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审判口☆口口☆口

  正义的审判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结束了☆□☆。这场战争给人类造成了极大的灾口难☆☆☆☆。据不口完全统计□☆☆□□,战争总共造成约5000万人的死亡;据估计☆☆□□□,全部交战国直接战费总额计11540亿美元□☆☆☆☆。法西斯帝国主义对世界和本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口行□□☆。造成战争的罪魁祸首是怎样走向口毁灭的呢☆☆□□☆?

  纳粹投降后☆□☆,一并抓了20万名大小战犯☆☆□。其中美国列出的甲级战犯就有350名☆□□。由于人数太多□□☆□☆,无法一一审判☆□□□□,又在甲级战犯中“精选”出了22名“主犯”☆□☆☆。审判地点口在口德国口的纽伦堡和口日本的东京□□□。

  纽伦堡的军事法庭判处10名战犯极刑□☆□☆☆。1946年10月15日或16日晚执行□☆☆☆。这些要犯都是希特勒纳粹匪帮的重要人物□☆□□☆,其中有口希特勒第二把手☆☆□□□、空军司口令戈林☆□□☆□,外交部长里口宾特洛浦□□☆□☆,理论家罗森堡☆□□☆,劳工部长罗拔特·李□□☆□☆,内务部长刽子手希姆口莱的助手弗里克☆☆□□□,波兰总督口弗兰克等□□□。

  这些曾在欧洲不可一口世☆□☆□、杀人如麻的纳粹要犯□☆☆□,口☆口口☆口很少有低头认罪的☆□□,为了活命居然向柏林盟军管制委员会上诉☆☆□□□,要求免于极刑☆□☆,也有人私口下四口处奔走为他们游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美国总统杜鲁门和英国首相艾德礼都收到了一些求情和私人信件☆☆☆□。但结果仍维持原判□☆☆☆。

  戈林口被口捕时□□☆□,仍不可一世☆□☆□☆。他身边除妻子女儿外□□□,还有四名副官☆☆□□□,两名司机和六名炊事员□☆☆☆。当他见到美军第七军军长派赤时☆□☆□,还手持一根镶了24只金鹰的短杖☆☆□□□,厚着口脸皮说:“战争就像踢一场足球□☆□□。谁赢了就该握输家的手□□☆□☆,一切都忘记了□☆□□☆。”

  派赤严厉地要他交口口出短杖☆☆□□,他居然说:“这是口我的权威的象征☆□□☆。”

  当他知道被判处极刑时□☆□□☆,他吞服了随身携带的两粒毒药☆□□□。当看守发现时□□□☆☆,戈林已经停止痉挛☆□☆□,一命呜呼☆□☆。

  里宾特洛甫是希特勒口的外交顾问□☆□□,他曾去莫斯科签订了苏德协定☆□☆。在审讯时☆□□,他最喜口欢口说的是“我患了健忘症”□☆□☆,对于杀害犹太人的口罪行他始口口口终口假装一无所知□□□☆☆。

  然而在纽伦堡☆☆□□□,凭的是口证据而不是言词☆□□。要犯除了希口特勒投降前自杀的☆□□,包尔曼在逃外□□☆,其余共21名☆□☆□□。通过口审讯和反复调查对质☆□□,又揭露了许多骇人听闻的罪行□□□☆。

  戈口林的自杀使口得监狱当时乱做一团□□☆,但并未打乱原先制定的口周密计划☆□☆☆。16日口口凌晨1点左右□□☆☆☆,罪犯们被口带到一个灯火辉煌的体育馆☆☆□☆,馆内竖立着3个漆成黑色的绞架□□☆□,死囚们的手臂都被反绑着□☆□□,由宪兵左右架着口带进来□☆□☆。

  绞刑架平台下有13级阶梯□☆□,犯人站在一块口活板上□☆□☆□,套上绞索之后□□□☆、活板便被抽开☆☆□,口☆口口☆口犯口人两脚悬空后咽气□☆□□。

  临刑前有几秒钟时间让战犯忏悔或是留下最后遗言☆□☆。早晨4点☆□□☆□,戈林和另九位战犯的尸体被塞进棺材☆□□☆,装上卡车☆□□□☆,送往火葬场火化☆□□☆☆。为保密口起见□□☆☆□,美军接管口了火葬场☆□□□□,留下的两名德国工人也起誓永远严守秘密□□□☆。官方文件含糊其词地说死囚的骨灰被撒在口德国某地口的一条河里☆☆□,以防日后纳粹余孽口将河做为圣地去朝拜□□☆☆。

  今天已口经知道这条河口是莎阿河☆□□□☆,但并无人前去祭吊☆☆□□。在亚洲☆□☆☆☆,1946年口5月口3日□☆□□☆,由中☆☆□☆、苏☆☆□、美□☆□、英等11国代表口组成的远东国口口际口军事法庭□☆□☆,经过长达半年的调查后☆□□□□,对以东条英口机为首的战犯☆☆□,正式开庭审判☆□□☆☆。

  东条英机是日本的重要战犯□☆☆☆。正是他□□□□,在“九·一八”事变后指挥日本关东军大举口口侵略中口国;正是他□☆□☆,在1941年12月疯口狂发动了太平洋战争;1941年10月起□□☆☆☆,他充口任日本首相兼陆口军大臣;1944年7月□☆☆□□。在日本败局已定的情况下才被迫下台□□☆□。但他发动战争的罪恶是无法逃脱的□□☆□。

  东条英机知道自己的末日快到了☆□□□。口☆口口☆口经过思前想后的考虑☆□☆□□,他准备自杀☆□□☆,并请医生确定了心脏的位置□☆☆,用墨汁在口胸膛上口作了标记□□□。当美国士兵逮捕他时☆☆□□□,他开枪自杀□☆☆□。

  东条英机的子弹没射中要害□☆□,很快被救活了☆□☆。1946年5月3日11时□□☆☆,东条英机□□☆☆、板框征口口四郎☆☆□、土肥原贤二等28名甲级战犯被押解到法庭上□□□。

  在口口近两年的审讯过程中□☆☆□,东条英机拒不口认罪☆☆□。他胡说日本发动对外战争是“自卫战争”;“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口是由中口国“不正当行为引起的”……在死前的遗书中□□☆,东条英机写道:

  “想起刚开战时的口情况□□☆□□,令人悲痛断肠☆☆☆!这次死刑☆□☆□,对个口人是个安慰□□☆,但作为国际性口的犯罪□□□☆,我始终认为是无罪的☆□□☆,只不过是在强力面前的口屈服□☆□☆。”

  东条英机至死也不认罪□□☆☆□,真是冥顽不口化☆☆□。

  1948年11月4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再次开庭□☆□,审判口日本首要战犯25人有罪□☆☆。其中东口条英机☆☆□□,板垣征口四口郎□☆☆☆☆、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木林兵太郎☆☆□□☆、松井石根☆□□☆☆、武滕章7人被判处绞刑□☆□。

  12月23日零点□□☆☆☆,东条英机及其他6名战犯被口送上绞口刑架☆☆□□□,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正义的审判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