□☆。

  十万火急□☆□□□,关向应危在旦夕☆☆☆□。周恩来找到黄慕兰☆□□□,希望她出手相助☆☆□□☆。黄慕兰不负重望□□☆☆,通过其密友陈志皋(后来成为她的丈夫)的父口亲陈其寿走上层关系□☆☆,救出了关向应☆□□。也巧☆□☆,1931年仿佛注定黄慕兰口要大显身手□□☆□。6月22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向忠发在即将调往江西中央苏区前夕□□☆☆□,于上口海法租界被捕□□☆,他随即“交代”了情况☆☆☆☆,致使与其同住口口的周口恩口来深陷险境☆☆□。黄慕兰在与丈夫一起喝咖啡时无意中打探到了“某共产党口大头子”被捕的消口息☆□☆☆□,在与潘汉年一起分析情况后□□☆☆☆,确定被捕的人就是向忠发□☆☆□☆,她立即把这一情况及时报告给了周恩来☆☆□☆,帮助周恩来逃脱陷阱☆☆□☆□。

  另外☆☆☆,作为资深美女□☆□,又是口革命者☆□☆,黄慕兰有着传奇般的婚恋☆☆□□☆。她是美女□□☆☆☆,不乏口追求者□□☆□,而作为革命者☆□☆☆□,则恐怕少不了为革命牺牲☆□☆□。黄慕兰两样都占全了□□□。她有过四次婚姻□☆☆。第一次是老家的“包办”婚姻☆☆☆☆,对方又吃又喝又赌又嫖☆☆□□,结婚一年她就逃了出来☆☆□。第二次口是在董必武和瞿秋白撮合下☆☆□,与《民国日报》总编辑□☆□、国民党官员宛希俨结口婚□□□,有点革命夫妻的意思☆□☆,后来宛希俨在赣南口牺牲□□☆□,俩人育口口有子女□□□☆☆。第三次是她在上海任中央书记处秘书和交通员时与中央委员贺昌结婚☆□□□□,由周恩来批准☆□□,属于典型口的革命夫妻□□☆,贺昌于1935年牺牲☆□☆。第四次是与她的“工作对象”——法租界律师陈志口皋结婚□□□☆□,俩人有感口情☆☆□□,但当时黄慕口兰根本没想与他结婚□☆□,因为她当时的丈口夫贺昌还在苏区□□☆☆□,她想口去苏区与贺昌团圆而不得☆☆□□,于是在组织的“安排”下☆☆☆□,与陈志皋走到了一起☆☆□☆☆。一个是在法租界长口大的公子□□☆☆,一个是彻底的革命者☆□☆☆,黄慕兰和陈志皋在人生观□□□、价值观上难免有分歧□□☆。新中国成立后☆□☆□☆,陈志皋利用去海外搞贸易的机口会定居国外□☆□☆,一去不回☆☆□,黄慕兰口则留口在国口内☆☆□□,独自挨日子☆□☆。1955年□□□☆☆,黄慕兰因“潘杨案”被捕□□☆,出来之后□□□□☆,“文革”爆发☆☆□,她再次口口被口投口口进监狱☆☆☆□□,其间陈志皋从海外托人带信让她去香港☆□☆,她坚持留在内地☆☆□,直到1980年才在邓颖超的帮助下得到平反□□☆☆。

  与戴笠面对面斗智斗勇——余家英(张露萍)

  余家英有一张娃娃脸☆□☆□。眼睛不大□□☆☆□,脸颊有点口口婴口儿肥☆□☆□☆,笑容口憨口憨的□□☆☆,看上去口特别谦和□☆□。1937年☆☆☆□☆,抗战口爆发后□☆□□,年仅16岁的口余家英在中共川康特委军委委员车耀先口的指点下☆☆□□☆,北上延安□☆□,参加革命□☆☆☆,先后就读于陕北公口学和抗日军政大学☆□☆□,1938年口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口秋天☆□□,国民党军统电台军官张蔚林和冯传庆来到重庆曾口家岩八路军办事处☆☆□□□,表示愿意为中共地下党组织工作□☆☆□☆。此时□☆□□,从抗口日军政大学结业的余家英正在延安文联担任秘书☆☆□☆□。张蔚林和冯传庆工作的国民党电信总台设在重庆两路口浮图关下的遗爱祠☆□□☆,它由美口国援建☆☆□□,是个现代化的口口电信中心☆□☆☆,张蔚林□□☆、冯传庆二人潜伏在口电信总台做地下工作□□□,等于是在国民党的心脏边安了个炸弹☆□☆。但是□☆□,张蔚林和口冯传庆搞到情报之后□☆□☆☆,还需要有人把口它传出去☆□☆□,而且□☆□,这俩人的口工作☆☆☆□,也需要有人监督和指导☆□☆,为了保证口安口全☆☆□,他们不可能再去曾家岩□☆☆。

  经口过反复考口虑☆☆□□,党组织决定派余家英口去重庆做情报口口工作□☆☆☆,直接领导张口口蔚林☆□☆☆、冯传庆□☆☆□□,将到手的口情报传出去☆□☆□,并伺机发展新的地下党员☆□☆□☆。要知道□□☆□☆,这一年☆□□□,余家英才18岁☆□□□☆。18岁原本是刚口过口了花口季☆□□☆□、爱做梦口的年纪□☆□☆,普通口女孩都还醉心于漂亮的衣服□□☆☆□,似有若无地憧憬着美好爱口情☆□□□,余家英却只口身闯荡雾都重庆☆☆□□☆,打入敌人情报口机关内部☆☆□□,与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斗智斗勇了☆□□□☆。

  1939年秋天□☆☆☆,余家英拎着不起眼的布包□☆□,穿着口一身蓝布衫☆□□□,梳着学生头☆☆☆□□,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走在重庆高低起伏的大街小巷□☆☆。她住口在牛角沱的平房里☆☆□,对外□☆□☆☆,她是军统电台工作人员张蔚林的妹妹☆☆☆,叫张露萍□□□。重庆的雾给日常的生活带来了不便□□☆□☆,但它也为这座当时的陪都增添了些许神秘感☆☆□☆。其实☆□☆, “张露萍们”搞情口报工作☆□☆☆,就像在雾中前行☆☆□,双方都口在打太极□□□☆☆,寻出路☆☆□□☆,斗智斗勇☆☆□□。所幸的是□☆□☆☆,敌在明☆□□,我在暗□□☆☆。刚开始□☆□☆□,余家英的情报工作口进展得还算顺口口口利☆☆☆□□。1939年秋到1940年冬☆□□□,重庆军统电口口台的密口码☆☆☆、波长☆□☆、呼号☆□☆、图表等重要口口口口情报□☆☆,像一条条胖头愣脑的大鱼般源源不断地口落入南方局的情报网□☆□☆。一次□☆□,由于“张露萍们”的情报口及口口口时☆☆□,戴笠密派去陕甘宁边区搜集情报的“三人小组”☆□□□☆,刚跨口入边区口口地界☆☆☆,即被抓获☆☆☆,美式电台也成了我军战利品□☆☆☆。

  情报的屡次泄露促使戴笠提高了警惕☆□☆□。1940年4月☆□□,余家英向口组口织申请回成都探望口瘫痪在床的口母亲☆□☆□□。与此同时☆☆☆,张蔚林却因为口口一只烧坏的真空管□□□☆☆,被与其向来不口和的监察科长肖茂如抓住大做文章☆☆☆☆,并被关进禁口闭室□□☆☆。心慌的张蔚林以为身份败露□☆□,沉不住气☆□☆□□,从禁闭口室出逃□☆☆,直接奔赴重庆八路军办事口处躲避□☆□☆。张蔚林无谓的出逃给其他地下情报人员带来了严重威胁□☆☆,南方局随即安排冯传庆去延安□□☆。冯传庆渡江之后☆☆□☆□,被埋伏的特务抓口住☆□□□。与此同时□□□☆,戴笠假冒张蔚林的名义给余家口英发电报☆☆□,上书“兄病重口望妹速返渝”□□□☆□。余家英接口到电口报后口立即起程回重庆☆□☆☆☆,刚到重庆就被特务口逮口捕□☆☆☆□。

  下属的失误□□□,导致余家英苦心经营的情报网毁于一旦□☆□□☆。可是☆☆☆☆□,身在狱中☆□□,余家英依然没有放弃斗争□□☆,她让张蔚林用50块大洋买通看守☆☆□☆,口☆口口☆口把情报传到口重庆中二路中共南方局的一个秘密机关□☆☆,致使戴笠的抓捕行动再次口落空☆□□☆。

  1941年3月☆□□☆,余家英等7人由重庆转押到贵州息烽集中营□☆□☆☆。1945年6月下口旬□☆□☆,经百般折磨☆☆□,策反无果☆□☆□,戴笠亲自给军口统少口将□□☆、息烽集中营主口任周养浩发出密口口电:将余家英等7人一同杀害☆☆□□。牺牲时□□☆□,余家英口年仅24岁☆□□☆□。

  搓着麻将搞策反——陈修良

  1946年口4月☆□□☆☆,南京口城迎来了一位并不起眼的中年女人☆☆☆□。她单眼皮□□☆☆□,高颧骨☆☆□☆□,面无修饰☆□□☆□,衣着陈旧□☆☆□☆,看上去跟南京城里普通的市民没什么两样☆□☆☆□,甚至☆☆□,因为她口很口少与人交往□□□☆☆、聊天□□☆☆☆,而显得口口特别木讷☆□□☆。她说她是从淮安过来到南京做生意的□☆☆,是一个叫朱启銮的男人的“姑妈”☆☆□☆☆,姓张☆☆□☆。张姑妈口来到国民党的口帝都南京后☆□□,仿佛也没口做什么生意□☆□,她平时很少口出门☆□☆□□,偶尔在警察遍布的南京街头走口走☆☆☆,也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侄子”家住口了口一阵子□☆□□,张姑妈又搬去和口一个叫金口展辉的女人住☆☆☆☆□,她们俩口人都没有固定职业□□☆,整天晃晃荡荡☆□□,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东口西☆□□□☆。又过了一阵子□☆☆,张姑妈似乎有了口新去处☆☆□□☆,四处漂泊□☆☆、衣食口无着的日子大概不好过□□☆☆☆,她再次“投亲”☆□□☆,跑去口口南京口一个叫“武学园”的地方□□☆,住进南京兵工厂口口技师柏炎夫妻口的家里□☆☆□□,做起了柏家的“姑妈”□☆□,每天就是带带孩子□□□☆☆,烧烧饭□□□,不读书不口看报□☆□□☆,这位姑妈解释说她斗大的字都不认识一个□☆☆☆,是个口标准的旧式妇女☆□□□、老文盲☆☆□。

  第二年秋天☆□☆☆□,这位柏家姑妈再度“离家出走”□☆☆,搬至南京着名的湖南路☆☆□,做起了林征口夫妇的“姑妈”☆□□□☆。她依口旧口说自口口己是文口盲□☆☆☆,依旧不与人交往□☆☆□☆,喜欢静□☆□☆,喜欢独处□☆□□☆,与世无争☆□□☆□。但是口这口口口第三次的“姑妈”生涯☆☆☆□☆,也并没口有维持口口口很长口时口口间□□☆☆☆。

  1948年□□□,这位口口淮安来的“姑妈”似乎发了一笔横财☆□□☆,瞬间口从一口名不识字□□□、无工作☆□□☆、少言寡语□□□☆☆、不善交际的口中年女市民□□☆☆☆,变身为华德电料行的口股东——坐吃股份的老板娘“张太太”□☆□☆。成了张口口口太口太口之后☆☆□☆,这位口曾经的“姑妈”脱去了旧式朴素残破的衣服☆□□,穿上口锦缎旗袍☆☆□□☆,不变的是她依旧安分守己☆☆□,依旧缺乏文化素养□□□☆□,她的所有兴趣□☆□,仿佛都只口是聚焦在饮食男女☆☆☆、家长里短这些人生最基本却又在战争年代显得那般无关紧要的口事情上☆☆□□。作为股东☆□☆☆,她却很少来柜口台□☆□☆□,即使来了☆☆☆,也一副甩手口掌柜的架势☆□□,账单☆□☆、报表一口律不看□☆□☆□,只和女店员东拉西口口扯☆□☆,说些鸡毛蒜皮的家常小口事□☆☆□□,甘之如饴□☆☆。大家口都知口道☆☆□☆□,张太太“胸无点墨”☆□☆□□,从不关心国家口大事□☆□☆□,她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瘾上来了口恨不得通宵夜战□☆☆□。谁也不觉得这个不起眼的□□□、生活方式略显颓废的☆□☆、没有头脑的淮安来的女人有什么不对劲□☆☆。

  可正是这个“寻常”的女人□□□□☆,用了三口年多口的口时间□□☆,在“白色恐怖”的南京城☆□☆☆,策反了国民党军政部联勤总部技术委员会副署长口口口汪维恒□☆☆,并通过他弄到了许多秘密情报☆□☆☆☆,直送延安☆☆□☆□。国民党南京轰炸大口队飞口行员俞渤☆□□,在张太太的“规劝”下☆□□,于1948年12月口16日晚9时起口义□□☆,落在燕口子矶的巨型炸弹把蒋介石吓得不轻□☆☆□。就连国民党海军中最大的“重庆”号巡洋舰□☆☆,也在张太太的运筹帷口幄中□☆☆□□,由舰长邓兆祥率领官兵起义☆□☆□□,从吴淞口出发☆□□□☆,开往解口放区烟台□☆□。1949年口4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张太太一身素色口旗袍出现在第八军团三口十五军军部门口□☆□☆□,面见何克希政委□□□☆☆,共同庆祝胜利☆□□。

  张太太在南口京三年☆☆☆□,搓了一年多麻将□□☆,顺带把国民党的帝都闹得天翻地覆□□□☆。她的真名叫陈修口良☆□□☆□,1927年加入中国口共产党☆☆□,1930年毕业于苏联莫斯科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是中共历史上第一位被任命的女市委书记□☆☆☆。

  “叛逆之女”——宋口口口维静

  口宋维口静仿佛总爱“逆行”☆□□☆□,是标准的“叛逆之女”☆□□☆。实际上☆☆☆□☆,1910年口出生的口她☆□□,算是在五四运动口的影口口响下成长起来的口新口女性□☆□。如果放口到口整个“五四”的大环境中□☆☆☆,我们就不难理解口寨维静的叛逆□☆□□☆。从“五四”成长起来的革命女性有个特口点□☆☆,就是非常浪口漫☆□□□,也非常勇敢□☆□□☆,那是个口大时代☆□☆□,那个时代里的人仿佛都充满了力量☆☆☆□,上下求索☆□□□,遇到南墙☆☆□,非得口撞倒口口了□☆☆、走过去才罢休□□☆□□。

  1927年春天☆□□☆,广州城一口口片“白色恐怖”□☆□☆,国民党右派口四处捕杀共口口产党员□□□,是年12月13日☆□☆□☆,广州的苏维埃政权陷落□☆□☆□,14日至19日便有5700多人道屠杀□□☆。宋维静正是在这年1月加入的共产主义青年团□☆□。照寻常人的眼光来看☆□☆□□,宋维静是“误入歧途”□□□☆。她的口父亲参加过同口盟会☆□□☆,是广州禁烟署的专员□□☆☆□,宋家在广州有钱有社会地位☆☆☆。作为宋家的千金☆□☆☆☆,宋维静不是没有别的出路☆☆☆☆。可她毅然出走□☆☆,南下口香港寻找革命组织□☆□,并于192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口党☆□□☆。大革命失败了☆□☆,可早期革命者的热血却没有停止沸腾☆□□□☆。宋维静出走那年才17岁☆□□。

  1930年□☆□☆,宋维静被广东省委派往东江苏区工口作□☆□□。1931年5月又被派往上海妇委☆☆□☆、救国会外语学校工作□□☆☆□。1930年口11月□☆☆,她受党口口组织口委托☆□□☆,以“表妹”的身份☆☆☆☆,去上海龙口华口监狱探访被捕的温健公□□□☆☆。温健公比宋维静大两岁□☆☆,也是广东口人☆□□☆☆,入党比宋维静晚一口年☆□□,曾赴日本口留学☆☆□□,九一八事变后回国☆□□☆,在上海成立留日学生救亡会☆☆☆□。年纪相仿☆□☆,又是老乡☆□☆,并且同口走在革命道口路口上□□☆☆☆,宋维口静和温健口公的恋爱☆□☆,并不出人意料□☆☆□☆。 出入意料的是他们恋爱的时间和地点□□☆□☆。在上海口龙华监狱□☆☆☆,感情像一株牵牛花☆☆□☆,隔着监狱的井字形铁窗☆☆□,瞬间攀口上俩口人的心头□☆□。套句俗话☆☆□☆□,这叫“没有口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口上了”□□□☆。

  难能口可贵的是☆□□☆☆,他们的“一见钟情”还经口住口了时间口的口考口验☆☆☆□。1936年□□☆□☆,宋维静打入阎锡山控制下口的妇女团体☆□□☆,与丈夫温健公配合默契□☆□☆,收集☆☆□☆、传递情报☆☆□□□,智谋果断☆☆□□,受到党中央情口口报部的口肯定☆☆☆□,夫妻档革命家干得风风火火☆☆□。1938年☆☆☆☆☆,在一架日军飞口机中☆☆☆,温健公不口幸罹难☆☆□☆。宋维静要求组织公布温健公的真实身份□□□□☆,但出于统战工作的考口虑□☆□☆☆,上级口没有批准☆☆□。这是宋维静唯一一次向组织提要求□□☆。

  温健公去世后□☆□,宋维静没有消沉□□□□☆,继续为口党工作□□☆,虽然屡陷困境☆☆☆,但她终不改初衷□☆□□☆。延安整风时期☆☆☆□□,她被错误关押□□□☆☆, “文革”期间□□☆☆□,她被诬蔑口口口为口特口口务□☆☆,再次入狱□☆□☆☆。可她口对党对革命的信仰始终没口变□□□☆☆。没有温健公的日子□☆□☆□,宋维静有过多次再婚的机会☆□□□☆,可她口都一一婉拒☆☆□□□,始终坚守内口心的那份革命年代培养起来的感情☆□□☆☆,直到去世☆□☆,整整63年□☆☆□。

  鲜为人知的女谍——英茵

  英茵是个烈女子□□☆☆□,她只活到25岁☆□□☆☆。而这25个年头□□☆,大致跨越了从五四到抗战后半口段☆□□☆□,是中国近现代史上风云突变□☆□☆、英雄辈出口的一段□□☆□。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浮沉□☆☆,英茵的人口生虽短☆□□☆,却像一束冲上天空的烟火□☆☆□☆,瞬间绽放☆☆□□,浓烈☆☆☆□□,绚烂□□☆☆。作为接受正规现代学校教育的五四时口期女学生☆□☆□□,英茵口身上有种冲劲□□□☆☆,这种冲劲从石评梅□□□、庐隐等人身上也可以口感觉到□☆☆□。家庭的衰口落使得英茵的生活变得艰难□☆□☆□,但同时☆□☆,也给了她自由☆☆□。她需要谋生☆□□。从北平高等女子口师范学校毕业不久☆□☆,英茵报考来北京演出的上海明月歌舞团□□☆□☆,并凭借姣好容貌和艺术才能中选☆☆□□,南下口黄浦江口边☆□☆,开始了自己的演口艺生涯☆□☆☆。

  《欲魔》口《健美运动》《武则天》□□□□,大气的北方女子英茵稳扎稳打☆☆□□,成为上海滩声名渐起的新星□□☆□☆。1936年□□□☆,英茵进入明口星电影公司☆☆□☆,并很快得口到口机会□□☆☆☆,接下来的几年里☆□□,她先后在《十字街头》《压岁钱》 《梦里乾坤》 《赛金花》等影片里扮演重要角色☆□☆□,并辗转口于上海☆□☆□、重庆☆☆□,为抗战出力□□□。

  表面口上看☆☆☆☆□,英茵在战火中收口获了爱情☆□☆□。平祖仁毕业于国立暨南口大学☆☆□□,八一三口事变后□☆☆,赴上海口做地下口工作☆☆☆□□。他与英茵相口口遇□□☆□☆,一见如故☆□☆□☆,他们经常坐在公寓朝南的小室里☆□□,谈文学☆□☆□、人生☆☆□、艺术□☆□,四周茉口莉花香弥漫…口…不过此时□☆□□,平祖仁已经结过婚□□☆□,并且是口三个孩子的爸爸☆☆□□,他和英茵的相爱☆□□□,完全源口自精神上的相知☆□☆□。俩人一直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处☆☆□。

  1941年4月☆☆□,平祖仁夫妻被日本口宪兵队逮捕☆☆□,英茵接口到电话☆☆□,一方面迅速展开多口方营救☆□□,一方面还不忘去口平祖仁家□□□☆☆,抚慰吓得手足无措的佣人和无可依靠的孩子□□□。面对残忍的76号魔窟□☆□□□,英茵口的营救口最终没有结果□☆□☆。在1942年1月8日□☆□☆,平祖仁死于日寇枪下☆☆☆☆□。口☆口口☆口英茵强忍悲痛☆□□,领回平口祖仁的尸体□☆□☆,将他安葬在万国公墓□☆☆□。

  1942年1月口19日☆□☆☆□,日本侵略缅甸□□□, 《申报》记者去英茵的公寓探访□☆☆,她住的是法式风格的克莱门公寓□□□☆☆,对面是上海跳水口池□☆☆□,中间夹着个小广场☆☆□,英茵跟记者说她在口生病☆☆□,要吃药□□□☆☆。当晚9时□☆□☆☆,英茵入住上海口国际饭店10楼708房间☆□□,她用口烈酒口混合☆□□☆,吞下大量鸦片口和安眠药□☆□□☆。晚饭过后□□☆□,有人听见708房里有痛苦的呻吟☆☆☆□□,大约夜里口零口点30分☆□□☆☆,服务生和领班打开房门□☆□,发现英口茵躺在床上☆□□☆□,不省人事□□□☆。被送口进宝口隆医院后□□☆□☆,英茵深度昏迷☆□□,20日凌晨3点☆□□☆,经抢救无口效□□☆□□,去世☆☆□。

  如果英茵就这口口样离去□☆□□,她的人生仿佛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只是一个年轻的女演员为男友殉情的故事☆□□。然而事实并非口如此□□☆。

  英茵在服口毒口之前□□☆□,留有一封遗书给口合众电影公司的陆洁□□☆□。遗书写口得非常晦涩:

  陆先生:我因口为……不能不口来个总休息☆☆□,我存在您处的两口万元□☆□☆☆,作为我的医口药口葬费☆□☆☆,我想口可能够了☆□□□。

  英茵 1月19日

  直到1946年春☆□☆□,人们才弄清楚英茵遗书中的“因为……”指什么□☆□□。原来□□□,平祖仁当时是口上口海对日口情口口报站口负责人之一☆☆☆□□,英茵为其手下重要干部☆☆☆。英茵常口口常借口“见男朋友”□☆□,不断奔波于重庆☆□□☆、上海之间□☆□☆,其实这是口她在从事地下情报工作而有口意制造的掩护性烟幕□□□☆☆。

  事实上☆□□,英茵的谍口报人员的口身份已经被日伪发现□□☆☆□。他们查到至少有七件重大谍报案涉及口英茵□☆☆,其中五件是她口口乔装舞女或口妓女□☆☆□,诱骗日伪人员到预定秘密地点由谍报人员予以处决□□□。资料表明☆☆☆□,至少有九名日寇及汉奸以上述口方式被暗杀☆□☆。正因如此□□☆☆,英茵不断地受口到日本宪兵的盘查传讯☆☆□。为了口像平祖口仁那样“使工作秘密永口不泄露”□□☆□,她以死口口相口抗□☆☆□,服毒自尽☆□□☆。英茵遗书口口中的“因为……”是她担心口日本人找口麻烦而故意隐约其词的☆☆☆。当时□☆□☆□,陆洁看完遗书口就烧掉了□☆□。

  英茵死口后□☆☆☆☆,日伪报纸以《殉情口》为题大肆口宣传□□☆□,以掩口盖口口其罪口恶的嘴脸□☆☆□,当时☆□☆,很多人就此相信英茵为男友口服毒殉情□□☆☆。再加上英茵机智☆□☆□☆,富有侠骨□☆☆□□,唯恐死口后连累他人□□□☆□,因此在遗嘱上只字未提这帮汉奸特务的恶行☆□□□☆。这一切使得英茵自杀的真实原因被埋藏多年□☆☆。

  着名作家郑振铎口当时仍留在上海☆□□☆,他是此事的见证人□□☆。抗战胜利后☆□☆,他在《蛰居日记》一书中□☆□□,写了一篇《记平祖仁与英茵》□□☆,但关于他们口的英烈事迹口迄今仍鲜为人知□☆☆□☆。

  有人说曹禺的话剧《日出》中陈口白口露的原型口口是英茵□□□☆☆,这种说法听上去似乎也合理☆□☆□☆,两个女子都口口是演员☆☆☆,日常生活多是交际□□☆☆,陈白露口口也住酒店□☆□□☆,最后口也是自杀□☆☆☆,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曹禺的《日出》创作于1936年□☆☆□☆,这时候英茵刚进入明星电影公司☆□□☆,崭露头角□□☆,而且☆□☆,英茵和口口陈白露完口全是相悖而生的☆☆□□□,英茵反抗强口权☆□□☆,反抗日寇☆☆☆□,宁死不屈□☆□,而陈白露却甘愿沉沦□□☆☆,看不到早晨的太阳□☆☆☆□。

  英茵是口口《大公报》□☆☆☆、辅仁大学创始人口英敛之的女儿□☆☆☆□,英骥口良的妹妹☆□□,英若诚☆□☆、英若识☆□□☆□、英若口聪的姑姑☆□☆,英达☆☆□、英壮☆☆☆、英宁的口姑奶奶□☆☆。电影《声》上映的时候☆☆□☆,英达说:“《风声》算是向我的口口姑奶奶致敬的口片子吧☆□☆☆。”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民国六大女间谍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