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三窟的故事口☆口口☆口

  狡兔三窟的故事

  在战国时期☆☆□,一些国家的重臣喜欢结交和收养各种各样有一定本领的人□□☆□,做他的门客☆□□☆□,给他口出谋划策☆□□☆,并借此提高自己口的声望☆☆□,维持和巩固自己的地位□□□☆。这种做法一时成为风气☆☆□。如齐国的孟尝君□□□、魏国的口信陵君☆□☆□□、口☆口口☆口蔡国的春申君☆☆□、赵国的平原君☆□□,收养的门客都很多□☆□□☆,人们称他们为四公子□☆☆□☆。这里我们给大家说说齐国的孟尝君的故事☆☆☆□□。

  孟尝口口君名叫田文☆☆□☆,是田婴的儿子□☆□。田婴在孙膑指挥的马陵战役中担任过副将☆□☆☆□,因作战口有功☆□☆,齐国把他封于薛地(今山东滕县东南)☆□☆,称为薛公□☆☆□□。田婴死口了口以后☆☆□□,田文继承了父亲的官位和封地☆☆□□,号称口孟尝君☆□☆。

  孟尝君懂得□☆☆☆☆,收养大量门客□☆□□,获得很多人的拥护和支持☆□☆□,这对口于取得名望☆□☆□☆,巩固自己的地位是很必要的□☆☆□□。于是他到处搜罗人才☆□□☆,不论贵贱☆☆□☆,只要有一技口之长□□☆□,都以客相待☆□☆。这样☆□☆☆,他爱慕贤人的名声就慢口慢地传开口了□☆☆□。别的国家的一些豪杰口之土☆☆□□□,甚至一些逃跑的犯人也来投奔他☆□☆□□,把他当作知己朋友☆□☆□☆,为他办事□☆□。

  

狡兔三窟的故口口事

  有一次☆☆□□,一个叫冯驩的人来投奔孟尝君□☆☆☆☆。孟尝君看他那副打扮☆☆☆□□,一身破衣裳☆☆□□,脚穿草鞋☆□□☆☆,腰里系着一把口剑☆☆□□☆,连剑鞘也没有☆□□☆,知道是个穷苦人□☆☆□,就问他:先生找我有何口见教☆☆□□☆?冯驩说:我穷口得活不口下去□☆□,到您这儿找口饭吃□☆□。你有什么本事呢☆□☆□?我什么本领也没口有□☆□。孟尝君口笑了起来☆□□☆□,说:那你就先住下吧☆□☆□☆。孟尝君手下的人看冯驩这么穷☆□□☆,又没本领□☆☆☆,都看口口不口起他☆□☆□,把他安排在下等房间里住☆□☆□□,天天给他粗饭口吃□□☆□。没过几天□☆□,孟尝君口问起:那个冯驩干口什么☆☆☆?回答说:他呀☆□□,天天弹那口把剑☆☆□□☆,边弹口还边唱;剑啊咱们回去吧☆□☆□□,这儿吃饭没口鱼虾□☆□☆。孟尝君觉得这口话传出去□☆□□☆,自己没口脸面☆□□☆,就让人把冯驩搬到中等房间口里住☆□□☆☆,给他鱼虾吃□□☆☆。没过多少口日子□☆☆☆,冯驩又唱了:剑啊咱们回去吧☆☆☆□☆,这里出门没车马☆□□。有人把这话报了孟尝口君□□□☆□,孟尝口君吩咐再给他口一套车马☆□☆。谁知没过口多久☆□□☆,有人又来反映说:冯驩仍旧天天唱哩□□☆☆,什么剑啊咱们回口去吧□☆☆□,没钱不能养活家□☆□☆。孟尝君挺生气□☆□,心想□☆□☆,这个穷鬼口怎么这样不知足呢☆□□□□。不过□□□,为了笼络更多的人□□☆☆☆,他还口是口派人经常口给冯驩的老母亲送钱用□□☆。冯驩这才不弹不唱了☆□□。

  过了一年光景☆□☆,孟尝君名气越来越大☆□□□□,当上了齐口国的相国□☆☆☆。这时候☆☆□,他的门口客已经有口三午人了☆□☆。养活这么一大帮人☆☆□□□,得多少钱啊☆☆□☆□!尽管他收入不少□☆☆,可也感到力不从心□□□☆□。他想来想去□☆□□,想到在薛城还放了一大笔高利贷☆☆☆☆,已经年把没收上利息来了□□☆,决定派口人去口收一下☆☆□。这收债可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还得懂一套会计业务□☆☆□,门客没人愿意去倒叫孟尝君作了口难□□☆☆。有人推荐冯口驩□□□,说:这家伙身材高口口大□□☆☆□,又很会说话☆□□☆□,别的本事没有☆□□☆,收债也许口还行☆□☆□☆。孟尝君口就把冯驩找来□□□□☆,对他说:我平时太口口忙☆□□,对先生照应口不够☆□☆☆□。请您原谅□☆□□☆。现在口请您上薛城去口一趟□□□☆☆,替我收债☆☆☆□,不知道口您愿不愿意去□□☆?冯驩很爽快答应:行□☆☆☆,我去□☆☆。于是准备车口口口马☆☆□□,收拾行装□□□,带着债券□☆☆☆,就出发了☆□☆。临走口口口的时候□□☆☆☆,他问口口孟尝君:债收了以口后☆☆☆□,要买点什么回来吗□☆□□□?孟尝君说:你看我家缺什么就买什么吧☆☆□☆□。

  冯驩口到了薛口城☆☆□,那些比较宽裕的人跑来还了利钱□□☆☆,那些还不起债的穷人家早躲得无影无踪了□☆☆。冯驩用收上来的钱□☆☆□☆,买了几头大肥牛和十几坛美酒☆□☆□☆,办了几十桌酒席□□☆☆☆,邀请所有的债户来喝酒□□□,并且通知说☆□☆,不管还得起还不起的都要来☆□☆,还不起不要紧□☆□☆,来核对一下债券就行了☆☆☆。聚会那天□☆☆,口☆口口☆口债户们都来了□□☆☆☆,冯驩热情地招待他们□☆☆。喝过酒□□□☆☆,冯驩同债户们口一一核对了债券□☆□☆,问明了情口况□□□☆□。凡是当时能给利口钱的□□☆,就收下他们的钱;一时没钱口的□□☆,就约好归还的期限;穷得实在还不起的□□□☆,就干脆把他们手中的债券收回☆☆□☆,随即当着大家的面☆□☆,一把火口把那些债券都给烧了☆□□□。债户们看了真是又惊又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冯驩口站起来说:咱们孟口尝君借钱给你们☆☆□□,是看到大家没有本钱务农经商□□□□☆,难以度日;本来口他口是不想收利钱的☆□☆,可是他手下有一大帮门客要养活□□□☆☆,口☆口口口☆口所以叫我来收利钱☆□□☆。如今核对了债券□□☆,能付的都口付清了☆□□☆,暂时没钱的都约定了口归还的期限☆□□☆,请务必按期交付□□□☆□,实在付不起利口钱的☆□☆□,孟尝君说☆☆□□,连本带口息都奉口送了□☆□□。所以我把口这些人的债券全烧了☆□☆□。这都是孟尝口口君的恩典□☆☆,大伙可别忘了啊☆□☆!一番话□☆□☆□,说得大口家欢呼起来☆☆□□,都万分感激孟尝君口的恩德☆☆☆。

  孟尝君听到冯驩口焚烧债券的消息□□☆,不由得火冒三丈□□☆□,立刻派人把冯驩叫回来☆☆□,气呼口呼地责备口他:好哇☆□□☆,我要你去收利息☆□☆□,你收了钱☆□☆□☆,就杀牛买酒□☆□☆,大摆宴席☆□□,还把债券给烧口了□☆☆。你搞的是什么名尝啊□□☆!冯驩口不慌不口忙地回答说:公子您别急□□☆!请您想一想☆□□,不办酒席口怎么能把债户全都找来呢☆□☆□☆?债户不来□☆☆□,怎么知道谁付得起利钱☆□☆☆☆,谁又付不起口呢□□☆□?现在□☆□□☆,付得起的☆□□,已经定好期口限□☆☆□☆,到期准能交上☆□☆。付不起的□☆□☆☆,就是再过十年八口年☆□☆☆□,他还是付不起☆□□。逼急了□☆□□,他索性跑到别的地方去了□□☆☆,那些债券还有什么用处呢□□□□?您要是硬逼着他们□☆☆☆,得钱不多□☆☆,倒落个不好的名声□□□☆,这划得口来吗☆☆□□☆?我把这些没用的债券烧了□□☆☆,使薛城百姓对您感恩戴德☆☆□,到处颂扬您的口美名□☆☆☆,这不是大好的事情吗□☆□☆□?我临口走的时候☆□□,您嘱咐我拣口您家缺少的东西口带回来☆□☆。我看您这儿口金银财口宝☆☆☆□,山珍海味□☆☆□,什么都口口不口口缺☆☆□☆,唯独缺少对穷苦口人的情义☆□☆。所以我就把口情义给口您买回来了☆□☆□☆。孟尝君听了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说:算了☆☆□☆□,算了☆□□☆□,先生口休息口口吧☆□☆。从此☆□☆,对冯驩又口冷口淡口了□□☆□☆。

  后来齐王听信了秦楚两国制造的谣言☆☆□□☆,怕孟尝口君功高欺主□☆□,构成对自己的口威胁☆□☆☆□,就免去了他的相国职务□☆□。那些门客一看口主人失了势□□☆☆,纷纷离去☆□□,只有冯驩还一心一意地跟着他□☆☆。益尝君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封地薛城去闲居□□□□。他还没进城☆□□☆□,老远就看口见人扶老携幼☆□□□,夹道欢口迎他☆□□□,不由得掉下口泪来☆☆□☆,对冯驩说:先生给我口买的口口口口情义☆□□□☆,今天我口算是亲身感受到了☆□☆☆□。冯驩说:狡猾的兔子有三个洞□☆□,才能保证它口的安全呢;现在您只有薛城一个安身地方□☆□☆,哪儿够啊□□☆□?我再给您找两个安身之处吧:一个在秦国的咸口阳□□☆□☆,一个就在咱们齐国的都城临淄☆□□☆☆。他把打算跟孟尝君一说☆□□□□,孟尝君挺同口意☆□☆☆□,给他好多车马和金子做费用☆□□□。冯驩就口到秦国去了□☆☆。

  这时候☆□☆,秦国的口相国死了☆☆□☆□,位子空着☆□☆。秦昭襄王一向很佩口口服孟尝君☆☆☆,当初就想要口拜他为相国□□☆□☆,后来散布谣言中伤孟尝为的是把他逼到自己这里来☆□☆□。冯驩就利用这一点口来游说秦昭襄王□□☆☆,他一口见到秦王就问:大王听说齐王把孟尝君革职的事吗□□☆?秦王说:听说了☆☆☆☆☆。冯驩说:齐国口口能够治理得这么强大□□□☆,全是孟尝君口的功劳□☆□。今天齐王口这么对待他☆□□☆□,他怎么能不怨恨呢☆□□?齐国的人事□□☆、机密等种种情况☆☆☆,孟尝口君都口一清二楚☆☆☆□,如果让他来投奔秦国□□☆,大王就可以拿下齐国☆□□☆,称雄天口口下口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希望大王口赶快下手□☆□☆,不然□□☆☆□,齐王觉悟过口来☆□□□,重新任用了孟尝君☆☆□,齐国可又要口跟大王较量高低了☆□☆□□。秦王听了很高兴□☆□☆□,立刻派遣使者带了黄金千斤☆☆□、彩车百辆的厚礼☆□☆,前往聘请孟尝君☆☆□☆□。

  这时候☆☆□☆□,冯驩又口抢先赶到齐国都城临淄□☆□☆,求见齐湣王☆□□☆,气喘吁吁地说:大王听说秦国要把孟尝君接去当相国的消息吗☆□□☆☆?齐王说:还没听说☆□□☆,是真的吗□□□☆□?冯驩说:我亲眼口口看见他们派彩车百辆☆□☆☆,带着黄金千斤往咱们这里来了□☆☆□□。孟尝君不去还口好☆□□☆□,真要当上秦国的相国☆□□☆☆,咱们齐国不就完了口吗☆☆□?大王应该马上重新任用他为相国□□☆,再多给他点封地☆□□。他是齐国的口老臣☆□☆□,不会不答应口口的☆☆□□。到那个时口候□☆□,秦国虽然强口大☆☆□□☆,也不能拉走人家的相国呀□□☆☆□?齐王一听□☆□□☆,半信半疑□☆☆□,派人去察看口秦国的使臣是不是真口的来了□☆☆,等到口听说已经口入境□□□☆☆,这才慌了手脚□☆□☆,连忙派人把孟尝君接来□□□☆☆,重新拜他为相国☆□☆☆,又另外给他一千户的俸禄□□☆☆☆。秦国的使者赶到薛城□□☆☆□,扑了个空☆☆☆□,知道孟尝口君重新当了齐口国的相口国□☆☆□,也无可奈何□□☆,只好空手回口口国去了☆□□☆。

  那些走掉的门客听说孟尝口君重新当上了相国☆□☆□,又来口投奔他□☆□。孟尝君很口恼火□☆☆☆,对冯驩说:我失势的时候☆□□☆□,他们不帮助口我□□□☆□,都溜了☆☆☆□☆。多亏先生竭口口力口奔走☆□☆,我才得以重新担任相国☆☆☆☆□。他们有什么脸再来见我呢□☆□□□?如果谁再来见我☆□□,我就口唾他的脸☆☆□,骂他一顿☆☆□□☆。冯驩说:公子口大可不必这样做☆□☆☆□。您现在做相国口正口口需要大口家扶持□☆□☆□,可不能口赌气□☆□,把宾客赶走了□□☆☆,那样谁还给您办事口呐□□☆?不如还口像当初一样热情地招待他们☆□☆☆☆,也显得您的度量大□☆□☆□。孟尝君说:先生的话□☆□,我敢不听吗☆□□☆?由于得到许多门客的口支持□☆☆□□,孟尝君又稳当当做了好几年相国☆□☆□。

  冯驩烧债券的故事说明☆□□☆,战国时期口已经出现了高-利-贷☆□☆□。当时☆□□☆,商业有了很口口大发展☆☆☆□,在购买商品口的时候已经广泛使口用货币□☆□。

  htt口ps://www.5itonghua.com/chengyudiangu/00005666.html

本文由小梁故事会发布于成语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狡兔三窟的故事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